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严少娇宠小甜妻》小说免费阅读

严少娇宠小甜妻小说是作者可乐不加糖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林夏严沐轩。主要讲述了:与她后来见到的顾佳不同,眼前的顾佳身穿的黄色T恤,早已洗的发白,脚上的帆布鞋倒是刷的很干净,扎着高高的马尾,朴实自然。林夏实在无法把这人,与后来的顾佳联想到一起。
这么多年,即使外貌靠后天改变了许多,…

完整版《严少娇宠小甜妻》小说免费阅读

《严少娇宠小甜妻》免费试读第3章 我真的回来了

与她后来见到的顾佳不同,眼前的顾佳身穿的黄色T恤,早已洗的发白,脚上的帆布鞋倒是刷的很干净,扎着高高的马尾,朴实自然。林夏实在无法把这人,与后来的顾佳联想到一起。
这么多年,即使外貌靠后天改变了许多,顾佳的眼神还是没有变,都是一样的,恨不得撕碎林夏,她痴心妄想的以为,只要林夏不在了,她,就可以成为林夏。
林夏答应了卫泽语的要求,不是想重蹈覆辙。她只是想再走一次从前的路,来重新演绎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这年头,谁不是演员啊。
应付了卫泽语,也拒绝了卫泽语一同吃饭的要求,林夏走在校园里,这突入其来的重新开始,让林夏有些措手不及。
曾经并不在乎的校园,如今看起来是那样美好。
原来叶梓祺说的是对的,不要误把同情可怜,当成了爱情。那个时候的林夏,觉得卫泽语是真的可怜。
在其他同学吃喝玩乐打篮球的时候,卫泽语去市场打零工,赚零花钱,因为卖鱼身上的味道怎么也洗不掉,回到寝室被室友嫌弃,差点把他所有的行李,扔出门外。
这些都是卫泽语讲给林夏听的,为了博取林夏的同情。
那个时候的林夏认为,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别人凭什么嫌弃他。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卫泽语才走进了林夏的世界。
林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图书馆,轻抚着每一本书,大一的时候,她最爱和严沐轩来这儿了,不管看什么书,只有在这里,她才能静下心来。
越过书架,林夏看到了熟悉的人,严沐轩。
眼前的严沐轩,鼻子高挺,五官立体,眉眼深邃,重点是欧式双眼皮看起来还有些混血感。林夏记得,从卫泽语对她展开追求之后,严沐轩就好像从她林夏的世界里,消失了。
想起后来,再遇见严沐轩和他的竹马易青源时,只有易青源熟悉的和她打着招呼,严沐轩却像个陌生人一样,没有再看她一眼。
林夏想着跟严沐轩打个招呼吧,毕竟从初中就认识的朋友,如今再回来了,多年的感情,四个人的小团体,不能就这样散了。
“严沐轩……”
林夏话音未落,高溪柔就走了过来,一身白色连衣裙,头发直直的披散在肩膀,脸上的笑容满满的幸福感。
看着高溪柔走到了严沐轩的身旁,林夏想收回刚刚的话,也来不及了。
感受到了二人的目光,和高溪柔一脸的惊讶,林夏尴尬的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夏想起了卫泽语临走之前,跟他说的话,听说严沐轩,马上就要和校长的女儿一起出国学习了,两个人打算在国外完婚。这话是卫泽语说给她听的。
不,应该是卫泽语故意说给她听的。
“那个,我听说你们要出国了?”林夏随意的拿着眼前的书,翻看着,来掩饰自己此时此刻的尴尬。
“青源找我,我先过去了。”严沐轩无视了林夏,轻轻的放下书本,对着高溪柔说着。
直到走出林夏的视线,严沐轩都没有看过林夏一眼,更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话,一个字都没有。
林夏叹着气,放下手里根本看不懂的书,打算回去请假,回家看看爸爸妈妈吧,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回来了,看看爸爸妈妈是不是还活着。
低着头的林夏,被严沐轩弄得无精打采,这哥们儿难不成是中邪了?想着等等再问问易青源和叶梓祺吧。
到底哪儿惹他了,这么多年的感情,见面连句话也不说。
林夏迈向了回家的路,还是那栋熟悉的别墅,只是站在门前,林夏的眼睛就被泪水淹没,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她回来了,她又是林氏集团的千金,爸爸妈妈疼爱的女儿了。
林夏闭着眼睛,她好像听到了妈妈喊她的声音,可她不敢睁开眼睛。
她是害怕的,林夏担心再见到父母时,要如何与他们解释,他们辛苦一辈子的林氏集团,如今改姓卫了。
“夏夏,上学的时间,怎么突然回来了。”
林夏睁开眼睛,看着她的妈妈,早已泪流满面,她只想紧紧的抱着妈妈,生怕这是梦,一会儿就能醒来。
“怎么了,这么大人了,还跟妈妈撒娇啊。夏夏他爸爸,你快来瞧一瞧,夏夏这孩子怎么了?”
林夏看着妈妈,上天听到了她的祷告,真的给了她再活一次的机会。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只能紧紧的抱着妈妈:“我真的回来了,妈妈!”
林夏看着衣帽间的衣服,曾经瘫痪三年,狼狈邋遢的被桂姐伺候着,这回终于可以做回自己,做回林夏了。
衣柜里的衣服,都是她瘫痪了三年,可望不可及的,轻轻的翻动了一下,拿出了里面最漂亮的碎花裙子,搭上了设计师独家制作的西服外套,戴上了自己设计的,林氏集团的珠宝首饰,林夏瞧着镜子里的自己,自信的笑了。
笑着笑着,就哭了。
林夏哭死去的自己,哭自己死而复活,哭自己过去的无知,哭她终于可以保住父母的命,可以保住林氏集团了。
“大小姐,夫人让你赶快去吃饭。”桂姐轻轻敲着房门。
眼前的桂姐,正是林夏瘫痪三年来,侍候照顾她的保姆,那个两面三刀,表里不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保姆桂姐。
林夏记得,桂姐是她妈妈家里的保姆,跟了妈妈多年,如今也跟来了林家,可在爸爸妈妈离开,她瘫痪在床的这三年,桂姐对卫泽语,是各种的阿谀奉承,对她的冷言冷语,也让她刮目相看。
“桂姐,你来家里几年了。”
林夏拿起手表,戴在手腕上,瘫痪这三年,桂姐可没少管她要东西,大到珠宝首饰,小到衣服包包,林夏可都记得清清楚楚。
“大小姐,我来家里已经二十多年了。”
“我们林家,对你不薄吧?”
“夫人老爷,大小姐对我,都很好的。”
林夏点点头,面带微笑的看着门口的桂姐:“那就好,我只是怕,妈妈多年的善良,会换来一个,不懂感恩,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林夏拿起化妆台上的香水,轻轻的喷在手腕上,想想自己从前,真是傻的要命,这样随心所欲的生活不要,竟然会相信卫泽语的假话,最后不仅下场凄惨,还过了三年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脑袋可能是被驴踢了。”这是林夏对过去的自己,精辟的总结。
无论如何,重新开始的林夏,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要找卫泽语报仇,也让他感受到落魄无助。
林夏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再面对这样的人,什么也不想让卫泽语得到,如果一定要给他一些东西,林夏倒是想先给他一巴掌,其余的,什么都不想给。
——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