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绝品新贵谭天姚瑶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绝品新贵

主角:谭天姚瑶

简介:人穷之极,天赐财富;心善之至,喜得异能;任性而为,难敌美女;权贵豪门,友情为重;惩腐治病,巧施神功……

绝品新贵免费阅读

第1节 偶遇根雕艺术展

  城里的路到底与农村不同啊,连过一条马路都那么的困难。谭天有些感慨的看着川流不息的街道。对于第二次进城的谭天这个乡村小子来说,真的不知道过马路要走十字路口,要等红绿灯,才是最安全方便的。

  他在小说和电影里看到过,过马路要在有斑马线的地方,按照红绿灯的指示过。可是看到那些城里的人都在随意过马路,心一急就忘了那茬。

  可是人家那些城里人,随意穿越马路习惯了,就很自然的过去了,哪怕眼看着车头都快挨着屁股了,他们身子一晃,嗨,就晃过去了。

  谭天本来不要过马路,是从新华书店买了几本诗歌集出来后,路过这里时,看到对面的市图书馆外面悬挂着一条红布贴着“望江市第二届根雕艺术作品展”的字样。

  谭天不懂根雕,但是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看了那么多文学艺术作品,也理会到,根雕艺术作品应该就是树根雕成的什么东西了。

  这下谭天就好奇了,得看看,到底树根雕成什么样子就成了艺术作品。

  他也没想到,现在搞艺术的人,都稀奇古怪,连树根都弄来搞艺术。看来自己真的坐井观天了,谭天不由自嘲起来。

  “哇!不会吧?这就是根雕艺术?”谭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穿过马路进了市图书馆的场馆时,看到那些摆在各个展台上的形态各异的树根,不由惊叫了一声。立即引得四周的人们以各种眼神瞧着他。

  “哪里来的的土包子?”

  “真没有素养?”

  “不懂艺术也跑进来装高雅。”

  一声声讽刺的话语传来。

  “笑什么笑呀?像这些什么根雕艺术作品,在我们山里不是没见过。正因为见过,我才觉得好奇,你们没有见过,才会笑话我。”谭天虽然在学习搞文学艺术创作,可没有什么市里那些搞艺术的人那么要讲究素养,显示自己是一个艺术人才。

  “嗨嗨,你这个山村小子竟然笑话我们没有见过世面。你知道什么叫根雕艺术吗?是对有造型的一些独特的树根加以修饰雕琢而成的具有其独特的艺术品位的作品。不是你们山村里常见的那些树根。”一个二十七八来岁的把长长的头发扎了一个马尾松的男子冷笑着道。

  “那你们这些树根不是从山里找来的啊?”谭天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装扮怪里怪气的男子。

  “当然是山里找来的。”马尾松男子冷笑道。

  “你干嘛打自己的耳光呢?”谭天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哈哈哈哈……”大家顿时一阵大笑。

  “你,你说什么呢。谁自己打耳光了?”马尾松男子气的叫了起来。

  “马耸,叫什么叫呀?人家说错了吗?想想刚才人家笑你的话。”一个五十好几的廋高个子男人对那马尾松男子威严的呵斥了道。把他立即给震住了。

  “这位小兄弟,看来你有眼光啊。你觉得这些根雕不是上乘之作。想必你见到过比这些根雕还有艺术特色的根艺作品了。今天我马图腾。看来遇到高人了。”马图腾乐呵呵的对谭天拱了拱手道。

  哗,什么情况?堂堂的根雕艺术大师马图腾马大师竟然对一个冒冒失失的山村小子这么的客气,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呀。马大师的根雕作品不但在望江无人可比,就是在江海省也难有人出他左右的。马大师这人不但具有高超的根雕艺术天才,他的国画艺术也在江海省占有一席之地,好些省里的领导都收藏着他的国画和根艺作品。与省里的一些领导还有很不错的交往。正因为这样,他很清高的人,特别在望江,都是别人对他谦虚礼让的,还从没有见过他对别人谦虚礼让的。更何况还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山村小子。大家能不惊叹。

  “马老师,您千万别这样!我可学不来您这么斯文的举止。让我随便好吗。”谭天见马图腾那么低姿态的礼让自己,心里也是一惊,特别是他听到对方是叫马图腾时,就想起在一家很有名的文学刊物上看到过的署名为马图腾的国画《暮色村庄》,很具有真实感。使他这个不懂国画的文学青年都记住了马图腾的名字。

  “哈哈哈,这位小兄弟爽快,真是个爽快的人。好,我们就随意,别来那些虚的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马图腾开心的笑起来,把那种清高和矜持都给抛弃了,他的那种清高和矜持也就是对那些城市人和搞艺术的人的一种姿态,对待这些乡下人,特别是山里人,就会热情和气,特别是搞根艺的人,要想遇到可遇不可求的那种浑然天成的根艺作品,还真得靠这些山里的人们相助。

  变性了?马大师变性了?他们只见过清高和矜持的马大师,从没有见过这么豪爽的马大师。

  马耸更是惊瞪着眼看着马图腾。自己这位叔叔的性格可是清清楚楚的,不是不豪爽,而是难得遇到让他豪爽的人。能让他豪爽的人,那就真的有真本事让叔叔佩服的。这小子有什么真本事?就凭那么一句“……这就是根雕艺术?”,那也不对啊!那说明他还不知道根雕艺术是什么呢。

  “马老师,我叫谭天,言西早的谭,天空的天。”这家伙,还怕人家堂堂一个大艺术家听不明白他的名字呢。憨得大家苦笑起来,这都是什么人啊?对这一个大艺术家解释起自己的名字来了。

  “谭老弟,你看看,这些根雕与你见过的那些根艺有哪些区别。”马图腾一声谭老弟,叫得马耸心里抓狂过不停,这山村小子转眼间就成了自己叔叔辈分了。这不是欺负人吗。哎,不对,不是他欺负人,而是占了他马耸的便宜了。

  其他的人听到马图腾这么一声“谭老弟”也是大跌眼镜,什么事呀?马大师身上那个神经给碰伤了?

  “马老师,我说句实话,我是第一次见到被摆弄成艺术作品的树根,以前还真没有听说过树根能搞成艺术作品的。今天这首次见到这根艺作品,我看了后,有一个问题想请教。”谭天没有去理会周围那些很怪异的眼神。

  大家能不怪异吗?你第一次见识根艺作品,就说请教问题来着。请教问题那是表明你对根雕艺术有了解而遇到难题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