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夫凭子贵:夜少今天又在跪榴莲》全文免费阅读

夫凭子贵:夜少今天又在跪榴莲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陆淼淼夜烨,主要讲述了:蒸汽眼罩的温度渐渐冷却,陆淼淼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她…失眠了!!!这不科学!下意识伸手朝着旁边摸去,空空的,男人有洁癖和强迫症,不睡觉的时候被子一定要叠的整整齐齐,上面连一根头发都没有。b但多出来…

小说《夫凭子贵:夜少今天又在跪榴莲》全文免费阅读

《夫凭子贵:夜少今天又在跪榴莲》免费试读第46章:爱上一个不归家的男人~

蒸汽眼罩的温度渐渐冷却,陆淼淼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她…

失眠了!!!

这不科学!

下意识伸手朝着旁边摸去,空空的,男人有洁癖和强迫症,不睡觉的时候被子一定要叠的整整齐齐,上面连一根头发都没有。

b但多出来的枕头和放在枕头旁边的心形抽纸,又提醒着陆淼淼,她的生活里,的确是多了一个男人。

一个天天晚上出去不知道干嘛去的野男人。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打滚,让在楼下看书的木木不自觉的便扬起了头。

借着灯光,木木看到灯光下温凉恬静的女人微微蹙着眉心,似乎,不是很舒服。

“师叔…您不舒服吗?”

木木说着便站了起来,就要去找自己的药箱了。

“啊?”

“打扰到你了吗。”陆淼淼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没事,就是睡不着,你忙吗?不忙的话,给我念一段经文吧。”

木木的师傅有失眠的习惯,医者不自医,饶是他堪比神医再世也治不了自己,所以每次入睡困难,都是靠着别人念经。

两个人一起出去接活的时候便是陆淼淼,自打那件事之后,念经的就成了木木。

“好。”

木木起身去洗了手,从随身的木箱里取出了经文。

陆淼淼以为,木木会给自己念一点和健康有关系的。

但…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尘垢不沾,俗相不染;

虚空甯宓,浑然无物;

无有相生,难易相成;

份与物忘,同乎浑涅…”

少年的声音清脆幽远,就是…

“木木,你怎么给我念《冰心诀》?”陆淼淼哭笑不得。

木木仰着脑袋,水汪汪的瞳仁里写满了认真:“不然呢?师叔你难道不是在想我的师叔公吗?”

“我才没有!小孩子家家怎么这么八卦!”陆淼淼红着脸辩驳道。

“那…你先放下师叔公的裤子?”

陆淼淼:???

陆淼淼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抓起了某人裤衩。

就离谱!

他的裤衩怎么会在她的被子里!

说好的洁癖呢!

“不要说话了!再说话会长不高的!”

恼羞成怒的某人用软件直接拉灯了。

忽然坠入黑暗,木木也不生气。

笑眯眯掐了个决,摇晃着脑袋爬上了沙发。

叹息的声音好似从远处飘来的轻烟,萦绕着在整个房间。

“爱情呦…”

“真叫人头秃哦!”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男人,等待一扇不开启的门…”

陆淼淼:“@##¥%…”

孩子大了,是时候打爆他的脑袋了!

——

阿嚏!

夜烨的一个喷嚏再次打破了君家难的宁静。

看着他白皙的脸因为咳嗽变的微红,君华不由得想到夜烨刚出生时,瘦弱的像是一只奶猫,浑身通红,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挂掉,把负责接生的护士都吓坏了。

“身子不好就多穿点,多大个人还不会照顾自己?”君华黑着脸,别扭的呵斥道。

说完,他又看向了一脸紧张的大儿子。

“君宥宁。”君华的声音并不高。

但心虚的君宥宁已经满头大汗,下意识的辩解了起来:“爸,你听我解释,这些不是真的,这都是君烨故意自编自导的自演的,不然哪个正常人会随时开着录音和摄像啊。”

“噗嗤。”夜烨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我难道说错了?”

“不不不,你说的没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碰到一个好心的人,也不该被哥哥带着一堆人想我下跪的时候还手。”

“要不这样,我现在不动,你打回来?”夜烨说着,就把自己的脸凑了过去。

两个人离得远时还不明显,这会儿夜烨和君宥宁并排在一起…

君华忽然发现,自己的大儿子不仅脑子蠢,脸也挺丑。

虽然…单看时,君宥宁也算的上帅哥。

“你他么以为我不敢?”

“够了!”

“给我滚到祠堂里去跪着,没有三天不准他出来。”又一只茶杯砸在了君宥宁脚边,让男人刚刚抬起的手被迫停在了空中。

君宥宁不甘心的仰起头…

“爸,我…”

“下去!”白莲莲站了出来,挡在自己的蠢儿子开口之前叫人把他弄下去了。

“对不起小烨,是我的问题,我没有教育好你大哥,给你添麻烦了。”白莲莲说着,就要给他鞠躬道歉。

让长辈给晚辈鞠躬…

一般人都不敢受。

但夜烨只是抱着双臂站在那里,笑盈盈的看着她:“莲姨,说起来,我妈的忌日就快到了,你身为妾室是不是得去上个香?”

“算了,还是别去了,省的把我妈恶心到了。”

“小烨,你…”白莲莲脸色瞬间煞白,身子摇摇欲坠。

看着自己二儿子又和妻子对上了,君华就是一阵头大。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都什么年代了。”

“什么年代了,某些人不是也管不住自己的第三条腿?”夜烨嗤笑道。

忽然间有点困了呢,不知道家里那个没良心的女人会不会刚好也在等她?

不对…

12点了。

她怕是已经睡成死猪了吧?

看着自家儿子那和前妻有7分形似的脸,君华一阵恍惚。

他疲惫的示意二儿子把白莲莲也给扶了下去,待到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和夜烨时,才再度开口。

“小烨…如果可以,我也不想。”

“但…我总不能不管自己的孩子?那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夜烨淡漠的看着这个给予了自己生命的父亲男人,眼底半分情绪都没。

“哦,可是出轨的男人,难道就比畜生好多了?”

“行了,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你找我回来到底要做什么?”

“你看看你这话说的,我是你爹!这是你家,难道你不应该回家吗?我不管你之前在做什么勾当,从明天开始就来公司报道,下个月就是古家大小姐20岁生日,你还要不要媳妇了?”

古家?

夜烨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亲事了。

他吊儿郎当的晃悠着腿,把桌子上的糖果和干货都倒进自己背包,他记得,孕妇好像是要多吃干果?

“你想吃我让你给你端到你房间。”看着儿子的动作,君华不由自主的又开始联想了。

夜烨翻了个白眼,打着哈欠:“不用了,在这我睡不着,我一会儿就走,让我去公司报到可以啊,只要给我…”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