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萧少的暴躁小祖宗羲和萧夜白,萧少的暴躁小祖宗小说免费阅读

萧少的暴躁小祖宗》又名《温养玫瑰》 ,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可一世的甜文杀手,主角是羲和萧夜白。躁郁症天才少女×矜贵深情霸总排雷:女主性格因为心理疾病的原因并不完美!有些偏执,但绝对甜宠!无恶毒女配,男主专一深情文案:“怎么着,萧大少,又被你家小祖宗挠了?”京城富二代聚会时,一位好友调侃道,惹得众人哄堂大笑。坐在中间的男人手指夹着烟,烟火泯灭,勾了勾薄唇,说道:“最近跟我闹呢,非要结婚呢!”回到家里的以后,萧夜白单膝跪在地上,给女孩穿着袜子,低声下气地说:“宝宝,领证吧,好不好?”

萧少的暴躁小祖宗小说免费阅读

内容赏析

“啪”地一声。

一桌刚做好的早饭被坐在桌前的女孩全部扫落在地,碗碗碟碟碎了一地,几个佣人站在那里,大气不敢出一下,生怕再惹到这个小祖宗。

羲和难过地坐在桌前掉眼泪,白嫩的小脸微鼓,紧握的小拳头展示了女孩此时此刻的愤怒。

场面一度僵持。

“怎么回事?谁惹到夫人了?”

低沉磁性的男声从别墅的门口传来,羲和闻声扭头看了一眼,又飞快地把头扭了回去,只是嘴巴撅得更高了。

佣人如释重负,上前恭敬地接过男人的黑色大衣,小声说道:

“先生,按照您的吩咐,今天早餐里面的牛奶没有加糖,夫人可能因此不高兴了”

萧夜白听完以后摆了摆手,说道:

“你们先去把地上收拾一下,不要让碎片伤到夫人”

说完,便走向还坐在桌前生闷气的羲和,温柔地把女孩像抱小孩一样抱起,离开了一地狼藉的餐厅,走到了落地窗前。

前一天刚下过雪,现在出了太阳,整个院子里面波光粼粼。

似是萧夜白从外面带回来的寒气让怀里的女孩感到不舒服了,于是嫩白的小手微微推了几下男人的胸口,小声嘟囔了几声,似是在表达不满。

萧夜白也不在意,吻了吻女孩软嫩的小脸,嗅着她的头发,似低喃地轻声说道:

“宝宝今天好乖啊……嗯?”

他对于怀里的女孩有着极度的迷恋,每当和她在一起时,仿佛他才是那个患有皮肤饥渴症的人。

从旁边经过的佣人听到这句话,脚步顿了一下,心想也是,和之前夫人干的事情比起来,今天早上只是毁了一桌子饭,确实算得上很乖了。

羲和闻言抬头打量着抱着自己的男人,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和她身上的高腰白色蕾丝吊带裙形成了鲜明的颜色对比。

男人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无疑,这是一个俊美到极点的男人。

可羲和却不满地拽了拽男人的领带,萧夜白随即揉了揉女孩的脑袋以示安抚,温声说道:

“刚刚出去见客户了,粉色的领带显得不正式,我待会去换好不好?和和乖……”

羲和不喜欢他像哄小朋友一样哄自己,但她又享受这样的感觉,最终还是趴在了男人的肩头,怏怏地说道:

“不甜,不喜欢,扔掉”

三个短句,仿佛用尽了女孩所有的力气,算是解释了今天早上闹剧出现的原因。

羲和刚熟悉中文,只能说简单的单词,句子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难度。

萧夜白剑眉一挑,对于怀里这个小家伙主动解释颇感意外,看来治疗还是有些效果的。

“乖乖,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如果你能坚持一周的早餐牛奶里面不放糖,等到周末那天我送你一罐子糖果好不好?”

萧夜白轻哄着说道。

羲和眼底立刻亮起了光芒,看向刚刚做出承诺的男人,似乎在确定话语的真假。

精神病的思维就是这样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萧夜白宠溺地笑了笑,“我和你拉钩好不好?”

羲和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先去吃早饭,先把我的和和喂饱”

萧夜白抱着人回到了餐厅,佣人已经重新做了一份早饭放在餐桌上,一杯不加糖的牛奶和一份三文鱼三明治,是羲和最爱的早餐模式。

“再多吃几口”

萧夜白看着吃了几口三明治,喝了几口牛奶就结束早饭的羲和,皱着眉催促道,然后女孩拿起三明治再胡乱地啃几口。

这是每天早上西郊庄园都会发生的一幕,佣人早已习以为常,他们的这位太太年纪实在是小,身体也不好,还有各种心理疾病,隔几天就要发作一次,搅得整个别墅都不安宁。

偏偏他们先生对这位小太太宠得不得了,跟宠祖宗似的,有求必应。

“太太,不喜欢!”羲和不满地说道,她觉得自己还没有19岁,算哪门子太太,这样喊把自己喊老了呢!

