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破案:只有我能看见关键线索》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男女主人公叫李凯的热门新书破案:只有我能看见关键线索是由著名网文作者白露枫丹所著的系统类型小说。简介:众人齐刷刷的看过去,见说话的是宿舍的老幺——齐问海。“小海,说说。”“是一个戴着连衣帽的学生,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住在7号楼,出来的时候急匆匆的,捂着衣裳,里面似乎藏着东西。”齐问海说道,“但他刚出…

完整版《破案:只有我能看见关键线索》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破案:只有我能看见关键线索》第9章:对质

众人齐刷刷的看过去,见说话的是宿舍的老幺——齐问海。

“小海,说说。”

“是一个戴着连衣帽的学生,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住在7号楼,出来的时候急匆匆的,捂着衣裳,里面似乎藏着东西。”

齐问海说道,“但他刚出宿舍楼,没走多远就停下了,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又回去了。”

李凯眼睛眯了眯:“拍照片了吗?”

“拍了。”

……

7号宿舍楼。

王飞一脸阴沉的回到宿舍,见宿舍楼没人,冷哼一声,将怀里的匕首掏出来,爬上了床。

刚才看到林琳被“玷污”的那一刻,他真的想去宰了那个叫李凯的家伙。

但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真杀了李凯,固然能解一时的心头之恨,但他这辈子可完了。

需要从长计议,

不仅要得到林琳,还要让李凯付出惨痛的代价,

让他明白,跟自己作对是什么后果。

王飞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李凯的照片,死死的盯了一会儿之后,用力的将匕首插了上去。

“嘭!”

强大的力道下,匕首刺破照片,深深的扎在桌子上。

……

第二天早晨,第一节课是英语课,

李凯还是没逃脱被公开处刑的命运。

刚进教室,就直接被一群男生围住给暴揍了一顿,还言明不请吃饭见一个打一次。

女生对他也没好脸色,

林琳宿舍的,知道真实情况,只觉得李凯是趁人之危,不是个好人,

其他宿舍的则大多觉得李凯配不上林琳,虽然李凯长的还行,但整天跟个透明人似的,

林琳这样的在男生女生中人缘都很好的,大家自然希望她找一个更合适,能照顾好她的男朋友。

所以,她们看李凯的眼神都很不善,

大有一种好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大早上的,精力这么旺盛?”

英语老师走进来,见一群男孩正在打闹,笑着问道。

“老师,这小子最近走了狗屎运,事业爱情双丰收,我们看不过去,修理修理他。”

“是吗?”

顾星诺好奇的看着李凯,“那还真是恭喜。”

顾星诺年龄不大,只比他们这些学生大上三四岁,16岁上的北大,本硕连读,真正的天之骄子。

再加上长的漂亮,所以她的课很少有人缺席。

“不过你们才大三吧,这么着急找工作吗?”

“他被郝教授介绍到市南公安大队实习。”

顾星诺面露惊讶,怪不得说是事业丰收,对这群孩子来说,这确实是天大的机会。

“希望你能把握住这次机会,好好表现,争取留在那里。”

“谢谢老师。”

“都回座位吧,开始上课了……”

英语课过后,李凯逃了一节课,来到了第一教学楼的五楼,在一间教室前等着。

快上课的时候,学生们陆陆续续走进教室。

他很快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黑色外套,黑色长裤,面色有些发白,走路间低着头,脚步匆匆。

他径直从李凯面前走过,没有看到他。

“王飞。”

听到有人叫,王飞抬起头,看到李凯的瞬间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

“怎么,不是要收拾我吗,我自己送上门来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你……你怎么……”王飞说话都不利落了。

“我怎么知道是你?你该不会觉得真能一直这样藏下去吧。”

李凯咧嘴笑了笑,“真以为自己藏的很深,你那点伎俩,也就能欺负一下小女生。”

王飞慢慢冷静下来,毫不掩饰眼中的怨恨:“你想怎么样?”

“别骚扰林琳了,以后离她远点。”

“不可能!”王飞的怒火瞬间窜了起来,“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谁也拆散不了我们。”

“呵呵——”

李凯忍不住乐了:“真心相爱,林琳知道吗?”

“她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

“算了吧,首先,林琳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就算知道你是谁,也绝对不会喜欢你。

林琳确实很善良,但并不意味着她会同情每一个人,更不会因为同情而对你生出什么情愫来。”

李凯缓缓靠近王飞,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口口声声说爱她,但你其实根本就不了解她,她可以为拼了命去弥补自己的缺陷,可以真诚而平等的对待每一个人,遇到困难的时候,她想的是面对,

而你只会逃避,躲在黑暗里,用肮脏的方式来伤害别人,来满足自己卑微的虚弱和成就感。”

“王飞,你的心理已经扭曲了,放手吧,看在你求学不易的份上,我们不会报警,就当这件事从没发生过。”

“放屁!”

王飞咧嘴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疯狂和歇斯底里,“真正懂林琳的只有我一个,而且你又知道什么!”

“放过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王飞嘿嘿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确实给琳琳发信息了,但远远构不成骚扰,至于威胁你们,你有证据吗?”

“没有证据,你把天王老子喊来也奈何不了我!”

“你叫李凯是吧,我是学法律的,我不会给警察留下任何证据的!”

“是吗?”李凯神色平静,一脸无所谓,“所以说……”

“所以说,就算你找到了我,也根本没办法把我怎么样,而我,之前怎么做,以后还会怎么做。”王飞满脸嘲讽和得意,“甚至可以更加过分。”

李凯点点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

我根本没饶过你的意思。”

“刚才的话,只是逗你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