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人公唐黎顾知州小说人间于此,欢喜是你在线全文阅读

人间于此,欢喜是你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唐黎顾知州,主要讲述了:“出什么事了?”看着围在大楼下的记者,我只是微微蹙眉开口道。“星耀建筑出事了,闹得比较大,先不说了,你赶紧回来。”她着急忙慌的挂了电话。我迟疑了片刻,看着围堵在大楼下的记者,心里冷笑,星耀这么快就出事…

主人公唐黎顾知州小说人间于此,欢喜是你在线全文阅读

《人间于此,欢喜是你》免费试读第40章 除掉李穆这颗毒瘤

“出什么事了?”看着围在大楼下的记者,我只是微微蹙眉开口道。

“星耀建筑出事了,闹得比较大,先不说了,你赶紧回来。”她着急忙慌的挂了电话。

我迟疑了片刻,看着围堵在大楼下的记者,心里冷笑,星耀这么快就出事了?看来陈焯的办事能力挺强的。

回到办公室,陆氏高层的领导开完会后,便召集部门员工开会。

会议室里,大家讨论的都是星耀建筑,星耀原本已经竣工,最近开始准备交付,但昨天晚上所有楼层突然出现坍塌,连沉重墙都倒了大半,好在因为没有交房,所以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楼下围堵的记者是来访问陆翊对这次事故的态度的。

会议的内容,是叮嘱员工做好应对准备,还有之前负责过星耀项目的人要从新翻资料找出星耀出事的原因。

从会议室出来,刘雪就一直叨叨,“这么大的事故,我们就算翻烂了资料,也没有领导心里清楚,问题出在那,明摆着折腾我们。”

我跟在刘雪身后,开口道,“刘姐,负责星耀工程的领导是谁?”

她将手里的材料丢到桌上,道,“陆总啊,还能是谁,公司的所有项目都必须经过他的手,不过直接负责星耀的是李穆经理。”

大概是反应过来什么,她回头看了看我,心虚的笑了笑道,“我也就是随便抱怨一下,主要是我们现在手里还有其他项目在忙,星耀这会又出事,难免会耽误其他工作。”

她说这话,无非是担心我和陆翊说什么,我笑笑,没有接话了。

脑子里想的却是星耀的事,顿了片刻后,我将陆翊前两天交代我的资料都找了出来,直接去了陆翊的办公室。

陆翊办公室,我刚到门外,里面传来训斥的声音,“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是打算直接把陆氏交代了吗?陆翊,这一次的事,我不管怎么样,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

是陆励的声音。

训斥完,他便直接出了陆翊办公室。

刚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我,他顿了一下,似乎有话要说,但大概是顾忌到这里是公司,陆励看了看我道,“唐黎,晚上有时间吗?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我手里还抱着资料,开口道,“晚上我要陪我母亲和弟弟,实在不好意思。”

他脸色黑了几分,有些不满道,“唐黎。”

“唐黎,你是来送资料的吗?进来吧!”他的话没说出来,陆翊的声音就从办公室里传来。

显然,陆翊是不希望,我和陆励之间的矛盾继续激化。

我看向陆励,浅浅笑了一下,没多说,直接进了办公室。

陆翊坐在办公桌上,大概是星耀事故的事,他脸色不太好,见到我,他微微顿了顿道,“有什么事吗?”

我将整理好的资料给他,开口道,“星耀工程的事故,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必然的。你之前让我对工程材料,我发现星耀原本规定用的安全材料都被置换成低端材料,因为原本定好的材料都是进口材料,多是英文标注,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材料被换的事,从某种程度上讲,星耀并不合格,是不能用于交付的。”

他蹙眉,接过材料看了起来,没一会眉头就蹙得更深了,许久,他合上材料,看向我道,“这事幸苦你了,找到问题的源头,事情就好办多了。”

见此,我也没有什么事了,看向他,我道,“那你先忙。”

转身准备离开,陆翊突然开口,“唐黎,昨天的事,爸知道错怪你了,晚上你没什么事,我们一家就一起吃饭吧?”

我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改天吧!”

陆家的事,对于我来说,说实话,我还没有想好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虽然我是陆家的女儿,可毕竟分开二十多年,若是没有血缘关系,我们和陌生人没有区别。

陆翊还想开口,我便已经出了办公室。

刚回到办公室没一会,就有几个警察进来。

没几分钟,只见经理办公室里传来嘶吼声,“你们干嘛抓我?凭什么抓我?我犯什么法了?”

“死亡三连问啊!”刘雪趴在办公桌上,小声嘀咕。

我抿唇,没接话,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穆从办公室里被两个警察架了出来,之后被带出了公司。

刘雪是个八卦体,见人走了,靠在我耳边吐槽,“这狗眼看人低的李穆终于出事了,肯定是星耀工程他做了手脚,几个亿的资金弄出来的房子跟豆腐渣一样,不知道被他私吞了多少,可惜了,没出人命,不然他得在牢里蹲几年。”

有人接话,“不过,怎么那么快就查出来了,早上才出事的,这速度也太快了。”

刘雪撇嘴,摇头道,“谁知道呢,不过他活该。”

我低头看着桌面上的资料,有些走神,脑子里想着晚上下班得去看看母亲和唐辰,几天没去了,不知道母亲和唐辰这几天怎么样了!

刘雪见我发呆,微微靠近我,拐了拐我的手肘道,“唐黎,我之前听风控部的人说,你父亲之前在星耀工地上工作,还被李穆使过绊子,这下算是解气了吧?”

我微微怔了怔,随后看着她淡笑道,“我父亲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和李穆没什么过节,算不上解气不解气的。”

她哦了一声,低声嘀咕道,“我还以为你刚才去找陆总,是有什么重要信息提供给陆总呢,毕竟陆总之前把星耀的材料信息让你核对,我以为你看出了什么呢!”

我抿唇,不再开口了。

面无表情的看自己的资料,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和我说这些,我不想在职场里树敌,也不想找盟友,所以沉默是最好的。

临近下班,陈焯的电话打来,一如既往的带着几分痞气道,“怎么样?我办的事满意不?”

我嗯了一声,毕竟在公司,我不好多说,只是开口道,“伤口没事吧?”

若不是为了除掉李穆这颗毒瘤,我是不会请他半夜带着伤找人去星耀工地上做破坏的。

他毫不在意的嘿了一声,道,“原本就是点皮外伤,没什么大事,而且都是我那帮兄弟动手的,我就看个热闹,不过说真的,那房子建得真心不怎么样,处处都是问题,还好你给捅出来了,这要是后期兜售出去,有人住在里面,一旦出事就造孽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