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霍先生,离婚后好走不送》txt全文阅读

热门新书《霍先生,离婚后好走不送》上线啦,主角是霍北冥南烟,主要讲述了:南烟的话,像一把刀,狠狠扎进霍北冥的胸口。痛的他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反倒是冬儿,听到妈妈要和江来叔叔结婚,兴奋开心的不得了。拉着霍忆凡蹦蹦跳跳的喊道:小凡,我有爸爸了,我以后可以喊江来叔叔叫江来爸…

小说《霍先生,离婚后好走不送》txt全文阅读

《霍先生,离婚后好走不送》免费试读第53章 百年好合 我给你永远

南烟的话,像一把刀,狠狠扎进霍北冥的胸口。

痛的他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反倒是冬儿,听到妈妈要和江来叔叔结婚,兴奋开心的不得了。

拉着霍忆凡蹦蹦跳跳的喊道:小凡,我有爸爸了,我以后可以喊江来叔叔叫江来爸爸了。

小凡见冬儿炫耀,他也忍不住炫耀。

“我的爸爸妈妈也要结婚了,到时候爸爸妈妈就可以住在一起了,我每天都能看到爸爸和妈妈了。”

孩子的天真,孩子的单纯,孩子的快乐,就想一把无形的刀,刀刀割在霍北冥的喉咙口。

老爷子的话犹然在耳,这个婚必须结。

南烟的婚,也逃不掉。

“恭喜。不过我还是想提醒江先生,霍家不是那么你斗的过的。”

“斗不斗的过,要试了才知道,不劳霍先生费心。预祝霍先生,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当着孩子的面儿,两个大男人紧握着手。

语气客气,眼神却是剑拔弩张,暗自较劲。

“小凡,到时间打针了。”

霍北冥冷漠吐出了两个字,转身步履沉重的离开。

小凡悻悻然跟着霍北冥离开,一路逃的像个丢盔弃甲的战士。

他承认,他是借霍忆凡的口来看南烟的。

他看到了,可是,她握着别的男人的手,要和别的男人结婚。

他心如刀割。

却不得不承认,比起嫁到宁海冰天雪地的那个老头子,不如嫁给江来,江来至少对她是真心的。

霍北冥苦笑,浑身冰凉。

电梯里抱着小凡,就好像小凡以取暖似的。

心里珍藏的女人,要嫁给别人,他还要替她考虑配不配,条件好不好。

霍北冥的心,此时此刻早已碎成了渣渣。

……

“江来,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利用了你。”

“我愿意被你利用。””

江来笃定的说着,握着南烟的手手心全是汗。

他紧张,这件事情真的来的太突然了。

她知道南烟是为了气霍北冥,但是他是认真的。

江来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紫色盒子。

不用想,里面装的一定是戒指。

南烟没想到,她只是想借霍北冥的嘴告诉霍家人,不要在动把她嫁到宁海的念头。

可是没想到,江来居然当真了。

“南烟,这个,戒指,一直都在我身上,是我,亲手设计,找人做的,不算,值钱,但是这是我的一片真心。我,放在身上五年,我一直在等你出来。南烟,嫁,给我吧。”

江来鼓足了生平所有的勇气,把藏在心底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好久没结巴了,突然间又结巴了。

他知道自己有点趁人之危,有点不太君子。

可是,他对南烟是真心的。

“江来,我,”

南烟想说她不配,但冬儿没有给她机会。

冬儿兴奋的接过江来手里的戒指,高兴的喊着:“妈妈,答应江来叔叔,你快答应江来叔叔呀。”

冬儿迫不及待,拿着戒指一个手指头一个手指头的比划,左后停在了空掉的无名指上。

南烟心头一伤,把戒指握在了掌心。

“冬儿乖,妈妈想跟江来叔叔单独说两句话可以吗?”

冬儿点点头,乖乖的站到病房的门口,一颗小脑袋望眼欲穿的看着病房内。

眼神充满期待,充满渴望。

南烟看着她的小眼神,心里的悲伤成河。

“江来,我已经不是从前的南烟了,我不想利用你,更加不想伤害你。”

江来神情哀凉,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尴尬苦笑。

“江来,霍家想把我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把我送到宁海,我不想去,不想嫁。”

江来猛地抬头看她,伸手再次抓住了她的手。

“我,我,不会让你他们把你嫁给一个老头的,不会让人把你送去宁海。南烟,我知道,你,你可能现在还不,不爱我,我,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可是,请你相信我,我对你,对,对,对冬儿,都,都是真心的。你,给,给我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好吗?难道你要一辈子活在霍北冥的阴影里吗?”

