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小说主角夏云晚洛凉川 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书格格

《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小说主角夏云晚洛凉川 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定不要错过目前火热好书《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这本小说男女主角是夏云晚洛凉川

,主要讲述了:夏云晚离去的那一秒,她如同被抽干了力气似的,顺着台阶瘫在了地上。洛司白才会回神,带着从未有过的紧张赶紧冲上去扶住人,“三姐,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夜色当空,如被泼了墨汁一般,深邃凝远。洛家老宅处…

《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小说主角夏云晚洛凉川

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植物人老公苏醒后,丑妻飒爆了》免费试读第33章:指点也不行

夏云晚离去的那一秒,她如同被抽干了力气似的,顺着台阶瘫在了地上。

洛司白才会回神,带着从未有过的紧张赶紧冲上去扶住人,“三姐,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

夜色当空,如被泼了墨汁一般,深邃凝远。

洛家老宅处于半山腰。

这里不如市区灯火辉煌。

瑶瑶望去,唯有月光和星光点亮一切。

老宅的佣人不比洛园,通常休息的很早。

正厅幽静,只开了壁灯。

夏云晚摸索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正仰头喝着,突然察觉身后有动静,她猛地一回头。

“谁!”

“我!”

夏云晚眯眸,落地窗前,男人身后是一片皎洁的月光。

他整个人隐在黑暗里面,空气中荡漾着属于他的神秘和邪肆。

夏云晚一口气还没彻底送下来,瞬间又提了上去。

她警惕的斜睨着他,“洛少爷怎么还没睡?”

“在等你啊!”他笑了笑。

说着,步子往前迈,走出那片阴影,壁灯发出来的微弱光芒铺在他身上。

那种令人望而却步的压迫感稍稍被冲淡了一些。

嘴角还咬着烟呢,任凭那青蓝色的烟雾熏得他眼神迷离。

夏云晚的指腹下意识磨了磨水杯壁。

有些诧异,又有些明知故问,“等我做什么?”

洛凉川直接笑出声,拿下嘴角的半截烟,又朝前迈了一步,身体压下来,语气暧昧。

“你说呢?”

“……”某人没出息的又脸红。

哈!

她差点都忘了他是个男人呢!

也是,毕竟沉睡了一年,现在巴不得找个发泄口。

夏云晚懒得应他,别过身继续喝自己的水。

“啪!”

洛凉川随手按亮了操作台上方的灯。

眼前豁然大亮,夏云晚下意识抬起手遮住了半只眼。

“干嘛呀?”

“怕你喝到鼻孔里去!”

“……”夏云晚无语翻了个白眼。

暗骂,神经病!

“你腿怎么了”洛凉川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眯了眯眼。

他单屈膝蹲在地上,从裤兜里抽出来的手揪起夏云晚破损严重的裤子。

眉宇间瞬间拧成多条沟壑。

夏云晚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躲开。

“没事,不小心撞到了电线杆!”

今晚没被撞死,已经算她福大命大。

这点伤对她来说算的了什么?

比起曾经被人丢入河中时的恐惧差远了。

洛凉川又掀了掀她满是血口子的手掌,语气越发沉冷,“其实你撒谎的水平可以再高一点!”

说完,就拉着夏云晚的手臂上楼。

跟着后面慢半拍的夏云晚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那只握着自己的手。

心里涌起一阵奇怪的情绪。

夏云晚坐在椅子上,目光随着男人身影的移动而移动。

她有些懊恼,有些挫败。

为什么每次自己最狼狈的时候都好巧不巧的被这个男人撞到?

白先生曾经告诉过她。

男人和女人之间不能产生感情,否则就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尤其是他们这一行。

冷漠才是保护自己的躯壳。

想到这,她心里心思不禁沉了几分。

这会,洛凉川已经拿来了医药箱。

他在她身边落座,低头在药箱里翻找着。

穿着藏青色家居裤的腿有意无意的刮蹭着她的腿。

夏云晚抽了下嘴角,不动声色的将两条腿往一旁挪了挪。

找好了药,男人弯腰就去撩她的裤脚。

夏云晚及时按住那双手,表情不太自然,“我自己来!”

洛凉川耸肩,表示无所谓。

当伤口亮出来的时候,洛凉川的眉头还是忍不住皱了一下。

他想过严重,却没想到这么严重。

接着,便是一阵无言。

夏云晚腿上和手掌上都被消毒上了药,还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不得不说,他的手法还挺专业。

“明天去医院吧,有点严重!”

洛凉川侧身收拾起药箱,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夏云晚把裤腿放下,“不用,死不了人的!”

这种大伤小伤对她来说司空见惯。

她可不是什么大小姐那么娇气。

洛凉川背脊微微一顿,回头,眼神笔直的看她,突然就凑了过来。

夏云晚对于他这样的举动很抗拒,上半身下意识就往后撤。

尽管如此,属于他身上的味道还是清晰的飘入她的世界。

“我可舍不得让老婆死!”

顿了顿,他眼神往下扫了一眼,补充一句,“听话点,明天起不要沾水,要是发炎起来,老公会心疼的!”

说完,他拎起药箱就往衣帽间去。

留下夏云晚原地打了个抖。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浪了?

一夜醒来。

蓉城下了这个冬季的第二场雪。

雪花不大,落地地上很快融于灰尘。

但天是寒冷的。

夏云晚特地在里面加了一件羊毛衫。

刚下楼,就被突然窜出来的洛司白给吓了一跳。

“二嫂,早上好呀!”

洛司白十分殷勤的打了个招呼。

少年本就长得眉清目秀,笑起来的时候朝气十足。

这是一张标准的校草脸。

“你有事?”夏云晚用眼角斜他,挑了眉。

这货虽然没洛云嫣那么阴狠毒辣,不过对她也没多少善意。

就比如说昨天将她骗去飙车。

不说是不是跟洛云嫣一条战线,反正他和自己绝对不是一伙。

洛司白嘿嘿一笑,露出一排皓齿,格外醒目。

下一秒,他像一只忠心小奶狗似的缠上了夏云晚的手臂。

“二嫂,你飙车技术那么好,收我为徒吧,你现在就是我偶像,我女神,我都快崇拜死你了!”

“不行!”夏云晚一口回绝。

洛司白表情一垮,“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老婆,不能教别的男人!”

洛凉川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说话间,表情嫌弃的用食指挑开了洛司白纠缠的两条手臂。

洛司白表情夸张,“不是吧二哥?我就是让二嫂给我指点一下,犯不着这么小气吧?”

“指点也不行!”

洛凉川说话比夏云晚更绝。

他弯腰坐在沙发上,顺手从烟盒里摸出一支烟含在嘴里。

洛司白这头立刻拢着打火机的火凑上去。

讨厌意味很浓。

诶?

不对啊!

他应该讨好的不是二嫂嘛!

后知后觉,打火机“啪”得丢到了茶几上。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