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全文在线阅读,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夏云晚洛凉川小说免费版

小说: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

主角:夏云晚洛凉川

状态:已更新16.0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22-06-04 23:11:06

简介:外人眼里,她是那个任人宰割,软弱可欺的丑八怪。身份神秘的她,甘愿沦为工具人?他是权势滔天的财阀继承人,却栽到她的手里………

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免费阅读

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免费阅读第1章:植物人丈夫

蓉城腊月,白雪皑皑。

夏云晚从车上下来,耳畔响起继母王若兰冷厉的警告。

“你最好给我好好表现,若是让洛家反悔退婚,我就让那死老太婆命丧黄泉!”

夏云晚一身红色羊绒大衣,站在一片白色之中更为耀眼。

只是当她侧过脸时,黝黑的而带着雀斑的脸上,十厘米长的刀疤斜穿右脸颊。

显得狰狞无比。

王若兰见夏云晚未应,便用力朝她腰间拧了一把,咬牙道。

“我跟你说话呢,听见没?”

夏云晚扯了扯唇,只能装似乖顺的应了声。

“知道了,我会好好表现!”

洛家二少爷洛凉川,在蓉城是个非常有神秘色彩的人物。

可惜一年前遭遇车祸,不幸成为植物人,一躺便是一年。

就在三天前,洛家发出全城悬赏。

凡生辰八字和洛家二少相辅相合,且年龄相当者,若愿嫁,可得一千万彩礼。

而她成了全城唯一。

这不,丢弃在乡下十七年的她被生父突然接回,原因就是用她换钱。

可笑!

佣人撑伞迎接,王若兰这才收回一身跋扈,装模作样的挽起夏云晚的手,朝着人过去。

夏云晚看了搭在自己手上的手,嘴角扬起一抹不被轻易察觉的嘲讽。

佣人们见到夏云晚的正脸,着实被吓了一跳。

还有个胆小的女佣一哆嗦,打翻了手中的茶碗……

而夏云晚仿佛已经习惯别人看她时的异样和惊慌,显得尤为淡定。

只见她脱下外套,从容不迫的递给还处在惊吓之中的佣人。

瞧见这煮熟的鸭子也飞不了了,王若兰这才撤退,临走前还送了夏云晚一道警告的眼神。

一名女佣迎上来,“夏小姐,热水已经放好,请先这边洗漱干净做个体检!”

体检?

夏云晚了悟,不禁哂笑。

洛家的操作着实惊人。

不言不语,夏云晚随着佣人踏入浴室,既来之,则安之。

半小时后,她被送进婚房。

喜烛幽暗,入眼皆是红色,一眼就看到中间的双人大床上躺着一个人。

走近,只见男人双眸轻磕,似是沉睡,他的脸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白,尽管如此,依旧无法掩盖他俊美卓然的五官。

夏云晚摇了摇头,“啧啧”两声,“可惜了!”

随后她轻挑起男人的下颚,语气慵懒。

“喂,我叫夏云晚,头一次结婚,没什么经验,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顿了顿。

“再不说话我可就‘睡’你了?”

哎!

植物人怎么可能说话嘛,认命吧!

夜。

悉悉索索的声音扰了夏云晚的好梦。

恍惚中,她从书柜玻璃上的倒影里看到一个蒙面黑衣人,黑衣人从怀里摸出了什么,眼看瞄准洛凉川的方向就要发力。

夏云晚心中一“咯噔”。

她是睡在沙发上的,一伸手,抓起抱枕罩床上沉睡的男人甩去。

不偏不倚,经准确无误的挡住了猛射而来的利器。

刺杀啊?真精彩!

这个新婚丈夫不能死,他死了,外婆就活不了。

半路冲出个程咬金,黑衣人恼羞成怒,破窗而入。

“不想死就少管闲事!”

夏云晚悠悠掸着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尘,头不抬眼不掀。

“我刚收了彩礼,他死了,钱你赔吗?”

“你特么找死,老子就成全你!”

说话间,只见一道厉光闪出。

夏云晚眼疾身快,头一偏,一支镖几乎擦着她的脸直直的扎入后面的油画上。

再晚一秒,后果不堪设想。

她回头瞥那冒着寒光的镖,后怕的咽了下喉咙。

哎呦!动真格的了!

耳边金属响动,夏云晚从容不迫,侧身摸起一个水杯,翻飞而出。

“嘭”得一声,玻璃杯在空中爆裂开来,抵住了另一把匕首的袭击。

黑衣人见状不对,不知从哪摸出一把十厘米的匕首,扑向夏云晚。

只见夏云晚一个单手翻,轻松跃到黑衣人身后。

人呢?

黑衣人未来得及反应,后背重重吃了一脚,趔趄着砸向圆桌,带翻一桌的瓶瓶罐罐。

“老子今天非弄死你!”

黑衣人面露凶光,摇摇晃晃的就要撑起身报仇。

怎奈一股白烟扑面而来,黑衣人顿时双眼毒辣,捂着眼睛嗷嗷大叫。

“啊……我的眼睛……”

夏云晚抱起手臂,慢悠悠绕道黑衣人身后,脚尖往他腿后关节处一顶。

黑衣人“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弄死谁呢?来啊?”

黑衣人恼羞成怒,发疯似的攥着匕首在空中挥动。

夏云晚转身抱起桌上一个花瓶,面无表情,罩头就向黑衣人砸下。

黑衣人两眼一翻,晕倒。

夏云晚将花瓶丢到一边,无比淡定的撩了撩自己的头发。

一千万,一条命,洛家赚大发了!

“啪!啪!啪!”

清脆响亮的掌声打破此刻的平静。

夏云晚转身。

入眼的是一张病态而又英气的脸。

夏云晚呼吸滞了一瞬,饶是她再淡定,也被眼前的医学奇迹所吓到。

“你不是……”

难不成……诈尸?

“想不到我的新婚妻子竟深藏不漏,精彩,精彩!”

男人坐在床边沿,肩膀的流线很好,脖子欣长,看起来身材不错。

可这会夏云晚哪有心情欣赏,满脸都写着不可置信。

四目相对,气氛突然陷入静谧,让本应该温暖浪漫的新婚时刻显得异常怪异。

“二少爷恕罪,属下来迟!”

门外,暗风带着保镖一涌而至。

洛凉川抽回眼,挥了挥手,口气沉冷,“留活口!”

“是!”

地上的黑衣人很快被保镖抬走,简单清理了现场之后,全部退下。

“夏云晚?”男人懒洋洋的启唇。

清冷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眼,令人分不清是敌是友。

夏云晚整理情绪只用了几秒,她抬了抬下巴,“我是!”

“多大了!”

“二十!”

“谈过男朋友?”

“这跟你没关系吧!”夏云晚轻笑。

“……”夏云晚被这猝不及防的问题弄得小脸“嗖”得一红。

紧接着就是被冒犯之后的愠怒,她攥紧拳头,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洛少爷,请您自重!”

她一向冷静自持,可偏偏压不过对方的气场。

那种慑人森冷,仿佛与生俱来,只要一出现,所有人都只能俯首称臣。

语落,她就要转身出去。

“站住!”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