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灵泉空间:丧夫后我养活两个乖宝张月顾士泽,灵泉空间:丧夫后我养活两个乖宝最新章节

热门网络作者榴莲牛奶的新书灵泉空间:丧夫后我养活两个乖宝推荐大家阅读,本书的主角是张月顾士泽。简介:张月庆幸自己有写毛笔字的习惯,要不字写的难看得丢死人了。以前办案不顺利的时候就写写毛笔字静心,那一手字就这么练出来了。从酒楼出来,边走边在心里得意。她其实一直在一百两一张和一百五十两一张犹豫不决。一百…

灵泉空间:丧夫后我养活两个乖宝张月顾士泽,灵泉空间:丧夫后我养活两个乖宝最新章节

《灵泉空间:丧夫后我养活两个乖宝》第9章 抓小偷

张月庆幸自己有写毛笔字的习惯,要不字写的难看得丢死人了。

以前办案不顺利的时候就写写毛笔字静心,那一手字就这么练出来了。

从酒楼出来,边走边在心里得意。她其实一直在一百两一张和一百五十两一张犹豫不决。

一百五十两的话就三张赠送一张,自己还没觉定好呢,胡掌柜就给了她一个大惊喜。

幸亏自己没有先开口,要不损失大了。

傻子才嫌钱多呢。

张月正得瑟的美着呢,突然看到前面一个小偷在偷一个白衣公子的玉佩。

“抓小偷,站住别跑了。”

出于前世的职业习惯,张月飞快的追了过去。

白衣男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一道身影跑远了。

张月追了两条街,把小偷堵到了一个无人的死巷子里。

“小娘们,想男人想疯了吧?追了老子两条街,坏老子的事,今天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小偷张月一个小妇人,便露出猥琐的笑伸手去摸张月的脸。

张月一把抓住小偷的手,一个过肩摔把小偷摔到地上。用膝盖顶着他的腰,反手一拧,抽出小偷的腰带把他双手反挷住。

捡起地上的玉佩,站起来拍拍手,一脚踢在小偷身上。

“哼哼,在姑奶奶面前偷东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犯到姑奶奶手里不乖乖就擒,还口出污言秽语,害姑奶奶追了两条街。

看你就是欠打。年纪轻轻的有手有脚,干什么不好,偷东西。你妈把你生下来是让你做人的。不是让你做社会败类的。”

说完还是不解气,又一顿拳打脚踢。

小偷边躲边求饶

“女侠,姑奶奶,求求你别了。我再也不敢了。唉呦,脚下留情,别踢了,小心脏了姑奶奶您的鞋。我真的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饶了你,想的美。去衙门里给县太爷说吧。”

说完扲起地上的小偷就往外走。

小偷肠子都悔青了。真是出门没看黄历,遇上个母夜叉,谁能想到看着瘦弱的小村妇这么厉害,自己跑不过还打不过。

内心真是泪流满面!

追到巷口的白衣公子看到张月教训小偷那一幕,眼角抽搐了几下,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这村妇好生猛啊,得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降伏得了。他男人怕不是天天挨打吧?真同情她相公!”

她男人:不,我什么时候登场,我想天天挨打,甘之如饴,心甘情愿的那种。

张月走到巷口,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

只见此人面如冠玉,眉清目秀,气宇轩昂,风度翩翩。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腰束玉带,腰间挂着一枚通体碧绿的玉佩。

玉冠束发,如墨的青丝随风飘扬。手持柄玉扇,通身流露出一股雍容华贵的气息。

好一个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放在娱乐圈那是妥妥的顶级流量小鲜肉。

张月一时少女心犯滥,看直了眼,呆呆的站在原地忘了反应。

“放肆,看到王…?”

随后而来的侍卫话没说完,公子抬手制止了侍卫。

张月一个激灵回了神,暗道丢死人了。

真是美色误人啊!

伸手摸了下嘴角,还好没流口水。

艾玛,太尴尬了!

“这位夫人,感谢帮本公子追回玉佩,本公子感激不尽。夫人盯着本公子可是对本公子的形象有何不满?要不要本公子回去再换身装束?”

平时那些个姑娘看到自己都是面带羞涩偷偷的打量,然后不舍的掩面而走,一步三回头,那娇柔造作的样,真是让人……

难得看到一个这么大胆直白的盯着他看的,一时起了逗弄的心思。

“神你马的回去换装,谁希罕你换装,本姑娘只是没见过活的这么帅的人而已。你都开口了还怎么看,不说话还是个谦谦君子,一开口就调戏良家少女,哦不对,是妇女。要不是看你长的养眼,姐都要撸袖子揍你了。”

张月心里翻了无数的白眼。

张月心里妈妈批脸上一本正经的说道:“呐,还你玉佩,你看一下有没有损坏,有的话也不关我的事啊,可别到时候说我弄坏的。”

张月赶紧将玉佩递给眼前的男人。

那玉佩通体碧绿,入手温润,一看就是价值连城。搁现代估计能买好几套别墅。这人真是,随随便便把几套别墅带身上,不偷你偷谁。

财不露白不知道吗?

