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君辞楼玉寒的小说名(娱乐圈玄学大佬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娱乐圈玄学大佬

主角:君辞楼玉寒

作者:北翎之鸢

简介:这本小说又名满级大佬靠玄学成为传说,主要讲述了:魔界大佬君辞一朝穿越,成为碰瓷顶流又被网曝自杀的娱乐圈小透明。
面对公司雪藏,君辞面不改色,转身继承了爷爷留给她的小道观。
从此算命抓鬼,事业干得风生水起。
商界大佬挥舞着钞票:大师,这个项目能成吗?
圈内大腕手捧顶级资源:大师,这部电影能火吗?
玄学门派朝她抛来橄榄枝:大师,传道受业解惑否?
厉鬼们瑟瑟发抖,生怕成为某个凶残女人的盘中餐。
小道观终于发展起来,君辞开始愉快地咸鱼躺。
某个男人腆着脸凑上来:大师,之前说的在一起作数吗?

[db:标题]

《娱乐圈玄学大佬》免费试读

第1章

“小祖宗,霍顶流是你能肖想的吗?他家粉丝的战斗力是业内出了名的疯,你就不能让我多活几年?”

年约三十岁的男人在办公室里絮絮叨叨,在他不远处的沙发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垂着头一动不动,像是一尊沉默的雕塑。

“……你听见没有?”傅池苦口婆心地说了大半天,见她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样,急得嘴角开始冒泡。

“听见了。”女孩子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他,她有一张长相昳丽的脸,恰到好处的五官,多一分显得太过秾丽,少一分则过于清淡。

就是这张脸,让傅池当初整整骚丨扰了她三个月才如愿以偿签到自己的名下。

本以为是签了个未来新星,现实却是给自己找了个惹祸精。

“霍顶流虽说不追究,但公司也需要表态,左右你的合同下个月就到期了,在此期间你先回去好好休息,看公司接下来怎么安排。”

傅池心里有些可惜,君辞的外形条件放眼整个娱乐圈也可以说是数一数二,公司好好运作运作,她再自己争口气,迅速蹿红完全没有问题。

坏就坏在她毫无事业心不说,还是一个恋爱脑。

眼看三年合约到期,君辞依旧是一个糊穿地心的十八线小明星,粉丝都没几个。

“我知道了。”君辞站起身,深深地看了一眼傅池,“看在你这三年来尽心尽力带我的份上,提醒你一句,今晚别走夜路。”

傅池:“???”

君辞说完这句话就走,丝毫不管背后的人是什么表情。

乘坐电梯下到一楼,她无视周围传来的或嘲讽或厌恶的目光,目不斜视地在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即使穿过来三天了,君辞还是没适应这个世界的生活。

她原本是魔界实力最强大的尊主,没打架没飞升,一觉醒来就变成了娱乐圈同名同姓的十八线小糊星。

原主业务能力不行,却疯狂迷恋圈内顶流霍景明,求爱不成还惨遭网曝,最后在公司宿舍自杀。

君辞穿过来的时候,她的身体都凉了。

她在宿舍里花费三天的时间全面了解这个时代,然后在三天后的今天,被经纪人傅池一通电话叫到公司。

星光娱乐不是什么大公司,君辞得罪霍景明后基本上算是在这个行业没有翻身之地。

说是让她回来好好休息,实则是打算完全放弃她,反正合约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

君辞倒是无所谓,她身为魔界尊主,着实不喜欢在这么多人面前唱唱跳跳,合约到期就到期了,反正她也不打算再干这一行。

回想起宿舍抽屉里那份遗产赠予合同,她嘴角勾了勾,那才是她事业的归宿。

回到宿舍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君辞头也没回,坐车来到宝栖山。

宝栖山在宁安市的东面,经过一座高架桥,车缓缓在山脚下停下。

君辞付了钱,拖着行李箱走进山间小道。

宁安市近几年发展很迅速,到处都在拆迁改造,但不知怎么的,改造的范围一直都在高架桥另一边,过了高架桥的宝栖山周围就像是被政府遗忘了似的,几十年前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君辞要去的地方在宝栖山的半山腰,那里有一座破落的小道观,据说是她名义上的爷爷死后留给她的。

原身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突然冒出来个死了的爷爷,还给她留了一座破败的小道观,怎么看怎么诡异,再加上她一心只想追到霍景明,对传扬封建迷信没什么兴趣,那份合同从此被她压到了抽屉最深处。

小道观是真的破,虽说整个道观占地面积有两百多平方米,但里面杂草丛生,蛇蚁虫子众多,再加上年久失修,里面的房屋大部分都摇摇欲坠,看起来很有坍塌的危险。

君辞站在门口,回忆了一下原身卡上的余额,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然是个十八线小糊星,但星光娱乐并没有克扣她的工资,再加上傅池给她费尽心思争取到的资源,三年来,她的卡上也存了小十万。

但这十万块翻修个道观也差不多可以用完了。

然而,她宁愿在道观里喝西北风,也不愿意去那什么娱乐圈抛头露面,这是魔界尊主最后的倔强!

至于吃的……

君辞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晚上去找找哪里有厉鬼。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街道上的路灯一盏一盏接着点亮。

傅池谈完了手底下一个艺人的代言,准备开车回去。

刚打开驾驶座的门,他的动作一顿,猛然想起今天下午君辞临走时说的话。

“今晚别走夜路。”

他甩了甩头,暗叹自己魔怔了,怎么会把这种胡言乱语放在心上?

他对君辞的身世知道一点,也清楚她爷爷留给了她一座小道观,但君辞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并没有接触过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而且据他观察,她本人也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甚至还有反感。

一个本身就对这方面反感的人却忽然说出这样的话,着实有些不能让人信服。

如果是她爷爷这么对他说,他或许就信了。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离开。

今晚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整个天空暗沉沉的,空气闷得人难受。

看起来是要下雨了。

傅池把车开到停车场门口,看着前面道路上的车水马龙,不知为何心里一慌。

要不今晚就在酒店住一晚?

傅池绝不承认自己是被君辞的话影响了,反正现在天色已晚,身后就是酒店的大楼,现在上去开个房也方便。

万一君辞说的是真的……

傅池还是遵从了本心,把车倒了回去。

刚往后退了一点,停车场门口一辆货车擦着大门呼啸而过,随后是‘嘭’地一声巨响。

傅池吞了吞口水,连忙下场查看情况。

只见那辆大货车拐了个弯,直接撞到了不远处的围墙上,车身不停冒烟。

他连忙拿起手机打了急救电话,心里一阵后怕。

如果他刚才没有犹豫那几秒钟……

后果他不敢想。

第二天一大早,君辞刚回来睡下不久,一通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

君辞翻了个身,把电话按掉。

电话铃没多久又响了起来。

君辞烦躁地坐起来按下接听键:“有屁快放!”

傅池:“……”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今天早上的新闻你看了没有?”

小道观什么都没有,她去哪儿看新闻?

“没有,什么事?霍景明被抓了?”

傅池:“……不是,昨晚在君临大酒店,一辆货车刹车失控,撞上了酒店停车场的围墙,司机抢救无效,已经死了。”

君辞更加烦躁:“关我什么事?”

她昨晚在荒郊野外抓了一晚上的厉鬼才堪堪填饱肚子,哪儿有心情去仙鹤路闲逛?

“你现在在哪儿,我来找你。”傅池深觉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当面说的好。

“宝栖山,清安观。”

君辞说完地址,把电话关机蒙头睡觉。

1 2 3 4 5 6 7 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