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人公叫沈溪行陈眠小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热门网络小说若我曾在你眼中是著名作者桐哥的最新佳作,主角是沈溪行陈眠。主要讲述了:季珞与沈溪行的绯闻闹了好几年,我身为沈太太忍着这些屈辱一直都没有作出回应,更没有资格去管一个从不爱我的男人。
“我娶谁,与你无关。”
这是沈溪行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主人公叫沈溪行陈眠小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若我曾在你眼中》免费试读第6章 糯米生死一线

季珞与沈溪行的绯闻闹了好几年,我身为沈太太忍着这些屈辱一直都没有作出回应,更没有资格去管一个从不爱我的男人。
“我娶谁,与你无关。”
这是沈溪行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好在他没有强迫性的让我打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我没有在医院里待太久,而是给家里的司机打了电话让他来接我,回家之后我就躺在床上,过不久就接到了盛朗的电话。
盛朗是盛家长子,季珞的前未婚夫,这是家里订的娃娃亲,盛朗从未放在心上过,见季珞和沈溪行闹出绯闻,他顺势取消了婚约。
我接起电话笑着喊,“师兄。”
我大学学的政法专业,实习期间找的检察官工作,一进检察院就被分到盛朗的手下,因着是同一个学校的,我就一直喊他师兄。
我在检察院只待了半年,后面嫁给沈溪行之后就一直做的全职太太,一心一意的照顾糯米,而盛朗不久就离开检察院继承盛家产业。
盛朗语调温润的问:“最近过的怎么样?”
我打小无父无母,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关心我的只有盛家总裁,我将心里近日的苦涩压下,笑说:“挺好的,糯米也很好。”
“糯米的病情怎么样?”
盛朗言语之间很淡,但能察觉到他话里的温柔。
“挺好的,她的生命延续有了希望。”
盛朗顿了一会儿,方才了然的问:“你怀孕了?”
我笑答:“嗯,刚怀三周。”
“还不打算告诉沈溪行孩子的状况吗?”
我苦涩的问:“告诉他又有何用?”
糯米的曾经他未曾参与过,糯米的未来他也不配参与,而且我心里也有赌气的成分,既然他不在乎,那就让他不在乎到底吧。
……
从那天在医院里见过沈溪行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更没有了解过他的行踪,为了让他安心,我还给他寄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我要让他清楚,我怀孩子绝不是为了拴住我们无爱的婚姻。
接下来的七个月我都在家安心的养胎,糯米的情况也越来越糟糕,只能在医院里住着,为了多陪陪她我也搬去了医院。
盛朗也会抽空到医院陪糯米,虽然他不是糯米的亲生父亲,但他的存在多多少少的填上了一些糯米心底的孤独以及温暖。
在怀孕满八个月之后,我又再次见到了沈溪行,他当时正陪着季珞到医院,而我跟糯米正要下楼去花园里晒晒太阳。
四人撞在一起,最有反应的应该是糯米。
毕竟眼前的这位是她的亲生父亲。
可她没有,只是垂着小脑袋拉着我的手乖巧的站在我身边,要是放在以前,她早就欢天喜地,甜蜜的喊一声爸爸!
我突然想起来,在这将近八个月的时间里,糯米都没有再和我提起过沈溪行,也没有再期盼过他,小小的人儿心里已经凉的彻底。
没有期盼,自然也不会有失望。
沈溪行盯着我凸起的肚子打量了许久,眸光沉沉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最后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声,“糯米,放假了吗?”
现在七月,正是幼儿园期末考试的时间。
糯米摇摇脑袋,低声的说:“我想陪妈妈。”
沈溪行没再说什么了,季珞却盯着我的肚子,阴阳怪气的语气说道:“我听这里的医生说,盛先生总是跑到医院来看望你们母子?”
季珞跟我过不去,私下打听我的事很正常。
我抬眼望着沈溪行,他目光冰冷的望着我,我了解他,他生气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一言不发的,默然的盯着对方。
我心里冷笑,拉着糯米离开。
等我们回到病房之后,我看见沈溪行也在,他目光定定的盯着我的肚子问了一句,“迫切的想离婚,是因为怀的是盛朗的孩子?”
我莫名其妙的问:“是季珞跟你吹枕边风了?”
他皱眉道:“我们之间的事,别总扯到旁人。”
沈溪行很不耐烦,看样子需要一份解释,不然不会善罢甘休的,我蹲下身对糯米笑说:“先出去玩一会儿,我和爸爸说点事。”
糯米的脸色很苍白,她乖巧的点点头,目光陌生的看了眼沈溪行,语调奶声奶气的说:“妈妈怀孕了,你别欺负妈妈。”
她没再喊沈溪行为爸爸。
沈溪行面色漠然的盯着糯米,“我知道。”
糯米离开之后,我坦诚的对他说:“不管你信不信孩子都是你的,你要是怀疑的话,等我生下之后你可以做亲子鉴定!当然,即使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是你的也和你没关系,我们已经离婚了。”
冷清的嗓音忽而道:“我还没签离婚协议书。”
我震惊的盯着他问:“你说什么?”
“名义上,你还是我的合法妻子。”
沈溪行审.判一样决定道:“陈眠,我不要这个孩子。”
我心生恐惧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溪行像个魔鬼似的,一字一句道:“我说,我不要他。”
六个字,五雷轰顶!
我赶紧起身走向门口,打开门看见门口守着几个保镖,而糯米不在门外,我转过身问沈溪行,“孩子已经八个月大,你要做什么?”
我想提醒他,肚子里这个孩子已经成型!
“陈眠,我不要来历不明的野种!”
沈溪行忽而起身,他拧着眉头冷漠的盯着我,锋锐的轮廓在此刻更加的凌厉,我有些怕这样的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他步步紧逼,将我圈在墙边。
我害怕他强制性的打掉这个孩子,赶紧认错说:“对不起,无论我做错了什么我都跟你道歉,但是这个孩子我必须要留下。”
他怜悯的看了我一眼,吩咐手下道:“送去手术室!”
我满脸惊恐道:“你真要打掉……”
沈溪行勾唇,打断我残忍的说:“沈太太,盛朗是什么男人我再了解不过,要不是他的孩子他能每天到医院里陪你?”
他喊我沈太太,是在刻意强调我的身份!
我着急的说:“不是的,你听我说,孩子不是他的……如果你不信的话,生下来之后可以做亲子鉴定,我求求你了,别从我身边抢走他!”
这还是糯米的命,也是我的命。
沈溪行充耳不闻,像一个魔鬼一样盯着我!
我怕,心里怕极了!
我正想说出糯米的病情,唇被人堵住,我偏头,身后的保镖怕我闹出动静,狠狠地捂住我的嘴巴,我流着眼泪一直向沈溪行摇头。
我还是被绑在了手术室里,嘴被封住的,医生冰冷的器具伸向了我的下面,我流着泪一直摇头,心里的无力感快速攀升!
我感到冰冷绝望,心里的那点希望正在渐渐的破灭,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真不能失去,一旦他没了,带走的会是三条命!
冰冷的器具似乎塞进了我的下面,我恍然的望着天花板,脑袋里嗡嗡的,隐隐的似听见外面有人说道:“沈先生,小小姐刚刚突然昏迷在走廊里,医生正在手术室里抢救,医生还说……”
熟悉的声音带着丝慌乱问:“医生说什么?”
“小小姐病情危急,即使抢救过来也活不过三日,医生说需要马上做手术,但小小姐需要与自己血脉相连的脐血带……”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