这小偷摊上大事了。

这公子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看来这牢狱之灾免不了。张月在心里一阵嘀咕。

“无妨,一块玉佩而已。夫人喜欢亦可送与夫人。”

“可别了,我可不想天天招人惦记,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这贼人就交给你了。我就先走了。”

“且慢,还没报答夫人呢,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本公子定双手奉上。”

“不用了,小事而已,无需报答,公子告辞!”说完张月赶紧走了。

心里想着再也不要见了。

看张月远去,安王谢安然示意一人把小偷送到衙门,自己带着另一侍卫慢慢走着。

“卫一,查查这个妇人,一个村妇有如此身手和气度,看着可不一般。”

“是,主子”。卫一回到。

卫一心里也是好奇的很。他家主子什么时候和女子说过这么多话,还是已婚妇人。

路过的行人频频投来惊艳的目光,镇上何时来了这样一位贵气的公子,那通身的气派,肯定是哪里来的达官贵人。

旁边那威严的带刀侍卫看着就令人生寒,可不是小老百姓能招惹的,纷纷都绕路而行。

只有少数几个姑娘抵不过心里的悸动快速靠近偷瞧上几眼。被侍卫一个眼神吓得赶紧离开。

走远一些,张月深吸一口气,拍拍胸口“唉妈呀,长太帅了,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不停,再不走都怕忍不住想摸一下了。啧啧。”

张月平复了一下心情,打算去医馆看看有没有卤肉需要的药材。

八角、桂皮、小茴、甘草、三奈、甘菘、花椒、砂仁、草豆蔻、草果、丁香等这些调料其实都是药材,好些粮油铺子里没有,想着医馆应该是有的。

镇上有三家医馆,一家名为济世堂。济世堂是镇上最大的医馆,药价稍贵些。富贵人家大都来此看病买药。

另外两家善仁堂和益元堂不如济世堂大,医馆的名声都可以。

尤其是善仁堂,贺大夫仁慈,声名在外。老百姓看病抓药都喜欢去。

张月先去了济世堂。

进入大堂,里面病人挺多,大夫和伙计都忙忙碌碌的。看张月进来也没人招乎她。

张月径直走到草药柜台,看了看上面的药名,还好都有。

“伙计,买药。”

一小伙计看张月穿的寒酸没放在眼里,继续抓药,称药材没理她。

张月又冲一掌柜的模样人问道

“你们医馆卖药吗?”

“卖卖,不知这位娘子要什么药?银子可带够了?本店概不赊账。”

掌柜的又忙了一会才过来。

“八角,桂皮,小茴香?怎么卖的?”

“八角十五文一两,桂皮十二文一两,小茴香八文一两。”

张月想了想,粮油铺子比较便宜,这三样打算去粮油铺子买。

又问了一下甘草和三奈的价格,甘草二十文一两,三奈十八文一两。

接着把要买的药材都问了一遍,掌柜的一一回答。

“不知要哪些药材,各要多少?”

掌柜的忍着不耐问道。

“我刚问过的这些药材全都…不要。”

张月故意顿了下。

掌柜的还以为买卖成了,正高兴着。谁知张月说了不要二字,还转身走了。

掌柜的那个气呀,合着费了半天口水,真是一口老血卡在喉咙。

张月转身潇洒离开,才不管他们怎么气。

谁让你们狗眼看人低看不起穷人。想想那掌柜的一脸便秘样,没让你都称好包起来都是我善良。

真是大快人心,哈哈哈。

~善良表示我不认识你。

张月来到了善仁堂,一间不大的铺子。一半用来接待病人,一半都是草药柜子。

一个中年大夫坐在躺椅上哼着小曲。旁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伙计正在炮制药材。

看到张月进去,大夫站起来问道"这位夫人是看病还是拿药啊?"

“买药材。”张月把需要的药材说了出来。

听了价格不高,就打算每样先来个半斤。

贺大夫还是头一次见人买这么多药材,一时好奇,问道

“不知道夫人买这么多药性差不多的药材有何用啊?”

“哦,回家打算煮水泡脚用。”张月随口答到。

贺大夫心里想这还能泡脚?一脸不信,但看张月不愿意说,也没再问。把药包好交给张月,收了银子。

张月看天色不早就准备回家了。

还得把野猪杀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