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无罪之罪》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无罪之罪》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漫步云端的又一力作,这本书的男女主角是朝雪/简静路奕。简介:法医拉着死者衣服的袖子撕到腋下,死者的整条手臂都露了出来,一个椭圆形长约十五公分,宽约七公分的伤口嵌在手肘处,伤口的皮肉呈惨败的白色,伤口边缘呈絮状,应该被江里的鱼虾啃咬所致,伤口深可见骨,伤口边的皮…

小说《无罪之罪》全文免费阅读

《无罪之罪》第3章 伤口

法医拉着死者衣服的袖子撕到腋下,死者的整条手臂都露了出来,一个椭圆形长约十五公分,宽约七公分的伤口嵌在手肘处,伤口的皮肉呈惨败的白色,伤口边缘呈絮状,应该被江里的鱼虾啃咬所致,伤口深可见骨,伤口边的皮肤切口平整光滑。

“看这边缘切口,是个手法熟练的。”邢东蹲在担架旁点燃了一根烟,他是刑警队的老刑警了,办过不少案子,他这一说,刑警队立马有人附和,更有人提出疑问,“那手臂上的伤口会不会是导致死亡的真正原因?毕竟失血过多也会死人的。”

邢东吐了个烟圈,摇摇头,“不,不像。”

“那为什么凶手杀人,还要在他手上剜这么大一个口子?”说话的是实习的新刑警林风。

“有没有可能,这块从手臂上被剜出去的肉,和凶手杀人,有必然的联系?”朝雪忽然说道。

路奕握住朝雪的肩膀,目光看向了波涛滚滚的江面。

“有这个可能。”邢东点头,“不然,凶手没必要在杀了人之后还补上这么一刀。”邢东用手在死者的手臂上方比划了一下。

刑警队将尸体带回了警察局,路奕和朝雪走在最后面,许奇等人并不催促,反而有意的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好些了吗?”路奕的手搭在朝雪的肩膀上,宽大的手掌包裹着她的肩膀。

朝雪摇了摇头,眯起眼睛看向波浪起伏的江面,若有所思地说道,“这里,以后应该会装上摄像头吧!”

“那也是以后了。”路奕踢开脚边的小石头。

“这段时间,你们队里,又有的忙了。”朝雪眯着眼睛朝路奕笑了一下,“再忙也要记得按时吃饭睡觉,多喝点水。你的嗓子总是不舒服。”

路奕心头一暖,“阿雪,你说的话我一定听。”“只是,”路奕又歉然说道,“这段时间不能陪你了。”

“有命案在呢!还是先破案要紧。”

朝雪的话让路奕皱起了眉头,“这个案子,恐怕是难。只怕还是要交到上面去。”

“别灰心。也许你们能行的。”

朝雪的话让路奕一扫脸上的颓唐,“也许吧!如果他不是被害溺亡,他的尸体会保留更多有用的信息。”

“案件有什么新进展,记得发消息给我,这个新闻,是我在跟。”

路奕跟刑警队回局里前,朝雪跟他说道。

“一定。”

朝雪回了电视台,拿出工作笔记开始写稿,写到一半,阮玫走过来从后面抱住朝雪的肩膀,朝雪一个激灵,差点把阮玫吓了一跳。

“干嘛那么大反应,被吓到了。”阮玫边说边松开朝雪的肩膀,改为斜倚在朝雪的工位上。

“有点,你突然从后面走过来,”朝雪顿了一下,“有什么事吗?”

阮玫猫在朝雪的耳边,“我跟你说, 电视台的电话都被打爆了。”

“是因为今天早上的报导的命案。”朝雪也不由得的认真了起来,“有市民提供相关的线索吗?”

“你只猜对了一半。”

“打电话来的市民,是这样说的。”阮玫捏着嗓子,模仿来电市民的声音,“是青城电视台吗?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们的早间新闻的记者,我不是要提供线索,我是想问,那个女记者结婚了吗?别,别挂我电话,她有男朋友了吗?我,我现在是没什么线索,但和你们电视台的女记者吃个饭什么的,我也许就能想起来了呢。”

阮玫清了清嗓子,抖了抖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我们台里连线员一听这话,挂断了他的电话,没一分钟,他又打了过来,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如此重复了几次,连线员也恼了,看到他的电话一打进来,就挂断了。结果你猜他怎么着,又换了个号码打进来,我真是服了。”

朝雪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那其其他打电话进来的市民有没有为这起命案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

“有个奇葩要追你耶!没想到你只关心命案。”阮玫头一歪,“不过,这也难怪,这次命案是由路公子所在的刑警队负责的,你怎么的也得替路公子多问一句。”阮玫抱着双臂,嘴角挂了一抹笑,“打电话进来的那奇葩市民也真是不自量力,路公子的女朋友,也是他可以追的?”

朝雪轻拍了拍阮玫的手,“哪有什么路公子,是路警官。 ”

阮玫吐了吐舌头,目光落到朝雪未完成的稿子上,阮玫也不问,伸手就拿了过来,“清江死者,中年男性,体格健壮,溺亡一天左右,死者身份还在调查中。”

“这些早间新闻不是都报导过了吗? ”

“我想把这些都记下来。”朝雪将稿子拿了过来,随手拿了个文件夹压在稿子上,“这事是我报导的,等到案件水落石出了,总是用得上的。”

阮玫点头,“这倒是,一条人命,怎么说也不是件小事。不过,台里收视率最高的还是晚上六点的调节栏目播出的那些狗血故事,越狗血,收视率越高。”

“这也正常。”阮玫吐槽完了之后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朝雪的拿开文件夹,盯着未完成的稿件看了许久,最后将稿件收在文件夹中。

从清江边带回来的尸体被放在警察局的太平间。

许奇向局里申请,调查清江路一带的监控。

市里的交警队将案发地前一公里的监控交给了警察局,包路奕在内的所有刑警队的人都凑到了大屏幕前。

清江边风景很好,每隔一公里左右,都会有一个小型的公园。案发前三天,风和日丽,又正好遇上周末,小公园人头攒动,孩子在广场开玩具车,或者玩滑滑梯,家长陪同在一边,也有不少的青年男女在健身,江边还有几组跑步,骑行的人。

“尸体死亡时间是在两天内,往后拉拉。”许奇说道。

屏幕里的画面飞快切换,监控录像已经被拉到两天前,两天前是周一,除了几个健身爱好者,再看不到其他人。

“等等,那是什么?”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