江来说出这段话,用了生平所有的词汇,心跳的快要崩出来了。

他毫无顾忌的把心掏出来,摆在了她的面前。

只要她点头,他愿意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南烟豆大眼泪哗哗直到,掉在江来的手背上。

烫手、烫心。

她能怎么选?

傻子都会选江来,可是她不能。

“你知道吗?安生和你一样,她想帮我,想还我清白,在那辆货车撞过来的时候,她选择用自己的命保护我,江来,我又欠下了一条命。我不想任何人因为我,在受牵连。”

“我,不怕牵连,南烟,我,只怕,你把我推开,让我,眼睁睁,的看,看着你痛苦,却无能为力。南烟,我们,一起,给,给冬儿一个家,我,我,求你。”

江来爱的卑微,就像从前的南烟,跪在霍北冥的面前求他:“你相信我,就信这一次。”

南烟的心撕裂般的疼,拿着戒指的手紧紧握着。

“江来,我也许永远都不会爱上你。”

“没关系,我,我爱你,永,远。”

冬儿看到江来叔叔和妈妈拥抱了,开心的冲了过去,钻进了两个人的中间。

“妈妈,妈妈,我们以后是不是就是一家人了?”

“对,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谁也不能把我们拆散。”

江来知道霍家的图谋后,不敢掉以轻心。

当晚就带着南烟和冬儿离开了医院,走的匆忙,走的决绝。

苏雅茹知道南烟要和江来结婚,恨的牙齿都快咬断了。

黄芷晴偏偏还要添油加醋。

“烟烟也是太无情无义了,明知道安生喜欢江来,她居然还和江来私奔,亏得安生还为了帮她变成了植物人,我真是替安生不值。”

黄芷晴看似不平的嘟囔着,自己在发牢骚,可是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够周围的人听到。

苏雅茹没有接话,脸色很难看。

黄芷晴立刻给贺秀莲递了个眼色,贺秀莲立刻会意,她那副大嗓门一开口,所有的人就都听到了,想装傻都难了。

“要我说,南烟这个贱蹄子,就该拉去浸猪笼,上次在祠堂就该打死,留着就是个祸害。你们数数,她害了多少人?我家苏宇诺那是我这个妈及时出手制止,在看看靖西,命都没了,安生呢?哎,可怜这孩子,正是年轻,风华正茂的时候,她怎么就能被南烟灌了迷魂汤了呢?”

057今生无缘 许你来生可好

苏雅茹的脸色更难看了,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放到桌子上,狠狠剜了贺秀莲一眼。

贺秀莲立刻闭嘴,乖乖喝茶。

苏雅茹又冷冷盯了黄芷晴一眼,语气冷冽的说道:“你好好管好自己的男人,不要以为结了婚,这个男人就是你的了,对男人要多用点心,不要整天把心思花在怎么讨好别人上,想想怎么哄自己老公开心.南烟入狱五年,你都没能把霍北冥的心抓到自己身上,我到底该夸你还是该骂你?”

黄芷晴被苏雅茹训的脸色惨白,站起来连连点头称是。

就像个受压迫的小媳妇儿,处处生活在婆婆的淫威之下。

苏雅茹起身上楼,贺秀莲和黄芷晴相互对望了一眼,谁也不知道苏雅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贺秀莲耸耸肩幸灾乐祸的笑道:“看来,你这豪门媳妇儿日子不会好过,我走了,你好好想象怎么哄自己老公开心吧。”

贺秀莲语气嘲讽的笑着,黄芷晴气的暗暗攥着拳头。

可是面上还是要陪着笑脸,送贺秀莲离开。

“舅妈,您慢走,有空常来坐。”

贺秀莲上车后,回头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随口说了一句。

“一副奴才样儿。”

声音不大,可是黄芷晴听到了。

她气的攥紧了拳头,浑身发抖。

她最恨被人说她像奴才,她不是奴才,南烟才是奴才。

她狠狠的踢了一脚身边的花坛,脚立刻传来剧痛。

嘶,嘶,直叫。

手机响起,黄芷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有很多个未接来电,便立刻接了起来。

“妈,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找我?”

“芷晴,你爸爸在查那个死丫头的身世,万一他查出什么了怎么办?”

“妈,你冷静点,不要自己吓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人都死了,他能查到什么?”

