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男女主人公霍北冥南烟小说霍先生,离婚后好走不送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霍先生,离婚后好走不送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霍北冥南烟,主要讲述了:她告诉自己一百遍,狠狠的扎下去。但是,她的手却是不听使唤,始终没办法对他下手。收刀,利落的一刀轻轻划在了自己的心口,衣服瞬间被染上血色。霍北冥惊慌失措,伸手扶她。被她倔强的推开:“霍北冥,我杀不了你,…

男女主人公霍北冥南烟小说霍先生,离婚后好走不送全文免费阅读

《霍先生,离婚后好走不送》免费试读第55章 他死了 余生都是噩梦

她告诉自己一百遍,狠狠的扎下去。

但是,她的手却是不听使唤,始终没办法对他下手。

收刀,利落的一刀轻轻划在了自己的心口,衣服瞬间被染上血色。

霍北冥惊慌失措,伸手扶她。

被她倔强的推开:“霍北冥,我杀不了你,但是我可以杀了我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别再逼我,否则下一次我不介意捅的更深点儿。”

“南烟-”

霍北冥身体溃败,看着南烟视死如归的眼神,心中一片兵荒马乱。

“妈妈,妈妈-”

冬儿清脆的声音突然传来,南烟堪堪站稳的身子很快被一个娇小的身子撞到。

南烟丢了到,紧紧抱着冬儿。

“冬儿,冬儿,你没事?你没事。”

她带血的手抚摸着冬儿的小脸,头发,全身检查了一个遍。

“妈妈,是霍叔叔把我救出来的。”

“妈妈,我好怕,我好想你。”

冬儿惊魂未定,搂着南烟的脖子不肯撒手。

南烟的心咯噔一下,抬头望向霍北冥。

他已经转身离开,背影荒凉沉默。

南烟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像是吃了慢慢一大口的芥末。

呛到五脏六腑都疼,疼的眼泪止不住。

“霍北冥,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你以为你就了冬儿我就会感激你吗?不会,你想赎罪是吗?我不接受,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你。”

南烟看着霍北冥的背影无力的喊着,心上的豁口越来越大。

霍北冥顿步,徐徐回头。

看坐在地上的南烟,苍白的像一朵干枯了的花。

仿佛再也看不见阳光的色彩,他心疼。

“南小姐,霍先生放下京海的几十亿的合作案到这里,为了把冬儿救出来他的后背都受伤了。你换手机,屏蔽先生,可是为了不让你担心连医院都没去,在这等你。南小姐,你误会先生了。”

霍刚急切的说着,心里在责怪南烟不分青红皂白污蔑先生。

南烟苦笑,抱着冬儿像抱着像是抱着最后的一丝温暖。

“南小姐,江先生已经转去京海大医院,我现在带你回去。”

她现在需要马上看到江来,不论生死。

可是,人刚刚站起来,却突然眼前一黑晕倒过去。

霍北冥想都没想,疾步朝她奔过去,将她抱进怀里。

……

回京海的车上,南烟昏睡着,手上吊着药水。

霍北冥寸步不离,大掌轻轻的握着她的手,静静的看着她沉睡的容颜。

难得她们之间还有如此宁静的时刻,他幼稚的希望车子开慢点,永远不要回到京海。

不要回去面对,那些必须面对的现实。

他不欠霍靖西的,不欠黄芷晴的,不用必须听爷爷的话。

不用背负霍家几代传下来的家业,他就想带着她周游世界。

没有恩,没有怨,没有恨,只有她们俩。

但是,慢慢停下的车子,让他不得不松开她的手。

不得不把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全部扼杀。

他是霍北冥,霍氏集团的继承人。

他必须冷血,必须无情,必须恪守家规。

南烟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白色的身一直在自己身边,睁开眼时身边只有白衣天使。

她问:“刚才是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小护士点头称是,然后将她推下车,送入病房。

南烟微微笑笑,道了一声谢谢。

尔后,虚弱的闭上眼睛。

眼角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

她在期待什么?

南烟,你真是可悲,可笑。

推入病房的南烟,忽然从病床上跳了下来。

抓着护士的手问:“你知道江来在哪儿吗?”

护士茫然摇头,南烟又急切的抓住一路护送过来的霍刚问道:“你知道江来在哪儿吗?你带我去看他,我要马上见到他。”

霍刚没法儿拒绝,点点头带着南烟过去。

五楼的手术室,霍北冥正在和医生交谈着什么。

他们都是一脸凝重,南烟莫名的感到害怕,害怕的连站都站不稳。

霍刚伸手扶了她一把,将她带到医生身边。

霍北冥看到南烟突然到来,脸色猛的一沉。

“霍刚,你带她来干什么,她还生着病。”

霍刚无奈,冷脸看着南烟。

南烟伸手抓这医生问:“江来呢?江来在哪儿?”

医生有些慌乱,求救的看向霍北冥。

霍北冥伸手将南烟拉在自己怀里:“南烟,你身体很虚弱,你先回去休息。”

“不,我身体没事,我想见江来,你让我见见他,霍北冥,你让我见见他。”

南烟抓着霍北冥的手臂,苦苦求他。

五年前,她也用这样的眼神看他,求他。

可是他绝情的推开了她,今天,今天,他却无法狠下心推开她。

“医生,你跟我说实话好吗?我老公到底怎么样了?你跟我说呀,我是他老婆,我有权利知道真相。”

南烟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她不甘心。

她不信,霍刚说过不会有事的。

医生很为难,但还是艰难的开口。

“伤的太严重,我们已经尽力了。”

南烟没等医生说完,推开医生冲进了敞开的手术室。

手术室里空无一人,只停着一张担架床。

盖着白布,看不见白布下面的人。

南烟的呼吸在那一刻找不到出口,她险些跌倒。

身后,霍北冥稳稳的扶住了她。

“南烟,你冷静点儿好吗?”

“放开我。”

“南烟,别看。”

霍北冥从背后搂着南烟,不让她过去掀开白布。

南烟发疯似的挣脱,不管不顾的掀开了白布。

一具严重烧伤,面目全非的尸体突然扎进了南烟的眼球,最刺眼的是他左手无名指上的那么戒指。

他给她求婚时,自己给自己戴上的戒指。

她好后悔,后悔他问她会不会爱上他时,她选择沉默。

她该告诉他的,她想和他一辈子,平平静静的走下去,永远不分开。

现在,他听不见了。

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扶住担架努力的站着,看着烧的已经认不出脸来的江来颤抖不已。

“这不是江来,这是梦,噩梦,我经常做噩梦的,霍北冥你快叫醒我,你快叫醒我。”

南烟喃喃自语,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梦。

抓着霍北冥的手臂,求他告诉她这是一场梦。

霍北冥不说话,她就用力扇自己耳光。

期盼自己可以从梦中醒来,但是在此睁眼一切并没有改变。

“南烟,别这样,江来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霍北冥把南烟抱进了怀里,紧紧抱着。

才发现她的身体冰凉的可怕,他想给她温暖。

就这样不管不顾, 抱着她。

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她。

“放开我,放开我,是你,你是凶手,你杀了个江来。霍北冥,你是凶手。”

南烟疯了似的,拼命抽着霍北冥的耳光。

霍刚几次想上去阻止,都被霍北冥拦住了。

她要打,要发泄,要杀了他,都可以,只要她别再伤害自己。

但是一个黑影突然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一把拉开你南烟狠狠一巴掌把南烟打在了地上。

“谁给你的胆子敢打我的儿子?从小到大我都舍不得碰他一根手指头。”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