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民国当法医之灵魂战衣主角南风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悬疑小说《重生民国当法医之灵魂战衣》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地圈梁,主人公是南风。简介:一路上南风慢悠悠的走着。过了这么长时间了,火车站的枪战早就结束了。他现在过去也是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以找到。今天街道上行驶的老爷车多了不少。太阳国的公菊商会的老爷车就看见了六辆。警察局的…

重生民国当法医之灵魂战衣主角南风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重生民国当法医之灵魂战衣》第6章 又学医了

一路上南风慢悠悠的走着。

过了这么长时间了,火车站的枪战早就结束了。他现在过去也是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以找到。

今天街道上行驶的老爷车多了不少。太阳国的公菊商会的老爷车就看见了六辆。警察局的警车和老爷车也看见了好几辆。

吱嘎·····嘭·······

一辆公菊商会的老爷车开得太快,撞到了旁边的人力黄包车。连人带车都给怼翻了,黄包车的脚夫和车上的客人,都摔倒在地上。

脚夫的脚断了,车上的客人右手伤了,脸上也被擦出了血。两个人都躺在地上痛苦不已。

从公菊商会老爷车上下来两个身穿中山装的人,下车后二话不说就朝着地上的脚夫和乘客猛打。

吱呀·······

一辆警察局的车停在旁边。

“你们在干什么呢?都给我住手。”

一个穿着马靴,一身皮衣,头戴圆顶沿帽的人,从警车上下来。

太阳国商会打人的两人中,有一个小跑上前,递过一本证件。

“公菊商会的?公菊商会的就可以当街打人吗?”

这人一脸怒气看向打人者,再看向地上的伤者。

“王教授?”

地上受伤的乘客也看了过来。

“啊·····黄兰生探长。他们欺人太甚啊。撞了我们,还打人。欺人太甚。”

“王教授,你放心,我一定让他们给个交代。”

公菊商会的车上又下来一个穿西装的人,走到黄兰生的面前,递过一张名片。

黄兰生接过名片,“工藤理事?我知道,你们今天商会的人被袭击了,死了好几个人。但是,你也不能拿他们撒气啊。这位是慈航医院的王教授。你们的副会长,还找过王教授看过病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工藤理事,你不给个说法吗?”

“黄探长!是我们的错。他们的医药费和营养费我们负责。把他们送到医院去。黄探长,今天我们公菊商会出了大事情,心情有些急躁,请原谅。还希望黄探长多多费心思,为我们找出凶手。”

“工藤理事。该我做的,我一定会一丝不苟的去做·········”

“你们别拽他,要不然他的腿就废了。以后,人家还怎么生活。”

黄兰生顺着王教授的声音看过去,公菊商会的正在野蛮的拖拽王教授和脚夫。

王教授又说道:“把他放下,他的脚需要简单的处理一下,要不然到了医院,治好也是个瘸子,哎呀,可惜我的手受伤了。怎么办?”

黄兰生走到脚夫的身边,“王教授,你告诉我怎么做,我来。”

“好,你先把他的脚放平·········唉······不是那样······”

“啊呀·········”

脚夫痛呼一声就痛晕了过去。

“我来吧,我学过医。”

南风走上前去,扶住脚夫的断脚,放平了。在王教授还没有开口之际,他从翻倒的黄包车座位下面的存物箱,拿起两根支灯笼的短木棍,一根长长的布条。将脚夫的断腿固定住。

娴熟的动作,和捆绑的方式,让王教授瞪大了眼睛,即使他自己来做也不一定会比南风做得更好。

“年轻人技术不错。哎哟········”

“王教授。您是不是摔倒的时候,右手撑地,尺骨脱臼了啊?”

南风的问话又让王教授呆住了,“怎么?你还会正骨呐?”

南风用力拉住王教授的右手手掌,按住尺骨和掌骨之间,一下就把尺骨给复位了。

王教授活动活动手腕说道:“小伙子不错啊。懂得倒是不少,你是那个医学院的学生?还是,是谁的徒弟?”

“嗯,王教授。我的师傅死了。您还是和这个脚夫大哥赶紧去医院吧。”

黄兰生也说道:“对对对。王教授,你们赶紧去医院。来来来,上我的车。工藤理事,让你的人,搭把手啊。还有,你们派人先去医院缴费去。”

“好的黄探长。我马上叫人过去。”

南风见没自己什么事,就要走。王教授叫住了他。

“小伙子。你愿意来医院跟我学习不?看你的动作,基本功很扎实,学习应该很长时间了吧?怎么样?来吗?”

“嗯?这真的可以吗?”

南风的心里笑开了花。“医生倒是个很好职业啊。前世是医学院二年生,没毕业。这一世,接着学呗。而且,这对自己的义贼身份,是个很好的掩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南风已经坐实了自己的义贼身份。

南风在原地YY。

黄兰生催促着,“小兄弟!快上车啊。王教授一般是不收徒弟的。还犹豫个啥?”

“哦。好的。我来。”

慈航医院中,王教授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就开始为脚夫的断脚做手术了。

黄兰生在确定公菊商会的人,支付了医药费和营养费之后,就开车去火车站的案发现场了。

一个小时以后,王教授做完手术,疲惫的走出来。看着在等他的南风就笑了。

“小伙子!等久了吧。走去我的办公室。你叫什么?”

“我叫南风。”

两人边走边聊。慈航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有些吃惊。王教授平时可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只有在他非常喜欢的学生面前,才会露出慈祥的笑容。就像是看到自己的亲孙子一样。

这种笑容到目前为止,眼前的这个大男孩,是第三个让王教授露出这样笑容的人。

经受过现代医学洗礼的南风,对王教授所考究的问题,说不上是对答如流,但也是非常的流畅。王教授欣喜如狂。南风就像是一块璞玉。只需要,他稍稍的加以雕琢一下,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王教授,全名王牧之。是在整个北方地区都有名的教授。他亲自带过两个徒弟,都是天才。一个去了国外留学,一个被枪杀。他之所以留在乌兰,就是想找出杀二徒弟的凶手。所以,王牧之和黄兰生探长才那么的熟络。

南风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多的积累,和许多的创新想法,让王牧之耳目一新。让他重新有了收徒弟的想法。上不上医学院不重要,自己手把手的交,总比学院学得好吧。

南风的今生从此刻开始,有了第一个拐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