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黑暗终局》全文阅读

主角叫许墨乔晚意的小说黑暗终局是网络作者卿酒半壶写的一本悬疑小说。简介:“我十岁的时候,他们就分开了,从那时起我就跟她一起生活。”孙芳颖靠在座椅上,双手交叉,眼神迷茫,言语冷漠,似乎是在述说一件与她不相干的事。她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们也曾有过非常快乐的日子,直到第一次…

完整版《黑暗终局》全文阅读

《黑暗终局》第9章 真相是假

“我十岁的时候,他们就分开了,从那时起我就跟她一起生活。”

孙芳颖靠在座椅上,双手交叉,眼神迷茫,言语冷漠,似乎是在述说一件与她不相干的事。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们也曾有过非常快乐的日子,直到第一次家长会的时候,同班同学的家长将她认了出来。”她冷笑一声,继续道:“她在外面做什么工作,你们知道吗?卖淫啊……我都嫌她恶心。我爸给的生活费足够我们生活了,她还那样作践自己……我原本想着,我要脱离她,跟着我爸爸生活,她非但没有同意,还打了我。”

乔晚意跟刘训阳只是静静坐着,不去打断女孩的阐述,但此刻两人心里都一清二楚,所有的一切都是周娜为了维持孙建奇在她心中的高大形象而编造出来的谎言。她会因为没有给孙芳颖一个完整的童年而懊恼不已,而自己却承担着无法言说的苦痛。

“那场家长会过后,班里的同学就开始疏远我,说我是小妓女,跟我玩会传染脏病。”孙芳颖咬牙切齿的叙述着这些话,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

很多人都会将语言暴力简单认为是玩闹,殊不知无形之中对他人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弥补。他们的行为就像是一把刚开过刃的钢刀,涂满鲜红的辣椒水,狠狠地扎到别人的心上。等到最后出事了,他们及他们的父母也会表现出无辜的神情,疑惑地问: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并没有伤害他。

最可悲的莫过于此,刽子手杀人用的是兵器,而那群在校园里玩闹的孩童却用冰冷至极的语言将她打入地狱,永不超生。

“她们往我的水杯里放虫子,尿液。我写的作业会被她们偷偷撕掉。我把精心制作的礼物送给室友,会被扔进垃圾桶。我的衣服被倒满墨水……她的行为却得我去承担。无论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我把全部的事情告诉老师,老师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回应我:同学之间只是玩玩而已,别太放在心上。”

与许墨、范建国一同站在单向镜外面的孙建奇看着里面的场景,惊讶与扭曲的脸上显示出不可置信。许墨厌恶的掉过头去,淡淡道:“这就是她们的生活,我不指望你能感同身受,但我希望你能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做过的那些烂事。”

他羞愧的低下头,眼泪悄无声息的涌到眼角,并不言语。

“我再也受不了了。去年的时候,我在外面的小药店买了毒鼠强,然后穿上爸爸买给我的那件白裙子,准备自杀。最后的时刻是燕子阿姨发现并阻止了我。”话到此处,她的脸上终于有了一抹笑容,她继续道:“燕子阿姨一直陪着我,教我养花,陪我逛街,给我买书……我们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燕子阿姨也将所有的事情告诉我,这让我更加确定,我不该死,该死的是她,是那个毁了我的女人。”

乔晚意脑中浮现出赵燕子慌乱的神情,她将自己的记录本打开,那上面赫然写着:死者生活费是由周娜一个人提供。而听到孙芳颖的表述,似乎又不是如此。

事情的真相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说法,她看向单向玻璃,缓缓摇摇头,继续往下听。审讯室外的许墨自然也注意到这点,同样也尤为疑惑。

“我知道铃兰有毒,所以趁着学校要求就把它带到寝室。反正也没人在意我,自然不会引起怀疑。然后去商店买了苦菊茶,趁着寝室的人将我锁到阳台外的那些时间,将苦菊茶全部替换成铃兰的根茎,叶子,端午的时候拿回家泡好,将渣滓带走,放到床旁边。她有一个习惯,晚上睡觉前会喝保温杯里的温水,而且那个杯子是我送给她的,她不会给别人用。”

“然后午饭过后,你就回了学校,而死者死亡时间却是晚上,这就一切都解释的通了。”刘训阳在审讯笔录上简单勾画过最后几笔后,将它轻轻合上。看着眼前的女孩只是叹气,语气中既有无奈也有怜惜,他转头看向身旁的乔晚意,轻声道:“小意,我先出去,你跟她待会儿吧。”

乔晚意点点头,看着刘训阳将审讯室内全部人员带出去后,她才仰起头,闭上眼睛,彻底放空了一下自己。

审讯室内沉寂的可怕,两人就那样静静坐着。那一瞬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想到的是,孙芳颖先开了口:“你觉得我很可怕是吧?”

