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独孤倾儿夙煜铖小说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宠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宠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独孤倾儿夙煜铖,主要讲述了:做完这一切之后,独孤倾儿用一个玉瓶准备采血以便研制解药,然而找了半天,她都没在房间找到什么利器,最后她心一横,拿起夙煜铖的手指,放进嘴里微微用力。马上,鲜红的血液在独孤倾儿的嘴里蔓延开,她连忙用玉瓶将…

主角叫独孤倾儿夙煜铖小说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宠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宠》免费试读第十七章 熟悉的气味

做完这一切之后,独孤倾儿用一个玉瓶准备采血以便研制解药,然而找了半天,她都没在房间找到什么利器,最后她心一横,拿起夙煜铖的手指,放进嘴里微微用力。

马上,鲜红的血液在独孤倾儿的嘴里蔓延开,她连忙用玉瓶将他的血液接住。

之后简单包扎了一下,就拿着灯笼准备回去。

走到院子里时,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天空一片漆黑,连月亮都看不见。

现在已经宵禁了,就算她是郡主,也绝对不能触发大雍的律法,独孤倾儿眼中闪过一丝烦躁。

她最终选择转身走向偏殿,打算在耳房凑合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独孤倾儿是被门口下人们说话的声音吵醒的。

她蹙着眉头,看向门口,突然察觉到自己不是在靖安王府,一想到自己留宿的原因,便急忙起身穿衣,走向夙煜铖的卧室。

夙煜铖还没有醒。

“应该也差不多到醒的时间了吧?百解丹至少能压制他身上的毒三天才对。”独孤倾儿自言自语道。

她担心有什么自己没查出来的病,急忙拉起夙煜铖的手腕,给他诊脉。

“奇怪,脉象平缓,呼吸匀称,应该没事啊。”

可能是昨晚疼了一晚上,现在有些累。

独孤倾儿正欲起身,让他多睡一会的时候,突然,她的手臂被人一拉,她整个人顺势倒在床上。

她还没搞清楚自己怎么就跑到床上来了的时候,看到皇叔举起了右手,做出了攻击的动作。

皇叔可是战神!

那一掌下去还不得要了她的命?

独孤倾儿急中生智,急忙大叫:“皇叔,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还在发懵的夙煜铖猛地惊醒。

他睁开眼睛,便看到自己身上的独孤倾儿。

“是你啊。”他松开手,神色有一瞬间的怔然。

刚才,他在独孤倾儿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独孤倾儿赶紧从床上下来,甩了甩自己的手腕。匆忙之中,心虚地瞥了一眼床上的夙煜铖,心跳的砰砰直响。

刚才被夙煜铖一拉,她的鼻子凑近夙煜铖的胸口,在他的胸口处闻到了一个很熟悉的气味,那个气味独孤倾儿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

就是她在破庙里被人欺辱那晚,她在那个男人的身上的味道。

可是……皇叔身上怎么会有那个男人的气味?

独孤倾儿猛地抬头,看向夙煜铖。

该不会……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皇叔呢?

皇叔不爱亲近别人,尤其是女人,他身边的女人屈指可数,还全是下人。

虽然和皇叔走的不近,但两辈子了,关于皇叔的传言她多多少少听到些。据说皇叔这人不近女色,曾经有无数女人投怀送抱,皇叔从来没有要过。

再看看自己,不过是一个还没有及笄的小丫头,皇叔应该不至于想不通,对她有那种行为。

“怎么了?”

夙煜铖察觉到独孤倾儿表情中的异样,低沉着声音问。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一件事。”独孤倾儿看着夙煜铖,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是问问又没有什么问题,她不动声色地问:“皇叔,上月十五号我来找过你,但是你不在,去了哪里啊?”

“上月十五?”夙煜铖做出回忆的样子,那天的记忆一直刻在他脑海中,但是这种事情怎么能对独孤倾儿说呢?

她还没有及笄,年龄尚小,若是追根究底地打听什么,他不好应付。

他面不改色道:“去和几个大臣谈事情了,怎么了?”

独孤倾儿松了一口气。

虽然她知道不太可能,但是听到夙煜铖的回答还是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皇叔,那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皇叔了。

“不过你上月十五号来找我有何事?”

能有何事?不过是编个理由问问,若是皇叔刚好在,她便说是自己记错了时间。

猝不及防地被问到,她一时间想不到回答,纠结的时候摸到袖口的请柬,计上心头。

她赶紧从袖口将请柬拿出来,双手呈上:“皇叔,我是来送请柬的,毕竟是我的及笄礼,皇叔怎么能不参加呢?”

看到请柬,夙煜铖一向深沉的眸子透着些亮光。

他原本以为独孤倾儿不愿意让他去她的及笄礼,谁知她上个月十五号就来送过请柬了。

“郡主,请柬交给下人就好,就不用白跑一趟了。”夙煜铖接过请柬,放在床边的桌子上。

“那怎么行?”独孤倾儿心中有愧,干巴巴地笑笑说:“皇叔对我这般好,我的请柬也该亲手送到皇叔手上才是。”

夙煜铖眼中的光灼伤了她的心,她不敢想象,上辈子的夙煜铖该有多失落。

“嗯,皇叔收下了,皇叔一定去。”夙煜铖看见她明媚的笑容,手不由自主地伸向她的头,在她的头上揉了揉。

“好,我在家等着皇叔。”说完,她又想起了什么,赶紧问:“对了,皇叔,你身体中的毒是什么时候有的?”

夙煜铖抬头看着她,见她脸上带着倦容,明显是昨晚没有睡好。

难怪他觉得昨晚谁来过,之前还以为是下人,原来是倾儿。

他摇摇头:“本王也不知道。”

一想也是,若是知道的话毒应该已经解了。

“你体内的毒有些日子了,而且是最难解的蛊毒,如今毒已经深入骨髓,我不敢保证我能完全治愈,若是想治疗还得让我师兄来京一趟,回去之后我马上联系师兄,让他过来。”

跟师兄比起来,她善用毒,师兄更善医。

夙煜铖摇头:“不用了,我用内力是可以压制的,只是之前太累,没有休息好,昨晚才又犯病了。”

“殿下,你这哪里是没有休息好才犯病的?”管家走进来,急忙说。

他昨夜找了府医来看,府医连连摇头,说幸好是有人给王爷服用了解毒之物,不然王爷能不能撑到今天都是两说。

管家之前还疑惑,是谁给王爷服用了解毒之物,现在听到这谈话,才终于相信,竟然真的是昨夜唯一在场的小郡主救了王爷。

现在郡主还说她师兄可以治疗。

这么好的机会,殿下竟然说不用,医仙谷的人神出鬼没,一般人很难见到的。

管家走到独孤倾儿身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眉毛都快蹙到一起去了。

“郡主,王爷中毒依旧,每过几日,就会全身挖骨般的疼,如果你有解毒的办法,求你一定要救救殿下,老奴给你跪下了。”

说着管家就要朝着独孤倾儿跪下去,独孤倾儿连忙将他扶起来。

然后回头看向夙煜铖:“皇叔,你就别和我客气了,我和师兄已经好久不见了,他来京城也正好可以和我叙叙旧。你从小对我多有照拂,我不会看着你中毒不管的。”

夙煜铖知道独孤倾儿是她医仙谷的人,连她都不敢保证能解毒,这毒必然十分棘手。

也是,如果不棘手,他不至于忍受那么久的痛苦,却毫无办法。

见独孤倾儿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夙煜铖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