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你是时间的嘉许》txt全文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你是时间的嘉许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林跃魏知南,主要讲述了:林跃将身上沾了奶油的外套脱下来,扔进洗衣机,推开卧室门,满屋子的气球和花瓣,只是气球蔫了,花瓣也都变得枯黄。原本是满屋子的甜蜜,如今只剩满屋子的冷。林跃去开了暖气,又找了药箱过来简单处理了一下额头的伤…

小说《你是时间的嘉许》txt全文阅读

《你是时间的嘉许》免费试读016 生日快乐

林跃将身上沾了奶油的外套脱下来,扔进洗衣机,推开卧室门,满屋子的气球和花瓣,只是气球蔫了,花瓣也都变得枯黄。

原本是满屋子的甜蜜,如今只剩满屋子的冷。

林跃去开了暖气,又找了药箱过来简单处理了一下额头的伤。

想着也是惨,生日当天还要受伤,好在伤口并不深,应该不会留下疤痕。

林跃涂了药,继续戴好帽子将伤口遮伤,回到卧室,从包里掏了根蜡烛出来点燃。

生日总要过的,即便是自己一个人。

林跃还给自己唱了首生日歌,闭着眼睛许了愿,再睁眼的时候面前已经站了个人。

烛光摇曳间她觉得应该是梦境,直到他在烛光中坐了下来,跟她说:“吹蜡烛吧。”

林跃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下午被林兰心骂的时候她没有哭,蛋糕被砸烂了也没有哭,额头被敲出血也没有哭,可陈年一句“吹蜡烛吧”,她低头瞬间哭得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一根蜡烛都烧灭了,林跃也没能止住哭声。

陈年也不哄,把那盒蜡烛捡起来,问:“粉红色的好不好?”他挑了根粉色的蜡烛重新点上,拉了拉林跃的手,“许个愿吧。”

林跃抬头,哭得更加厉害。

陈年终于笑了出来,“干嘛呢,就这么不想见我?”

林跃摇头,鼓起腮帮子把蜡烛吹灭了,人还在一抽一抽,陈年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好不容易情绪稳定了一点,林跃问:“你怎么会来这?”

“这房子我也有份的!”

确实,去年开始两人搬到一起合租,尽管最近大半年陈年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来住,但他也承担了一半租金。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问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是突然,已经在车里等了一晚上。”

林跃这才想起来,刚上楼的时候单元楼门口确实停了辆商务车。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今天过来?”

“答应过你,会尽量陪你过每一个生日,我不想食言。”

林跃觉得自己的眼泪又要出来了,赶紧把头别过去。

陈年是第一个帮她过生日的人,当年在清水镇的福利院,没有蛋糕没有蜡烛,但他偷偷存了几颗糖给林跃当礼物。

他说将来会陪她过一辈子生日。

小孩儿不懂事,总以为一辈子很容易。

林跃用手盖住眼睛,但眼泪还是会从指缝里渗出来。

陈年搂了搂她的肩,“别哭了,拆礼物吧。”

一整堆礼物呢,像座小山似的,林跃一个个将盒子拆开,耳机,围巾,手链,钥匙扣,CD……五花八门,但每一样都是林跃欲望清单里的东西。

最后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躺了几张纸。

“这是什么?”

陈年突然就要去抢,林跃躲了下,翻开看了眼,是首谱子。

“你写的?”

“下一张专辑的主打曲目,本来想你生日的时候可以先唱给你听。”他最终还是把那首歌要了过去,林跃没强求,因为知道自己已经没立场。

礼物堆了一地,林跃并不矫情。“谢谢!”

陈年笑,“你以前也没跟我这么客气!”

林跃:“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好不容易热起来的气氛瞬间又被拉至冰点,双方都沉默着,最终是陈年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屋子里的安静。

来电是助理,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到机场。

“明天上午BJ有个签售会,我今晚要赶过去。”

林跃嗯了声。

自上次见面之后两人便没再联系,即便网上闹得沸腾,林跃在微博上发了分手声明,他也没再给个只言片语,可是却冷不丁又回来陪她过生日。

生日过完了,他要重新去赶路,两人也没有提关于这段感情的只言片语。

似乎都在有意识地逃避什么,或者忽略什么。

“陈年!”

已经快要走出卧室的陈年转过身来,林跃仍旧坐在地上,身后是枯萎的气球和花瓣。

“还有事?”

林跃笑了笑,看着眼前的男孩,高高瘦瘦,穿了一身黑衣,左耳戴了枚银色耳钉,帽檐压得很低,只露出下部分脸,但林跃可以想象他藏起来的那双眼睛,不笑的时候有点冷,笑起来又像暖阳下的风。

这是她喜欢了很多年的男孩啊,曾陪她度过最晦暗的岁月,也是她漫漫长夜里的光。

“没什么,注意身体!”

陈年笑了笑,“送送我?”

“好。”

林跃陪他到门口,陈年的脚步迟迟没有跨出去。

林跃见他站着不动,又问:“还有事……”话没说完,陈年转过来一把将她揽到怀里,他个子高,含腰把头埋入林跃颈窝中。

“能不能不分开?”他的声音沙哑低暗,像是受了伤的人在撒娇。

林跃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陈年,你别这样。”

“可是你明明对我还有感觉!”他松开林跃,直勾勾地盯着她,带着某种笃定的审判。

林跃别过头。

陈年抬起手,指腹轻轻擦过她的眼角,沿着面部轮廓往下,林跃觉得每一寸皮肤都在痉挛,只能连眼睛也一起闭上。

楼道里安静得异常,她的下巴被抬起来。

对面的呼吸越来越重,也越来越近,她能感受到眼前有黑影压下来。

林跃猛地拽紧手指,在柔软即将触碰柔软的那一瞬,突然听到“啪”的一声。

意识被瞬间惊醒。

不行!

林跃推开身前的人,转过头,楼道暗处一点烟星,不知何时竟站了个人影。

她吓得差点尖叫。

“谁,谁在在那里?”陈年牵住林跃的手将其挡在自己身后。

人影移动,慢慢从暗处走出来,轮廓一点点清晰,直至整个走到灯光中。

手里烟星已经烧得通红,他全然不顾,不急不缓地走至两人面前,先看了眼陈年,又看了眼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最后将视线落入藏他身后的林跃脸上。

“不介绍一下?”

林跃死死盯着眼前的魏知南,脑中飞速运转,他什么时候来的?在那站了多久?又具体看到了多少东西?但这些理智而下的问题全部被打乱,因为他的脸色实在太难看,难看到林跃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都在抖。

“怎么不说话了?”魏知南再度开口,目光幽幽,“那不如我来吧!”

他转而看向陈年,伸出一只手,“你好,魏知南,也是林跃腹中孩子的父亲。”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