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白若雪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看悬疑文,千万不要错过枫炘钱江堤的《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这本书的男女主角是白若雪,《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这本小说又名《刑名女神探》。简介:天刚蒙蒙亮,张麻子就穿好衣服,从李寡妇家溜了出来,回家睡起了回笼觉。虽然李寡妇水性杨花,到处招蜂引蝶的事人尽皆知,但若是让人当面撞见还是相当不妥。等到公鸡打鸣,李寡妇起身精心打扮了一番,冷笑一声后向集…

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白若雪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第2章 血色玉珏(二)栽赃陷害口难辩

天刚蒙蒙亮,张麻子就穿好衣服,从李寡妇家溜了出来,回家睡起了回笼觉。

虽然李寡妇水性杨花,到处招蜂引蝶的事人尽皆知,但若是让人当面撞见还是相当不妥。

等到公鸡打鸣,李寡妇起身精心打扮了一番,冷笑一声后向集市赶去。

集市处,葛屠户正在拾掇刀具、清理案板。

今早他肉铺的生意颇好,绸缎铺的冯掌柜昨日说家中来客,让他今日送些上好的肉过去。其余的肉也很快卖了个精光,他正打算早点回家。

今天铺子关得较早,集市上人头攒动,还是相当热闹。

葛屠户边走边考虑着哪家的姑娘与自家儿子较为相配,却一个不留神肩膀和人撞了一下。

“哎呦,对不住、冲撞到了!”

只是肩膀轻撞了一下,想来无事。葛屠户也没仔细看撞到的是谁,连声道了几句歉后就打算离开。

“冲撞?好一个冲撞!”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葛屠户的脸颊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感,一记耳光直接将他打蒙了。

过了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刚才打他的居然是李寡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李如兰!刚才我虽然不小心冲撞了你,但也已经向你道歉了,怎么还出手打人!?”葛屠户捂着脸颊大怒道:“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就……”

“你就什么?”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李寡妇就将话头抢了过去:“既然你要说清楚,那老娘就跟你说个清楚!刚才你趁乱吃老娘的豆腐,吃完后说走就走了?”

“啥?我什么时候吃你的豆腐了?”这话可把葛屠户听得愣住了。

“哟,敢偷吃却不敢认是吧?”李寡妇的话越说越难听了:“也不知道谁家的猫儿没管好,就这么溜出来偷吃了。这还没到春天呢,都已经开始发春了!”

“你!”

论嘴皮子上的功夫,葛屠户哪抵得过李寡妇一半。被她这么一通说道,顿时气得满脸发黑,攥紧拳头作势要打。

见到葛屠户要暴起伤人,李寡妇也是暗暗心惊,连忙扯着嗓子大喊起来:“来人呐,杀人啦!”

听到有人大喊“杀人”,周围的百姓都围上去看起了热闹。

见到围在一起的人越来越多,李寡妇的心也定了下来,指着葛屠户喊道:“各位乡亲父老,这姓葛的刚才乘机吃我豆腐,被我说破后居然还想行凶打人。求乡亲们为我做主啊,呜……”

说完之后她掏出帕子捂脸痛哭。

众人见到葛屠户高举拳头、作势欲打的样子,纷纷数落起他的不是。

“我、我没吃他的豆腐啊!”葛屠户赶紧放下拳头解释道:“乡亲们,你们别听她胡说,我真没有啊!”

偏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闲汉在一旁拱火:“老葛,看不出来啊。平时被你家的母老虎管得这么严,没想到还有胆量出来偷吃!”

“你说啥?我打死你个龟儿子!”

葛屠户怒不可遏,举起拳头准备冲上去理论。

“谁敢打人!”

正当一触即发之时,人群后方传来了一个响亮的声音。

“让开,快让开,别挡道!”

随着一顿呵斥,人群中分开了一条路出来,本县的捕头姜育成带着两名捕快从中走来。

“怎么一回事?”姜捕头向众人询问道:“刚才是何人要行凶打人?”

“是他!”那闲汉见到官府中人,说话底气也足了不少:“他吃李娘子的豆腐,我们数落他的不是,他却要举拳打人!”

姜捕头看了一眼葛屠户,似笑非笑地说道:“老葛啊,你这胆子可越来越大了啊。”

“姜捕头,你可千万别听他们瞎说。”葛屠户连忙辩解道:“我真没吃李娘子的豆腐!”

“你有没有吃她豆腐我不知道,但妄图当街行凶我是听得一清二楚。来呀,将他锁回衙门!”

“冤枉啊!”

边上的两名捕快不由分说,取出铁链就将他锁走了。

姜捕头转头对李寡妇说道:“你是苦主,你也一起去。”

“谢谢姜捕头!”李寡妇心中一阵暗喜,随他一同前往衙门。

“爹、爹!”

刚从绸缎铺送完肉,葛大力正准备回家,却在半路上看到自己老爹让捕快拘了押往衙门,不由得六神无主。

“怎么办?对了,找阿雪去。她读书多,肯定有办法!”

白若雪此时正坐在书桌前翻阅着《青莲诗集》,却不想从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

白若雪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她平日里看书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

“阿雪,是俺,快开门!”

“大力哥?”

听到敲门的是葛大力,白若雪知道必有急事,赶紧放下诗集跑了出去。

一打开门,就看见葛大力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脸上一副焦急无比的样子。

“怎么回事,大力哥,出了什么事?”

“俺爹、俺爹让官府抓走了,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走,瞧瞧去!”

白若雪掩门后随着葛大力一起赶往衙门。

县衙后堂,知县虞闻远正坐在一张藤椅上悠哉地品茶。

他乃三甲进士出身,来此地为父母官也有三年之久。这次他搭上一位贵人的线,待下次考功过后说不定还能往上挪一挪。

他正得意地哼了几句小曲,外面却传来了鸣冤的鼓声。

虞知县虽有点不快,但还是站了起来对身旁的侍女吩咐道:“替老爷更衣。”

穿上官服后,他差人喊上冯师爷一同前往升堂。

“唉,谁叫老爷我爱民如子呢。”

来到堂上坐下,虞知县一拍惊堂木,问道:“堂下谁是原告啊?”

“民妇李如兰拜见县太爷。”李寡妇向虞知县道了个万福。

“哦,是你啊。”他看了一眼继续问道:“你所告何人、所为何事啊?”

李寡妇朝着一旁的葛屠户一指说道:“民妇状告屠户葛汉壮当街轻薄良家妇女,被识破后还企图行凶伤人。还请县太爷为民妇做主,讨还公道啊!”

“大人,草民冤枉啊!”葛屠户连忙出声否认。

“本官还没问你,倘若再插嘴,别怪本官不客气!”

被知县老爷一番训斥后,葛屠户吓得赶紧将嘴闭上,再也不敢乱出声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