黄芷晴淡定的安慰着柳月眉,可是电话那头柳月眉还是不放心。

两母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黄芷晴说了一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那个死丫头还留在这个世上的。”

面目狰狞恶毒,挂完电话就开车离开了。

丝毫没有注意到楼上阳台,苏雅茹冷眼把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

她不喜欢黄芷晴,但是她未尝不是一个很好利用的工具。

……

南烟和江来带着冬儿,先到了邻市的儿童医院。

再次给冬儿做了全身检查,巩固治疗。

一个星期后,冬儿病情稳定,他们才辗转出发到云来县。

云来县是个老镇,人口不多。

民风淳朴,是个山清水秀,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

江来把南烟他们安顿在酒店,然后开始找房子。

疲于奔波找了好几天,也没找到合适的。

突然又中介打电话过来,让他去看房子。

江来一眼就喜欢上了那栋房子。

刚刚建成不久的别墅,两层小楼,装修典雅别致。

前面是小湖,后面是树林,风景很好,很安静,离别墅几百米远还有其他住户,看起来宁静温馨。

说来也巧,这家别墅的屋主正好要离开这里去大城市,所以低价把这房子给卖了。

江来花了很低的价钱买下了,一切都出乎意料的顺利。

冬儿很喜欢这里,可以让她像只自由自在的小鸟到处飞翔。

南烟和江来在厨房里做饭,一抬眼就能看见冬儿在草坪上住着小泰迪玩耍。

日子平静的如门前的新月湖,斑斓不惊。

南烟和江来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坐在湖边。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南烟说:“谢谢你,愿意对我这么好。”

江来笑,笑的像个初恋的男孩。

黑边框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闪着熠熠星光。

“该我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完美的幸福的家。”

他现在很幸福,可以这样安静的坐在她身边说话,微笑,就是梦中的样子……

“南烟,如果-我们-早-早,点相遇,你会,不会,爱上我?”

江来看着南烟清秀的侧颜,故作云淡风轻的问着,心却像快要跳出来了下意识的就又有点儿结巴了。

这是藏在他心中很多很多年的问题,问出来了,心里便解脱了。

南烟沉默,知道他在看她,可是却不敢回头看他期待的眼神。

她不答,江来便知道答案了。

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说了声:“没事,我就,随便问问,我没能,早点遇到你,但是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

江来说完,起身跑去和冬儿一块儿玩了。

两个人在草地上踢球,小泰迪也跟着欢快的跑来跑去。

那个温馨的画面,让南烟一辈子都忘不掉。

“如果有来生,南烟一定还你今生情深。”

冬儿那个小丫头住在这的几天里,几乎每天都会问这个问题。

“爸爸,妈妈,我们是不是可以永远在一起?”

好像总是在担心,担心不知道哪天,这样的平静会再次被打破。

南烟感慨这个孩子的敏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每次都是江来替她回答:“当然会永远在一起,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每次得到江来肯定的回答时,冬儿就眨巴这大眼睛看着她,寻求她的肯定。

南烟每次点头应允,都特别的艰难。

因为,有的承诺她不敢说出口。

安生的事,让她后怕。

黄芷晴的阴险,黄家人的狠毒让她后怕。

她答应江来躲到这里来,就是不想连累她们。

但有些事,她不能躲着避着,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江来似乎也看出来了,只是他从没有问出口。

在别墅呆了三天后,南烟跟江来说要去小敏的老家把小敏的骨灰迁过来。

小敏被拐卖的那个地方离云来县还有很远,车子不通。

南烟当初去找冬儿的时候,徒步翻过了两座大山,磨破了两双鞋才到。

江来想要一同前去,但是南烟阻止了。

路途遥远,带着冬儿不方便,更何况冬儿的身体不太好。

江来没有强求,留下来照顾冬儿。

给南烟准备了一些路上吃的东西,抱着冬儿送南烟到镇上搭车。

冬儿搂着妈妈的脖子,亲吻妈妈的脸。

依依不舍,好像以后再也见不到妈妈似的。

“乖,听江来爸爸的话,妈妈很快就回来。”

冬儿点头轻轻说道:“妈妈,你一定要回来。”

江来从南烟的手里抱回冬儿,交代了几句让路上注意安全之类的话。

然后,父女二人看着破旧的公交车渐渐开远。

南烟看着身后两个越来越小,渐渐看不见的身影,泪眼模糊。

却不曾发现小镇来了好几个和他们一样的陌生面孔。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