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灵魂指案》在线全文阅读

强烈推荐热门悬疑小说《灵魂指案》,这本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裴姲白开,著作者是蛋咩咩。简介:死者家中附近白开看着裴姲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菜时,皱了皱眉。“你在家不是已经吃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的胃口?”他很难想象,一个女人抱着非比寻常的大碗吃了一半的面条,竟还有空余的胃来下馆子。“不吃白不吃啊,我…

小说《灵魂指案》在线全文阅读

《灵魂指案》第4章 凶案现场的香炉

死者家中附近

白开看着裴姲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菜时,皱了皱眉。

“你在家不是已经吃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的胃口?”

他很难想象,一个女人抱着非比寻常的大碗吃了一半的面条,竟还有空余的胃来下馆子。

“不吃白不吃啊,我都多久没吃肉了,现在有人请客买单,我肯定要多吃点。”

“白队长,你要不吃,我可就都吃完了。”

白开一筷子都没动,碗里的米饭一粒没少。

他没有任何食欲,有点不耐烦的睨了她一眼,“我找你是办正事。”

“你找我除了办正事还会有其他事吗?”

她扒完最后一口饭,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心满意足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白队长一向都不信鬼神,怎么今天来找我,该不会是找不出证据,手足无措,来找我这个神婆吧?”

裴姲双手握着水杯,玩似的吹着杯子里的热气,两只脚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很有节奏的敲打着。

“你认识我,而且很了解我。”

“我当然认识你啊,你上过新闻嘛。”

白开垂了垂眸,不再与她闲聊。

他冷冷道:“我确实不信这些,但我最近一直在做梦,梦到一个女人,看不清样子,但凭直觉,我觉得是许静。”

许静,便是那名受害者。

给白开托梦也无可厚非,但白开这种浑身上下充满正气的男人,就算鬼魂想给他托梦,也只能有片段的画面,而且很模糊。

毕竟白开阳气很足,一般的鬼魂都没办法给他托梦。许静能,是因为她怨气太重,死的太惨了。

虽然白开神情凝重的说着这事,但裴姲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他依旧不信这些,只是这个梦成了他的谜团。

正好裴姲又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才来找她。

裴姲也不想和他卖关子,这件事拖了将近一周,时间越长,凶手越不容易找到。

“我不强求你信不信鬼神之说,你觉得是迷信也好,什么也罢,最重要的是破案!”

她端起水喝了一口,“正好我们来到许静家门口,进去看看,白队长可行?”

白开见眼前不过二十五岁的女孩竟然能这般轻松的说出去凶案现场。

这要是换做其他的人,哪怕是男性,听见凶案现场这四个大字恐怕会毛骨悚然。

她竟然一点也不害怕,白开不得不将她的胆量与凶手联想到一起。

如果不是因为警方查到她不在场的证据,他恐怕会把她归类到嫌疑人之一。

不过最高端的凶手,往往都会提前制造不在场证明。

而且,就算找到那晚在家打游戏,也不能证明是她本人在打,所以裴姲在白开心中一直存在嫌疑。

他倒是想看看,裴姲能给他提供什么“线索”。

两人一起来到许静的家中,门口已经被贴了警戒线,禁止入内。

白开拉起警戒线走了进去,裴姲正打算进门时,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

裴姲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几眼,并没看到有人在看她。

“怎么,怕了?”白开从口袋里拿出一双手套,熟练套在手上,唇角勾起一抹讥讽。

“我会怕?就算尸体在我面前,我都不带怕的。”

她给白开丢了一个鄙夷的眼神,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用白色袋子装着的一次性橡胶手套。

随后,她和白开一样熟练的套上手套。

见她这种行为,白开下意识的皱起眉头,用一种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她。

“你这手法,很专业啊。”

言外之意,除了警察的专业,那就只剩下专业的凶手……

裴姲怎会听不出这话的意思,掠过他怀疑的目光,弯下身子从他臂弯下进了门。

一进门,铺盖而来的血腥味差点将裴姲劝退,但她的心理素质很高,随即又从衣服口袋里掏两个口罩,递给白开一个。

白开依旧是一副凝肃的模样,裴姲也懒得理他,将口罩塞到他手中,然后戴上口罩。

“这屋子应该开窗通风的,味道太难闻了。”裴姲嘀咕了一句,然后走到碎尸标记的地方。

“真是挺惨的……”

“你难道不怕吗?”白开也戴上了口罩,开始巡视着屋内的一切。

这是一个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民房,碎尸在客厅沙发一处。厨房门则是在沙发左手。

整个房子的面积大约四十平方左右,一览无余的那种。

房间位于厨房的左边,里面只放了一张一米五的床,和一个简单的梳妆桌。

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没有门,只有一个紫色流苏形状的门帘。

她站在房间门口观察了一下房间内,随后又掠过白开,一本正经的来到门口。

门口有两个门,大门是铁门,铁门进来有一个极窄的小院子,专门用来洗菜和洗衣服。

第二扇门下有两个水泥台阶,台阶两处有些青苔。

“你难道不觉得这个房子看起来很压抑吗?”

她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房子就有些压抑。

裴姲的话让屋内的白开蓦地一震,他只来过两次,但每次来,都有与裴姲同样的感觉。

白开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翻开电视机下的电视柜,反问道:“你不是说你有线索吗?”

“线索……当然有。”

她转身来到房间门口上方的供台处,托着腮思考了一下。

随即,裴姲搬来一个红漆凳子。

“你做什么?”白开不解她的行为,警告道:“你不能破坏现场。”

裴姲没理他,一把踩上凳子,看见了这个供台。供台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香灰,和一些灰尘。

白开来到她身下,声音略显低沉,“神婆对这些感兴趣?”

裴姲依旧没理他,专心的观察着香炉。

香炉里一切正常,周围也只是摆放着一些香烛,她用手轻轻地在香炉里搅拌了一下,并未发现里面有东西。

随后又小心翼翼地端起香炉,闭上眼嘴里默念了一串字,然后低下头去看香炉底部,依旧没有任何异常。

“奇了怪了。”

“你说的证据,不会在这吧?”白开没什么好语气。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啰嗦啊,没看见我正在思考问题吗?真是的,比一个大老娘们还能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