乔晚意什么都不说,极力抑制着自身的愤怒,气息极重。

“你们都不会懂,她毁了我,她毁了我的全部。”

“是你自己毁了你自己!你到现在还想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孙芳颖,没人能够决定你的未来,你的未来是什么样,只有你自己才有资格决定!”她几乎是将整句话喊了出来,压制在心中的愤怒终是在此刻彻底爆发:“这么长时间的审讯过程,你对娜姐的称呼一直是‘她’,我真的不明白,你是多恨她。”

“没有她我就可以回到爸爸身边!没有她我就不必遭受同学的冷眼相待!”孙芳颖轻飘飘的一句话荡漾在整个审讯室内。

“没有她你连在那个学校待下去的资格都没有。”乔晚意的一句话彻底将她一直以来最美好的信仰彻底粉碎成渣,她睁大眼睛,瘦弱的身躯哆嗦了一下,继而抬头问道:“你说什么?”

许墨此时恰好将审讯室外的孙建奇推了进来,后者肥硕的身体缩成一团,侧身对着孙芳颖,唯唯诺诺不敢上前,一声不吭。

许墨见状一脚踢到他的屁股上,语气不善的说道:“你说呀,这会儿装什么孙子。”

孙建奇纹丝不动,将身体彻底转过去,声音颤抖着哭成一团:“小颖,爸爸错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你妈在养家……爸爸从来没给过你生活费……你妈妈这样做,纯粹是为了你,为了你不恨我……为了维持我在你心里的形象。”

孙芳颖突然破涕为笑,表情阴冷:“你们在说什么……哈哈……真可笑啊……”

“可笑的是你,可悲的也是你。”许墨绕过身旁的孙建奇,将自己手中攥着的银行卡记录放到孙芳颖面前:“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她的眼睛始终盯着那个记录,似乎是在确认什么。但一切都为时已晚。或许周娜是个不称职的母亲,但她却仍将自己所能给与的爱全部倾注到她的身上。

乔晚意忽然记起,苦菊茶是凉性食物,那段时间周娜刚刚做完手术,是不能接触这些东西的,或许是以为母女关系可以缓和点,或许仅仅是出于对女儿的欣慰,她还是喝了下去。

等到其他同事终于将孙芳颖带离审讯室时,乔晚意才看到她眼里万念俱灰的情绪。她依旧穿着最初见面时的那件白色裙子,一头乌黑亮丽的短发,似小公主般优雅的走过跟前。

她停下来看着乔晚意:“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案子终于落幕,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整个刑侦队的人都陷入安静之中。所有人都在思考,造成这场悲剧的原因在哪,是校园暴力?是原生家庭?还是自身卑劣?可能都有。但是防止此类悲剧的方法呢?没有定论,至少目前还是这样。

但最起码,只要心中有爱,只要不趋炎附势,只要能宽容待人,就会减少一点伤害,即使微不足道。

刘训阳看着极为肃穆的情景,出声问道:“小意,我记得水杯上只有周娜的指纹啊。”他翻着审讯记录,挠挠后脑勺,没有丝毫底气。

“对,只有一个人的。”乔晚意笑道,打趣道:“师父教我这样的。万一她不承认,就用这招。”

刘训阳看着身边皮笑肉不笑的范建国,小声嘟囔道:“果然还是徒弟亲,师弟都是表的。”

众人笑成一团,范建国却拍拍乔晚意的肩膀,轻声道:“去江南区和盛酒店找老郭,那儿有你想要的东西。”

乔晚意诧异几分后,终是下定决心,回道:“师父,我知道了。”

许墨乔晚意两人坐上警车,到和盛酒店找到范建国口中的老郭之后,拿走了一个文件袋,简单道谢后,立刻往赵燕子家里赶。

依旧是那个素雅宁静的小院,此刻却增添了几分灰白。院里的花也依旧开的姹紫嫣红,台阶上浇花的人却满面愁容。

她似乎是没有意料到两人会来,手中抓着的洒水壶直接掉到了地下,看着乔晚意成竹在胸的神情,她转身进屋换了身合适的衣裳,拿了自己的化妆包,继续坐回到台阶上,笑意盈盈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乔晚意将手中的警官证与文件袋中的证据放到她跟前,正气凛然,大声说道:“我们怀疑你组织卖淫,现在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什么话,到了警局再说。”

赵燕子将脸朝向一遍,把自己的长卷发绑至脑后,拿出她的化妆包,一一摆放到旁边的桌上,开始舞弄起来:“乔警官,这个是眼线笔、这个是口红、这个是粉饼、唇膏、睫毛夹……”介绍到一半她忽然开始大笑不已,笑声充满着落寞与心酸:“你肯定都没怎么接触过吧?像你们这种天生皮囊好的人,不需要怎么打扮都会有人抢着追的,跟她一样。”

