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林韵儿商衍小说偏执前夫,他又来追我啦全文免费阅读

偏执前夫,他又来追我啦》是以林韵儿商衍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哼~”商衍那张冷峻的脸庞浮现不屑的神色:“林韵儿,你那么有本事,现在搬家离开啊!”他不信林韵儿真的会搬家,不过是在虚张声势。林韵儿在商家住了十几年,早把商家当作自己的家,她对商家的感情并不比他低。这…

主角叫林韵儿商衍小说偏执前夫,他又来追我啦全文免费阅读

《偏执前夫,他又来追我啦》免费试读第39章 全还给你,心也还你

“哼~”

商衍那张冷峻的脸庞浮现不屑的神色:“林韵儿,你那么有本事,现在搬家离开啊!”

他不信林韵儿真的会搬家,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林韵儿在商家住了十几年,早把商家当作自己的家,她对商家的感情并不比他低。

这句话却一下子戳中林韵儿的心肺,火气马上狂飚起来。

“好,我马上就离开。”

她气咻咻从被窝爬起来,哗啦地打开衣柜拎出行李箱,使劲地往里面装衣服,装生活用品。

商衍不疾不徐地坐在床头,摸出香烟熟练地点燃。

过了约莫十分钟后,他冷睨着拉上行李箱准备走人的林韵儿:“你手上拎着的行李箱是我送给你的二十岁生日礼物。”

“我还给你行了吧!”

林韵儿怒火中烧地打开行李箱,拿起一个袋子快速地往里装东西。

商衍慢悠悠地吐出一圈烟雾,面无表情地提醒:“这些衣服也是刷我的卡买的吧!”

火上浇上油,怒火烧得更旺盛。

林韵儿雄赳赳的丢掉衣服,以及其他生活用品,最终只装了各种证书,还有来时抱着的全家福。

她倔强的抬头直瞪着商衍:“我什么都不要你的,这样你满意了吧!”

商衍嘴里叼着细长的香烟,微眯着眼锐利的视线落在林韵儿的身上。

他薄唇轻启无情地说:“你确定什么都不带走吗?”

“对,我才不稀罕你的东西。”

“那你把身上的睡衣脱下来,这应该也是用我的钱买的吧!”

林韵儿瞪大眼珠子,匪夷所思地看向商衍。

他竟然如此小气,如此没风度!

商衍指尖捏着烟蒂,勾唇冷笑,笑意芒寒:“林韵儿,刚才你不是叫嚣着什么都不带走吗?既然你做不到,就不要说狠话,你老老实实地住在家里……”

“我脱行了吧!”

愤怒如席卷一切的怒火,将林韵儿最后的一丝理智都烧毁掉了。

她讨厌极了商衍用那种傲慢与不屑的目光看着自己,仿佛她就是他身上的寄生虫。

除了向他索取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这次她要向他证明,哪怕没有他商衍,她也会过得很好。

商衍挑起锋利的眉梢,傲娇地讽刺:“好啊,你有本事就脱。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拿离家出走威胁我……”

话没说完,他瞧见林韵儿真的伸手去解睡衣的纽扣,露出一大片雪白。

靠!

这个妞子认准死理,要较真了。

商衍怎么可能真的让林韵儿脱衣服。

他忙不迭掐灭香烟,疾步跑上去阻止她的行为:“林韵儿,你别胡闹了。”

林韵儿委屈地通红着眼怒视商衍:“你不就是想羞辱我是个废物吗?我吃的,用的都是花你的钱,我还给你,全都还给你。”

心也还给你,我再也不爱你了。

她边愤怒地说着,边继续解开睡衣的纽扣,

商衍握住林韵儿的手,触手全都美好得不像话的柔软。

他的手都隐隐发起烫,放低音调哄道:“小丫头,你乖,别闹了,我赚那么多钱,不就是给你花的吗?”

“商衍,从今天起,我再也不花你的钱。”

“你不花就不花,咱们不脱衣服行吧?”

林韵儿气得泪花模糊了桃花眼,抿着唇气呼呼地控诉:“你让我脱的,你别拦着我,我脱了还给你,就再也不欠你的。”

在挣扎间,睡衣沿着左边的肩膀滑落下来,露出修长冷白的天鹅颈,精致诱人的蝴蝶锁骨…..

这幅活色生香的画面直直地刺入商衍的眼里。

他呼吸一紧,心都漏掉一拍。

随之,心开始快速地跳动,砰砰砰,全都乱了节奏。

此时的商衍如置身于火海之中,全身的血液都被烤得剧烈地沸腾起来。

他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啊!

商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欲望,厉声训斥:“林韵儿,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松开手,我还睡衣给你。”

林韵儿完全陷入愤怒的迷障之中,不管不顾地去掰扯商衍的手。

只要他一旦松开手,她真的会脱掉睡衣。

商衍的太阳气的突突地跳动起来,清楚劝是劝不住发疯的林韵儿。

他直接拦腰抱起林韵儿,麻溜地转身将她摔入被窝里,再卷起被子盖住她的身体。

她再这么闹腾下去,他都快保证不了做出禽兽的事情。

林韵儿气恼地甩开被子,不服气地瞪着商衍:“你不是赶我走人吗?你抱着我上床干嘛?”

商衍眼看着林韵儿又要溜下床,伸手一把扯回她按死在被窝。

紧接着,他也死死地压在她的身上,露出很无奈的神色:“我的小祖宗,就算是我求你,你别闹行吗!”

“你才是闹,我没有闹,我就是要搬出去住了。”

林韵儿伸手使劲地去推商衍。

可商衍常年健身,全都是腱子肉,现在她如同巨蟒缠住的小羔羊,根本挣脱不了。

商衍索性抓住林韵儿的手按在头顶,从上而下直直地盯着她:“那你倒是说清楚,你在我的面前脱衣服算什么回事?还是你学了新花样,打算来个色诱呢?”

这句话像是一桶冰水从林韵儿的头顶浇灌下来,她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

刚才她是疯了吗?

居然在商衍的面前脱衣服!

不过真的验证林可人说的那句话,她就是算是在商衍面前脱光衣服,他也不会看她一眼,更不会心动。

商衍见林韵儿默不作声。

他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声说:“韵儿,最近我真的很累,你别再闹事行吗?”

“好!”

林韵儿敷衍着回道。

反正一直以来,他都只会要她乖,不要闹事。

商衍看着林韵儿淡漠的神情,心里也不太舒服。

他俯身轻蹭着她的额头,放低音调安慰道:“韵儿,我们如同前段时间那样相处好吗?”

“好!”

“你不要再折腾了,我说过只当你是妹妹。”

“好。”

“依依挺不容易的,你别为难她了好吗?”

林韵儿的心尖猛地揪痛一下。

柳依依不容易,就能抢人家丈夫,使用各种手段污蔑她,辱骂她,辱骂她的父母吗?

商衍轻抚着林韵儿的脸颊,眼里满是疲惫:“你在我们的情分上,对柳依依好一点可以吗?”

林韵儿鸦青色的睫羽微颤,身体也微微发抖。

她和商衍的情分?

现在她和商衍的感情,成为他为别的女人求情的情分。

杀人诛心,莫过如此了吧!

她缓缓地抬起眼睛,看向商衍心灰意冷地回道:“好!”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