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已完结小说《天命抬棺人》最新章节

火热小说《天命抬棺人》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宋乾江婉儿,主要讲述了:“吼……”愤怒的咆哮响起。猩红的煞气不断从锁链团中冒出,整座阵法隐隐颤抖起来。法阵修复完成,这头绝世凶煞再次失去了脱困的希望,变得异常狂暴起来!挣扎动静越来越大,锁链看上去随时就会崩断一般。这…

已完结小说《天命抬棺人》最新章节

《天命抬棺人》免费试读第四十章:蛊惑人心

“吼……”愤怒的咆哮响起。

猩红的煞气不断从锁链团中冒出,整座阵法隐隐颤抖起来。

法阵修复完成,这头绝世凶煞再次失去了脱困的希望,变得异常狂暴起来!

挣扎动静越来越大,锁链看上去随时就会崩断一般。

这般动静,让我不由提心吊胆起来。

这时,法阵大亮。

二十一根石柱全部亮起,石柱上的本源之物中,一道道煞气被抽取到锁链之上。

此外,绝世凶煞爆发的煞气也被锁链吸收,锁链获得了极大强化。

法阵中心的绝世凶煞,再次被锁链缠得密不透风。

挣扎声逐渐停止。

我刚松了一口气,忽然,一道仿佛来自幽冥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

“人类,助吾脱困,吾可供你驱使百年。”

我意识到这是绝世凶煞的声音,本能地就要拒绝。

但不知为何,心底涌出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答应它,放出它。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朝石柱走去,想要推倒石柱。

就在这时,因为绝世凶煞不再挣扎,平息下来下来的法阵,光芒恢复了正常。

这小小的变故惊醒了我。

看着即将倒下的石柱,我顿时一身冷汗,赶忙收回双手。

差点就着了它的道,我不禁一阵后怕。

这头绝世凶煞,竟然能蛊惑人心!

我忽然想起独眼男子死去的同伴。

他恐怕就是受到这样的蛊惑,才会失了智般,毁坏石柱,想要放绝世凶煞出来。

这头绝世凶煞,在我的心中的危险程度,再次上升了一个等级。

我有些狼狈地收拾好东西,慌忙走出法阵,生怕被再次蛊惑。

法阵之外,我精疲力竭地坐倒在地。

这一整天折腾下来,早已是身心俱疲,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

不过,内心生出了一股成就感。

一座封印绝世凶煞的法阵,就这样被我修复了!

虽然修复没有涉及核心的锁链,但想要修复石柱,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其中,需要对阵法原理有很高的理解。

“什么时候,我也能开创属于自己的,能够封印绝世凶煞的法阵啊!”

看着这座法阵,我不由心驰神往。

同时我也明白,抬棺人之路,还有很长!

恢复了些精力,我最后看了眼法阵,便踩着皑皑白骨,穿过青铜门。

随着一声沉重的声响,青铜门完全被我关闭。

门内,一道充满暴戾与不甘的咆哮响起。

我的内心沉重起来。

不管是封印之地也好,养煞之地也罢,这座深坑仍然存在隐患。

里面的绝世凶煞不彻底除去,实在令人放心不下。

可这不是我眼下能做到的事。

我叹了口气,迈着蹒跚的步伐,回到了井底。

井壁上垂着一根绳索,我用力拉了拉,发现还算结实,便打算往上攀爬。

井上传来一个声音。

“宋先生,是你吗?”声音带着试探,还有些畏惧。

“是我。”

听到我回答,井上之人松了一口气:“稍等宋先生,我们这就拉你上来。”

到了井上,我让几人将剩余的几根石柱搬来,覆盖在了井口。

随后便坐着货车,回到了江家。

天色已经再次黑了下来。

江婉儿见到我,神色转忧为喜。

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看了一旁的江总以及林广杰,又安静下来。

“宋小兄弟,事情怎么样了?”江总首先开口问道。

“暂时解决了,不过……”说道这,我犹豫了一下,最后是决定隐瞒事情的真相。

井底发生的事太过于离奇,说出来难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于是我继续道:“后院的游泳池底下有口井,井底下还有些麻烦。”

林广杰脸色微微发白。

“林总不必担心,等过阵子我准备充足了,再来彻底解决它,在此之前,林总找人把井口封一下,避免有人误入。”

林广杰连忙答应下来。

不过看神色,显然已经打定主意,要放弃那栋别墅了。

“林总,贵夫人和小姐的情况怎么样了?”我问道。

“托宋先生的福,她们已经可以吃些流食了,医生说过两天就可出院了。”

“那就好,对了,那个我让人送去医院的独眼男子,现在怎么样了?”

“外伤不致命,医生已经处理过了,现在他还在医院昏迷不醒。”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独眼男子的事,也要抽空解决。

林广杰忽然道:“宋先生,麻烦您把卡号给我,一百万报酬我马上打过去。”

报酬……闻言,我沉吟起来。

抬棺匠有这么一条规矩,帮人办事必须收钱,这是了结因果的必要环节。

上次帮曹家办事,曹家事后也给了两百万报酬。

此时林广杰说起报酬,我倒是有些犯难。

按理说,林家找我的主要目的是救醒林家母女,这一点早已完成。

但井底深坑的绝世凶煞还未彻底解决,现在就收报酬,多少有些虎头蛇尾。

于是,我缓缓道:“报酬先给一半吧,等我彻底将井底的麻烦解决了,林总再给剩下的一半。”

林总爽快道:“没问题。”

我将卡号给林广杰之后,五十万很快就到账了。

“嗯,既然事情告一段落,我就不久留了。”

我正打算告辞回出租屋,江总突然叫住我。

“小兄弟,天这么晚了,就在我家歇一晚上,吃个饭明天再走吧。”说着,不由分说拉着我坐下。

我见推脱不得,便只好应了下来。

江总对玄门之事很感兴趣。

吃饭时不停问这问那,我便把一些风水之类的常识给他说了说,听得他咂舌不已。

江婉儿和林广杰也在一旁听的津津有味。

吃完饭,我借口劳累,才终于摆脱江总的喋喋不休。

劳累一天,此时躺在江家别墅的客房床上,我只觉浑身肌肉酸痛,头也昏呼呼的。

于是匆忙洗了个澡,便打算休息。

刚要睡着,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宋乾,你睡着了吗?”

我听出了是江婉儿的声音,于迷糊糊打开门。

“怎么了婉儿?”

江婉儿脸色一红,眼神有几分羞恼。

我意识到自己唐突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