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灵魂指案裴姲白开,灵魂指案最新章节

男女主人公是裴姲白开的悬疑小说《灵魂指案》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蛋咩咩十分给力。简介:黄昏之下随着一声鞭炮声戛然而止,裴姲从一户人家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妇女。妇女高高兴兴地的往她兜里塞了点钱,“裴大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既然是你的心意,那我就收下了。”看见那几张红票票,裴姲笑…

灵魂指案裴姲白开,灵魂指案最新章节

《灵魂指案》第6章 身份识破

黄昏之下

随着一声鞭炮声戛然而止,裴姲从一户人家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妇女。

妇女高高兴兴地的往她兜里塞了点钱,“裴大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既然是你的心意,那我就收下了。”看见那几张红票票,裴姲笑的眉眼弯弯。

离开这户人家后,裴姲走在陡坡的石头路上不免觉得这户人家奇葩极了。

结婚不摆宴席就算了,家里也冷冷清清的,门外放了一条鞭炮就算是结婚了……

更离谱的是什么,今天两位新人结婚,这女方的母亲竟然当天请她来给两人算八字,真是离了个大谱。

这经安镇里的人还真是奇怪。

天色渐暗,裴姲走回家需要花上二十分钟的路程,等她快到家时,天已经黑了。

她住的位置偏僻,没有路灯。但隐隐约约地,裴姲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

裴姲慢慢地停下脚步,回过头。

这不看还好,一看,身后一百米远的位置真的有一个人。

因为天色太暗,她只能看见是个穿着黑衣的女人,身子晃晃悠悠的,看着没什么力气儿。

怎么这么熟悉?

裴姲眯起眼仔细看了看,又朝她走了几步,当她逐渐看清这人时,裴姲吓了一大跳。

“你,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已经帮你了吗?”裴姲拍着胸脯,没想到自己竟被一个鬼吓到了。

她虽然见过形形色色的鬼,但在这种黑漆一片的诡异氛围里,她见到“熟人”还是被吓了一跳。

许静只是干干的看着她,那双阴森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她,有些渗人。

“我已经把你告诉我的线索给了警察了,已经帮过你了。”她有些无奈。

裴姲解释过后,见她依旧一动不动,她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等她到家楼下时,许静依然跟着。

她不自觉的响起那晚高跟鞋在走廊上咯噔咯噔的声音,又想起她在睡觉时门忽然开了,一个鬼盯着她看的景象……

算了!

裴姲回过头,愤愤道:“你再跟着我,信不信我,我,我让你……”

她原本想说些狠话吓退她,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裴姲无奈,抱怨道:“我又不是警察,那些调查你案件的警察不给力,我有什么办法。”

呜~呜~呜~

一阵冷风袭来,许静忽然发出呜咽的声音,凄厉又悲凉。

楼下的黑狗听了都夹着尾巴哼唧两声,跑走了。

裴姲听到这凄惨的鬼哭声,忽然想起那晚看见的血腥,她最终还是抵不过心软。

“算了算了,我尽量帮你好吧,你别哭了。”

得到裴姲的回答,许静立刻停止了哭声,踩着老式的坡跟鞋离开了。

清晨

裴姲难得起了个早床,来到街上要了两根油条一杯豆浆。

她一边刷着新闻一边吃的津津有味时,一道黑影忽然笼罩下来。

抬起头,看见白开那张英俊的脸庞。

“凑巧?”她口里含着半根油条,眨了眨眼。

“不是凑巧,我专门找你的。”

裴姲咬掉半根油条,喝了口豆浆。

“你别告诉我,你是来问我这个线索是从哪得知的,如果是,我觉得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

“不是,我是来找你帮我调查这个案子。”

“找我?”

裴姲以为自己听错了,指着自己哈哈大笑。

“你怕是没睡醒吧,我又不是警察,你为什么要找我帮你调查,再说了,我已经给你线索了。”

她喝下最后一口豆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元大钞,“老板,钱放这了。”

说着,她正要离开。

“裴瑜,2018进入A市公安局,三个月转正后破了一起奸杀案,因此成名,最后又陆陆续续破了一些积累已久的案件,成为界内的传说,年纪轻轻拥有独立的判案思想,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说的没错吧。”

白开慢悠悠地坐下,清晨的阳光打在他身上,将他整个形象显得睿智又高大。

裴姲脚步微顿,身子猛地一颤。

她那张大大咧咧的脸瞬间沉了下来,裴姲转身,目光凝视着他,“你怎么查到是我?”

一年前裴姲就已经改了名,按理来说,只要有人不刻意的去找她,是不会知道她改过名。

“果然是你。”

白开微微一笑,撇去以往那冷漠凶悍的模样。

“调查你的信息可是花了我一晚上的时间,没想到,当初鼎鼎有名的裴瑜,竟然在这个小镇上生活,看来我这一趟来的不亏啊。”

白开心情大好,“老板,来碗馄饨。”

裴姲直接将手里剩下一半的油条扔在他面前,坐在了他的对面,“你查案归查案,调查我做什么?”

她没想到自己隐藏的这么好,竟被这个白开找到了。

裴姲的心情顿时一落千丈,好像是这么久的成就忽然被人一锅端。

“你别误会,我没有恶意,我只是奇怪,当初事业巅峰期的你,又是难得女性中的楷模,警队中的精英,怎么会突然就不做了?”

“白队长,这好像是我私人的事吧。”

“对对,你私人的我不多问,不过我找你,是想你帮我。”

白开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这时,老板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

一碗馄饨在两人中间冒着热气,透过那股热气,裴姲看见白开那双无比认真的眼神,仿佛是当初的她自己。

她内心产生一丝动容,又想起许静的求助。

案子一天不破,许静一天不得安息,也无法投胎。

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就这样看着双方,直到空气中的热气逐渐消失,裴姲才无奈地叹了口气。

“没想到破案率这么高的白队长,竟然还找我这个晚辈帮忙,这个案子到现在你一点头绪都没有,看来新闻报道的你,有些夸大其词了啊。”她损人不利己的说道。

“以往的案件能通过受害者的生活查到蛛丝马迹,但这次的受害者平时接触的基本都是女性。唯一接触过的男性除了她的哥哥,就是她的前夫。但两人都有不在场证明。”

“那就不能往女性方面去查吗?万一这个许静性取向是双向的,凶手和受害者产生感情纠葛,触发了长久的怨气,导致杀害了受害者,还碎尸了。”

白开埋头吃着馄饨,一口一个。

几分钟的功夫,那碗馄饨就已经吃完。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