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萌宝来袭,爹地宠妻超给力!》全文阅读

好看的小说《萌宝来袭,爹地宠妻超给力!》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云萝薄靳年,主要讲述了:顾云萝听言,不由得一怔。薄靳年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将被子铺在了地上,随后,躺了上去。“别多想,我只是怕你晚上有什么事,没人照顾。”顾云萝脸颊微微泛起了红润。缓缓地躺在床上,关了灯。房间里只剩下了一盏壁灯…

完整版《萌宝来袭,爹地宠妻超给力!》全文阅读

《萌宝来袭,爹地宠妻超给力!》免费试读第25章 当一个男人对女人产生好奇心……

顾云萝听言,不由得一怔。

薄靳年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将被子铺在了地上,随后,躺了上去。

“别多想,我只是怕你晚上有什么事,没人照顾。”

顾云萝脸颊微微泛起了红润。

缓缓地躺在床上,关了灯。

房间里只剩下了一盏壁灯,昏暗的灯光里,两人都格外的沉默。

在这诡异的安静中,顾云萝甚至能清晰地听到薄靳年的呼吸声。

她紧张的无法入睡。

可也不敢有大动作,只是僵硬的缩成一团。

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于听到薄靳年呼吸变得冗长。

猜他应该是睡着了,顾云萝这才放松下来,进入了梦想中。

而在她入睡后,薄靳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望了天花板片刻,他转过身,看向了床上的那一团。

幽邃的眸中,闪过一抹暗沉。

……

熊熊的大火,无尽的蔓延。

浓重、刺鼻的烟雾,裹挟着火舌,从四面八方袭来。

不管她往哪个方向跑,都无法逃脱。

体力耗尽,她跌坐在了地上,绝望地看着这一切。

打算就这样死去。

然而,就在这时——

突然有一只瘦小的身影,冲到她跟前,将她拼命地拉起来。

“云萝姐,别死呀。你不是被冤枉入狱的吗?你不是还想报仇吗?只有活下去,你才能洗刷身上的冤屈……”

顾云萝盯着那抹娇小的身影,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清莹,别救我了!你快出去!”

“不行,要走,我们俩一起走。”

女孩子的话音刚落,爆炸发生。

两人都被掀翻在地。

可那抹瘦小的身影,将她死死地护在身下……

她侥幸死里逃生,女孩却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

“清莹,别死……求求你……”

顾云萝痛苦的低喃,将薄靳年吵醒。

他蹙了蹙眉,缓缓地掀开了眼帘。

站起身,走到床前。

却见躺在上面的女人,额头冒着冷汗,满脸挣扎与绝望。

他伸出手,扣住她的肩膀,轻轻地晃了两下,“顾云萝,醒醒。”

连着唤了两声,都没得到回应。

薄靳年神情严肃,正打算采取更有效的措施。

可就在这时,顾云萝猛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做起来,一把死死地抱住他,大口的喘气,眼角也不停地往外溢出泪水。

“不要死……求求你……”

她不想再背负一条人命!

薄靳年愣了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扣住了她的肩膀,“你刚才在做噩梦,那些都不是真的。”

耳畔响起熟悉的声音,顾云萝渐渐地从梦魇中醒来。

她泪眼朦胧的望着薄靳年,想说什么。

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只有她知道,那不是噩梦,是真实发生的。

在监狱里,有个女孩子为了救她,失去了自己的命。

她答应过清莹,要为她完成设计师的梦想,为她调查清楚当年的真相,把她的骨灰还给她的亲生姐姐。

所以,自己不能死。

顾云萝松开了手,低垂下了眼帘:“抱歉。”

仿佛在一刹那,她将自己缩成了一个刺猬,把所有柔软都包裹在腹部,留下了重重的刺。

薄靳年看着这样的顾云萝,心头莫名的不爽。

可他自己也不清楚,在不爽什么。

默了片刻。

薄靳年后退了一步,拿了包纸巾,丢到了她旁边。

“把眼泪擦干。”

他语气很冰冷。

可顾云萝觉得很暖心。

“谢谢。”

拿起纸巾,擦去眼角的泪光,顾云萝再没了睡意。

看向薄靳年道,“薄先生,我不困了。不如,你上床睡吧。”

“你觉得,我会跟一个伤患抢床位?”

薄靳年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没等她回复,又道:“才凌晨三点多,再睡一会。医生说了,多休息,少运动,对你的伤口恢复的比较有利。”

顾云萝听话,乖乖的躺回了床上。

房间再次恢复了安静。

顾云萝心头的情绪,却久久无法平静。

“清莹是谁?”

床下忽然传来了一道冷冽的询问。

顾云萝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是薄靳年在问自己,“是我一个朋友。”

“她出什么事了?”

薄靳年说出口,突然有点后悔。

自己干嘛好奇这个女人的事?

顾云萝抿了抿唇角,没有回答。

“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薄靳年合上了眼帘,打算继续睡觉。

却听到顾云萝嗓音带着哽咽,缓缓地说:“我被关押在监狱时,有人故意纵火,她为了救我,死了。死的时候,只有十九岁。”

那个善良的女孩,死在了如花一样的年纪。

时至今日,她依然记得,清莹躺在她怀里,一点点地失去温度的场景。

薄靳年能感受到她浓浓的悲痛。

心脏仿佛被什么锤了一下。

“你当初要能冷静,没推顾云烟那一把,也不会被送进监狱。”薄靳年冷静的说,“为了一个男人,落得五年牢狱之灾,受尽痛苦,值得吗?”

当然不值得!

顾云萝死死地攥住自己的手心,压下心头的滔天怒火,一字一句道:“我没推顾云烟,也没害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顾云烟故意的,一切都是为了陷害我。连监狱里的那场火灾,都是她找人搞的。”

话到最后,太过激动,忍不住拔高了嗓音。

可说完——

回应她的是一片死寂。

顾云萝的心头瞬间被浇了一盆冷水,凉了个通透。

她缓缓地勾起唇角,露出了抹讽刺的笑容。

是啊……

谁会相信她的话呢。

哪怕有一个人信,她当初也不会被那送进监狱。

薄靳年是薄宴的小叔。

即便两人不对付,也不会站在她这边。

顾云萝难受到了极点,泪水滚滚落下。

薄靳年听到,泪水滴落在被子上的声音。

滴答,滴答……

每一滴泪都饱含了屈辱和磨难。

无声的诉说着,她过去五年受过的折磨。

薄靳年缓缓地吐了口气,“若是你没做过,那就向世人证明自己的清白。”

顾云萝猛然睁开了眼睛。

“薄先生,你信我?”

“我不信任何人的片面之词。”薄靳年平静无波,“不过……顾云萝,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证明,自己对我有用,我就给你足够的支持,让你去证明自己的清白。””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