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全章节阅读

悬疑小说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的作者是枫炘钱江堤,男女主人公是白若雪,《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这本小说又名《刑名女神探》。简介:“小二,老规矩。”张麻子离开不久,得悦楼中又走进一名衣着华丽、体貌富态的中年男子,店小二见到后立马迎上前去。“是孟三爷啊,您快里边请!”他赶紧笑着将孟三爷领至老位置坐下,又沏上了一壶好茶,然后问道:“…

完整版《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全章节阅读

《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第5章 血色玉珏(五)再洗冤情还清白

“小二,老规矩。”

张麻子离开不久,得悦楼中又走进一名衣着华丽、体貌富态的中年男子,店小二见到后立马迎上前去。

“是孟三爷啊,您快里边请!”

他赶紧笑着将孟三爷领至老位置坐下,又沏上了一壶好茶,然后问道:“不知今日三爷要品哪道菜?”

孟三爷品了一口茶,答道:“那就来道‘拆烩鲢鱼头’吧。”

“哟,三爷,这道菜可精细着呢,没一个时辰恐怕出不来。”

孟三爷可是县城里出了名的老饕,对吃食十分讲究,哪会在乎多等一会儿。

“放心,爷我等得起,赶紧做去。”

“成,那您先坐会儿。”

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了更夫老刘头的打更声,已经是戌时了。

等了许久,这道“拆烩鲢鱼头”终于被端了上来。

孟三爷迫不及待夹了一块送入口中,随即翘起了大拇指:“皮糯而腻滑,肉鲜而肥嫩,真乃人间极品也!”

当他再要夹第二筷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了老刘头惊慌失措的急叫声。

“杀人啦,快来人啊!”

酒楼中众人皆惊愕不已,跑出去一看,老刘头满手鲜血倒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孟三爷这第二筷久久悬在了半空之中,再也没夹下去。

深夜,一个瘦小的身影摸进了郊外的土地庙。

“易二哥。”小癞子轻呼了一声。

易二连忙从横梁上跳下,急切地问道:“怎么样,事成了?”

“成了。”

小癞子将一个布包交给易二,他接过后打开一看,果然是那块期盼已久的玉珏,不由大笑起来。

“好,好!大事可成矣!”

次日上午,白若雪刚出门打算去集市买些菜来,却见到葛大力又急匆匆地赶来。

“怎么了,大力哥。”白若雪他神色紧张,赶紧问道:“又出了什么事?”

“俺爹、俺爹又让衙门抓走了!”

“又是那李寡妇在作妖?”

“是倒好了。”葛大力急得说话都带哭音了:“姜捕头说俺爹被人举报,涉嫌杀人!”

“葛叔杀人!?”

此刻白若雪也紧张了起来,这可不是吃豆腐那种小事,这可是要丢脑袋的大罪!

“走,咱们赶紧去县衙!”

县衙大堂,葛屠户正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啪!”

虞知县拍了一下惊堂木,问道:“葛汉壮,有人检举你杀害张得财,你可认罪?”

“张得财?大人,这张得财是谁?草民可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人啊。”葛屠户听得满头雾水。

“胡说!”虞知县恼道:“有人说他经常到你肉铺买肉,前天早晨他也来过你的铺子,你还曾与他起了争执,可有此事?”

“啊?”听县太爷这么一说,葛屠户想了片刻,终于记了起来:“大人您说的可是那张麻子?”

“就是他。刚才你不是装作不认识他吗,必是心中有鬼,还不从实招来!”

“大人,草民冤枉啊。平日里大伙儿叫他张麻子习惯了,谁还记得他的大名啊。”葛屠户辩解道。

“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那么本官问你,前日你为何与他发生争执?”

“大人您有所不知啊。”葛屠户苦笑着回答道:“这张麻子名为买肉,实为赊肉。几次三番来铺子里赊肉,都已经欠下三两二钱银子了。前日他又欲赊账,草民没有答应,于是他便和草民吵了起来。”

“所以你一怒之下将他杀死?”

“大人明鉴!”葛屠户急了:“他只是欠了三两多银子,草民怎会因此就行凶杀人呢?再说,他这么一死,欠下的银子就打了水漂啊。”

“那本官再问你,昨日酉时过后,你人在何处?”

“昨日被李寡妇上衙门这么一闹,草民中午回家之后就一直没离开过半步。”

“何人能够证明?”

“草民的妻子和儿子都可以证明。”

“他们是你至亲之人,或许为了包庇你而作伪证,证词不足为信。”

“大人,可昨晚能证明草民未曾离家的只有他们二人啊。”

“那就说明你还是有杀人的嫌疑。”虞知县对着堂下捕快命令道:“来人,先将此人关入大牢再作定夺。”

“大人,草民冤枉啊!草民真的没有杀人!”

葛屠户拼命喊冤,可虞知县却毫不为其所动。

“县尊大人且慢,请听民女一言。”

堂下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传来,虞知县定睛一看,正是白若雪。

“又是你啊。”不过有了上次的先例,虞知县倒是客气了不少:“白姑娘,这次你又有何见解啊?”

“启禀大人,若是要证明葛叔说的是真是假,倒也不难。大人只需差人将他家周围的脚印查验一下,便知证言的真伪。”

“脚印?”

“昨日酉时一刻刚过,天上就下起了雨,雨势极大,一直到了接近戌时才停。葛叔家周围地势较低,非常容易积水。倘若下雨之后曾经离开过,必定会留下来回的脚印;相反那只会留下今天出来的脚印。”

“姜捕头,你速速带人去查验!”

“是,大人!”

姜捕头带人离开后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张纸。

“大人,请过目。”

虞知县结果他手中的纸一看,上面画的是一座屋子,门前有一排来回的脚印,边上还有一行只有出来的脚印,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大人,这有来回的脚印是我们去找葛屠户时留下的,而出来那排是他儿子葛大力的。”

“屋子四周确定没有其他脚印?”虞知县追问了一句。

“没有。屋子周围全是泥地,泥泞不堪,要是走过人的话肯定会留下足迹。”

“会不会他们会使点轻功什么的?”他还是不死心。

“大人,您看我这身材像是会轻功的样子吗?”

葛屠户指了指自己的大肚皮苦笑道。

“唔……看着也确实不像。”虞知县无奈地摆了摆手:“罢了,你可以回去了。”

“谢大人!”

葛屠户欢天喜地想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连续两天被人当成嫌犯,晦气极了。

他们三人转身往外走着,却没看见冯师爷来到虞知县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刚要走出大堂,后面就传来了虞知县的声音。

“且慢!”

葛屠户心中猛地一凛,胆战心惊将身转过。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