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出狱后,镇西王让我给他生崽崽!免费阅读,出狱后,镇西王让我给他生崽崽!柳青璃夜归尘

推荐一本小说《出狱后,镇西王让我给他生崽崽!》,主角是柳青璃夜归尘
,主要讲述了:柳青璃不想让赵卿舒再为她的事烦心了。赵卿舒现在需要的,是好好养病。柳青璃逞强一笑,扑进赵卿舒怀里安抚道:“娘,真的不是他们,王家现在怎么可能敢对我下手啊?”柳青璃面不改色地敷衍赵卿舒:“他们现在知道我…

出狱后,镇西王让我给他生崽崽!免费阅读,出狱后,镇西王让我给他生崽崽!柳青璃夜归尘

《出狱后,镇西王让我给他生崽崽!》免费试读第二十八章 夜归尘再次误会柳青璃

柳青璃不想让赵卿舒再为她的事烦心了。

赵卿舒现在需要的,是好好养病。

柳青璃逞强一笑,扑进赵卿舒怀里安抚道:“娘,真的不是他们,王家现在怎么可能敢对我下手啊?”

柳青璃面不改色地敷衍赵卿舒:“他们现在知道我嫁入王府,讨好巴结我还来不及,怎么敢打我。”

赵卿舒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虽然没继续追问下去了,却对身边亲近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老嬷嬷得了指示,在柳青璃没留意的情况下,悄悄退出了房门。

赵卿舒其实并不指望柳青璃跟她说实话。

柳青璃性子她了解,死倔死倔的,受了再多委屈,也只会打脱牙齿和血吞。

与其问她,还不如直接让人去查。

赵卿舒虽生了病被困在这四方宅院,可好在手底下这些人,还算有点用。

打探个消息于她们而言,不算难事。

柳青璃什么都不知道,还继续说:“娘,您就别生气了,大夫说您需要静养,这些不过是小事,再说了,就算我真受了委屈,还有王爷在呢。”

赵卿舒脸上总算露出了一点笑意,温声道:“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青璃,记住,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她是真心喜欢柳青璃,此刻这番话,也颇为推心置腹:“以前那些瞧不起你、轻慢你、侮辱你的人,现在给你提鞋都不配。”

“你永远不要委屈了自己,谁敢招惹你,直接抡圆了巴掌抽上去。”

柳青璃心里很暖,这段时间无处倾诉的委屈,像是被一双温柔的大手慢慢抚平了,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熨帖和温暖。

赵卿舒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含笑道:“你不让娘替你出头,娘听你的便是,好了,你去把尘儿叫进来吧,我有些话嘱咐他。”

柳青璃将夜归尘叫了进来。

赵卿舒煞有其事地叮嘱他:“尘儿,如今你跟青璃已是夫妻,夫妻之间荣辱与共,你以后要好好保护她,不能让人欺负她,知道吗?”

柳青璃没想到赵卿舒会特意叮嘱夜归尘保护她。

一时心情极为复杂。

夜归尘听了这话脸色同样有些古怪。

他倒是小瞧柳青璃了,三言两语,又哄骗了他娘替她说话。

真是好手段,好心机!

夜归尘迟迟没有说话。

赵卿舒看他愣神,有些不满,抬手抽了一下他的手背:“发什么呆,跟你说话呢。”

赵卿舒颇为埋怨地撇了他一眼:“以后再有不长眼的欺负青璃,你还视若无睹帮着隐瞒的话,我定不饶你。”

坏了。

柳青璃心里咯噔一下。

听了赵卿舒这似是而非的话,夜归尘估计会误会她把什么都说了。

可她刚刚什么都没说……

夜归尘满目清冷,强压下眸中的不悦和冷冽,淡淡应了下来:“我知道,娘,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她的。”

柳青璃总觉得“好好”这两个字,是被他咬着牙说出口的。

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语气里更是藏着无尽的不情愿和厌烦。

偏偏赵卿舒没听出来。

看着儿子点头,她才松了口气。

两人陪赵卿舒一起吃了饭。

饭后没多久,赵卿舒派出去打探消息的老嬷嬷就回来了。

她俯身在赵卿舒耳边说了几句话。

赵卿舒脸色未变,不动声色对柳青璃说:“青璃,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让尘儿再陪我说说话就行了。”

柳青璃猜到他们母子俩大概有话要说,起身先走了。

赵卿舒看着她走出了房间,这才沉下了脸。

她微微垂眸,周身的气压很低,肉眼可见的不悦。

夜归尘正想关心一下,骤然听见她开口说:“你派人,去平宣侯府,把他们家大小姐给我请过来。”

夜归尘脸色一顿,瞳孔微缩,眸中闪过一丝迟疑:“您怎么突然想见她?”

难道柳青璃还说了王月莲的坏话?

赵卿舒端起手边的茶杯缓缓抿了一口,淡淡道:“想见就见了,怎么,我不能见她吗?”

赵卿舒不动如山,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变化,更看不出破绽。

夜归尘一时也猜不透她的心思,只能照做。

“没有,母亲想见我派人请来便是。”

说罢,他就退出了房间。

一出来,看见柳青璃等在廊下,像是有话要说。

柳青璃一回头,看大步走过来的夜归尘面沉如水,像是在隐隐压着怒火,心底的不安感越发强烈。

她下意识想解释:“王爷,我没想到赵姨还会看出来,如果她因此责怪你,我愿意跟你道歉……”

“你都跟我娘说了什么?”夜归尘突然出声打断她的话,声音里透出几分狠劲,“谁让你把月莲牵扯进来的!”

王月莲?

她何曾在赵卿舒面前提到过这个人?

柳青璃眉头紧锁,望着夜归尘眼底赤裸裸的怀疑和批判,心底微冷。

她知道自己是不被人信任的。

可这种无时无刻都在被怀疑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柳青璃垂下眼眸,倔强地反问一句:“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说,王爷相信吗?”

“你觉得本王还会相信你吗?”

夜归尘冰冷地嗤笑一声,讽刺道:“你这么诡计多端谎话连篇之人,竟还有脸祈求别人的信任?”

柳青璃心如刀割,又屈辱又难受。

夜归尘欣赏她脸色复杂的表情,只觉她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装模作样。

他的语气更冷:“柳青璃,本王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骗得我娘如此信任你,可若你再敢说故意告状生事,本王……”

“王爷。”

柳青璃突然出声打断他的威胁。

她仰头盯着他,眼底满是倔强和坚韧。

她淡淡开口:“王爷,我和赵姨刚认识的时候,是赵姨主动来找我说话,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她是你母亲。”

柳青璃一向话少,特别是每次遇到毒舌的夜归尘,恨不得一句话都不跟他说。

可现在她却破天荒地解释起来:“赵姨善良,看我一个小姑娘在大牢里受人霸凌,可怜我保护我,一来二去,我们渐渐熟了。”

“我们之间从来都是坦诚相待,是狱友,更是患难与共的朋友。”

“无论她是不是你的母亲,我都会跟她往来。”

柳青璃的目光澄清赤诚,不似作秀,夜归尘心尖微微触动。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