乔晚意许墨对视一眼,眼神复杂,他们明白,她指的是周娜。

“实话实说吧,来抓我仅仅是因为组织卖淫吗?恐怕是孙芳颖做的事你们已经知道了吧?”她右手拿起粉饼,不停地将劣质的面粉状的物质扑到脸颊两面,惨白不已,然后继续道:“都说戏子无情,婊子无意。这只要摊上一个情字,这辈子都完了。”

“你肯承认了?是你唆使孙芳颖下毒?”乔晚意倒吸一口凉气,谨慎的看向她。

谁知她哈哈一笑,道:“我可没说过这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我承认的是她从我身边抢走了我的男人,我只不过在孙芳颖面前说了一些话而已。”

“可就是你的那些话,让孙芳颖起了杀心。你对她所做的无异于一种精神控制。”

“你有证据吗?真可笑。”她对眼前的乔晚意怒目而视,大声反问道。

许墨见状,将乔晚意护在自己身后,戒备的看着台阶上不停捣鼓的女人。

“看吧,跟那个男人护着周娜一样的场景,让人看了恶心。”她的脸上露出极不耐烦的表情,语言不逊的讽刺道:“我好心好意带着她挣钱,做营生,她却背地里勾搭我的男人,你说她贱不贱?”

乔晚意终于遏制不住内心愤怒,她从许墨背后绕出来,将桌上仅有的几件化妆品扔到地下,大骂道:“恶心的是你,你带她挣钱?你是靠她挣钱吧?你以为自己多乐善好施一样,脸皮可真厚。”她将眼前的女人一把拽起,愤怒道:“我们没空在这儿看你,走吧。”

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她与杀人案有关,但仅仅是现在的罪名,赵燕子也一定会承担法律的制裁。

这也许也是对于受害人仅有的一些安慰了。

黑夜终于降临。

回到警队时,墙上的挂钟指向了8点,众人将一切事宜交代清楚后,也就可以宣告结案了。警队里的人撺掇着范建国请吃饭,大家都跟着去了,也算是庆祝案子了结。

聚餐地点位于警队旁边的饭馆,人不多,也安静的很。众人将此次对案件贡献最大的刘训阳,乔晚意,许墨安置在上宾的位置,都落座之后,开始点菜,气氛热闹起来。

刘训阳举杯:“来,庆祝这个案子圆满结束。我们以茶代酒啊,干一杯!”

众人举杯,一饮而尽。

气氛极为融洽,整个小酒馆哄闹成一团。许墨坐在乔晚意身边,看着她跟个仓鼠似的不停往嘴里扒拉饭菜,轻声说道:“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乔晚意盯了他一眼,继续埋头吃。

“对了,和盛宾馆的那个老郭,哪儿来的证物袋啊?那么齐全。”许墨看着眼前的女孩,凑到跟前小声问道。

乔晚意咽下嘴里的饭菜,轻声道:“想知道?那你伺候我啊,伺候到我满意为止我就告诉你。”

然后整个晚上,在众人惊诧不已的眼神中,许墨满脸笑意的给乔晚意夹菜,端水,拿纸巾擦嘴……

直到饭后众人散去,乔晚意提议走走路以便消食,两人又有了独处的机会。许墨摆出一脸欠揍的表情,抱着她的胳膊,将脸凑到她的肩膀处不停摩挲着,撒娇道:“你告诉我啊,告诉我。”

乔晚意红着脸甩开他,自顾自的往前走去,道:“早在几年前,老郭就被师父安排在那儿了,是师父发展的眼线。所以刚开始他接近赵燕子也是为了方便收集证据,没想到跟娜姐产生了感情。”

“你们居然瞒着我,师父那个老狐狸,原来一直都知道。”

“才没有,师父也是后来才知道,也是够巧了。”

“这个问题就算过去了,还有一个呢。”许墨站在路灯下,将女孩的身子掰正,面对着他,真诚无比的继续问道:“那你有没有那个天各一方的爱人?”

乔晚意抬头看着他,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没有多余的语言,她踮起脚,将自己的唇贴到男孩的脸蛋上,问道:“你说呢?”

许墨一瞬间的恍惚过后,一种异样的情愫在他身上蔓延开来,他伸开双手将女孩环在胸前,两人身体接触的一瞬间,似乎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此刻,再多的话语都是徒劳,行动即一切。

昏暗的路灯下照映出两人依偎着的身影,一切都显示的如此美好。黑夜并非结局,黎明终会到来。正因如此,我们终须向光而生。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