萧夜白在这种问题上不会退步,“宝宝,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八次了,现在是第九次了,这次的答案仍然是不可以”

羲和撇了撇嘴,不再做声。

“明天就要开学了,和和开不开心?”

每次两人在一起时,萧夜白都尽量制造一些聊天的话题,因为这样有助于女孩病情的恢复,但大部分时间都不会得到回应,这次也不例外。

但他也不在意,接着说道:

“和和这个学期的课表有三天早课,怎么办?你这只小懒虫不能睡懒觉喽!”

羲和不满地把手中的乐高扔在了地上,整个人气得咕嘟咕嘟冒泡,她讨厌冬季学期!有烦人的早课,上午八点就要到教室。

可她喜欢上学,于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产生了,这个矛盾虽然不能解决,但是可以转移,所以羲和怒气冲冲地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萧夜白,来转移这个矛盾。

萧夜白无辜地眨了眨眼,摊了摊手说道:

“这个和我没关系,和和怎么可以迁怒于我呢?”

羲和仍然气呼呼地看着他,仿佛在说:你就不能让教学办的人把课表改了吗?

“我也想啊宝宝,可是改不了了,这几位教授别的时间还要去给博士和研究生上课,所以就委屈我们和和了”

羲和听到教授的时间不能动的时候,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下了脑袋,算了吧,她还挺喜欢冬季学期这几位教授的课呢!

“好了好了,和和不难过了,我天天要送你去上学,也要那么早起呢!”

萧夜白安慰着失落的女孩。

还没到中午,羲和已经体力耗尽了,窝在男人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萧夜白的心也沉了沉,和和现在嗜睡越来越明显了……

他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心里面自责不已,他应该早点听医生的话减少和和日常糖分的摄入量,可他每每看着女孩可怜巴巴地望向他,问他要糖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心软。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情况,羲和对于糖分的过于依赖导致体力严重下降,动不动就累的大喘气。

白天睡觉,晚上精神,净用来折腾他了,他怎么就爱上了这么一个小祖宗,萧夜白笑着摇了摇头。

羲和没睡多久就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突然想到萧夜白还没有换上粉色的领带呢!

于是立刻翻下床,走到两人的衣帽间,打开领带抽屉,拿起一众深色领带里面最扎眼的粉色的领带,朝着书房走去。

进去以后,萧夜白正在开视频会议,看到小家伙又是赤着脚走路,低声说了句“暂停一下”,起身走到羲和的身边,把女孩抱起,又回到办公桌前。

羲和不满他突然抱自己,坏脾气地把桌子上的钢笔摔在了地上,萧夜白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因为女孩长时间生病,暴力倾向已经渗入生活的方方面面了。

高大的男人低下头低声温柔地哄道:

“我向和和道歉,下次要抱你一定提前征得你的同意好不好?这次可以先原谅我吗?”

小家伙因为一直生病的原因,内心别扭的很,情绪也起伏不定。

在皮肤饥渴症没有发作时,对于一些两人之间交亲密举动的问题特别敏感,除了今天早上女孩处于情绪波动期,抱她不用征得同意之外,其他基本都是要她点头的。

羲和点了点头,算是原谅他了,然后举起了手中的粉色领带,晃了晃,萧夜白配合地解下衬衣上的领带,然后低头,让女孩给她系粉色的领带。

羲和打领带的速度很快,几秒钟就系好了一个漂亮的温莎结,黑色的衬衣配着粉色的领带,怎么看怎么诡异,可羲和却是满意极了,小脑袋靠在男人的胸前,乖巧不已。

萧夜白宠溺地笑了笑,任由女孩赖在他的身上,然后低声对着还在亮着的电脑屏幕,说道:

“继续!”

声音不似对着女孩说话时那么温柔,带着一丝冷酷与清冽。

屏幕那边的人都看呆了,刚刚老板没有关摄像头,也没静音,他们把两人之间的互动以及自己老板低声下气的道歉态度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女孩看不清脸,只露了一个尖细精致的下巴,似乎是极漂亮的,其余部分都被自己老板用西装遮了个严实。

他们只知道老板在公司称自己已婚,并且还有传言他两年前从伦敦回来接管家族企业时带回来了一个精神有问题但及其美丽的女孩,可惜保护得太好,一直养在西郊庄园,没有人见过具体的样貌。

现在看来,估计就是怀里那位了。

众人也不敢多看,老老实实地开始汇报工作。

继续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