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盛安宁小说无广告全文阅读-书格格

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盛安宁小说无广告全文阅读

小说名: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

主角名:盛安宁陆时勋

简介:这是那日的不欢而散后,盛安宁头一次正眼看陆时勋。眼神平静到冷淡,仿佛就是见一个公事公办的工作伙伴,而那个在陆家老宅对他维护的女人,仿佛不曾存在。“陆四爷,带我参加拍卖会,小心丢脸。”盛安宁提醒。

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

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小说试读

有钱人的圈子就这么大,能参加这种级别拍外会的人也就那些,谁还不知道盛安宁和她真假千金的笑料了?

陆时勋还没说话,希瑞尔就不解的说:“小姐,您的出现都将会是会场的无上荣光,怎么会丢脸呢?”

他持之以恒,“——我可以拥有您的微信吗?”

易九:“……”

瞬间感觉到了来自四爷身上的低气压。

但是神经大条的歪果仁好像并没有察觉到。

盛安宁觉得这个西瑞尔实在有趣又可爱,两个人又是同行,说不定以后有合作的机会,欣然答应:“当然可以。”

盛安宁刚拿出手机,还没来得及打开微信的二维码,突然一只手伸过来,她的手心一空。

陆时勋拿着盛安宁的手机,关掉手机锁屏,面无表情的看着西瑞尔:“你很闲?送你回欧洲?”

西瑞尔如临大敌,一头奶奶灰拨浪鼓似的摇:“不回!我一回去就会被抓回家族做生意!我不回!”

陆时勋冷冷的看了西瑞尔一眼,收回目光,示意盛安宁跟上自己,推着轮椅转身离开。

盛安宁被他这一顿古怪的操作弄得莫名其妙。

不过也看明白了一件事——这个被时尚界追捧的西瑞尔,竟然也是陆时勋的人!

“我怎么觉得陆先生在针对我呢?我惹他不高兴了?”西瑞尔十分不解的小声问易九。

你当着别人的面一脸兴奋要别人老婆的微信,别人能高兴?没打你都算好的。

“盛小姐是四爷的女人,少动歪心思。”易九低声提点。

西瑞尔非常无辜并且理直气壮:“我没有歪心思!我这是对美人的欣赏!”

易九:“……”

他为什么会想不开去提点一个傻子呢?

陆时勋今天换了一辆迈巴赫。

盛安宁上车后不想和陆时勋说话,低头玩手机。

恰好刷到朋友圈有人去了布尔湖心岛的会所的销金,那奢靡沉沦的场景让盛安宁瞬间想起那天晚上不好的记忆。

正要退出界面,她忽然目光一顿!

这是布尔湖心岛会所的大厅,正中间的高台上是跳着热舞的舞娘,而高台之上……是一片黑色。

没有玻璃!

她上次被陆时勋带上三楼,能一眼看到楼下,但楼下似乎……看不到上面。

那是一片单面玻璃?

盛安宁错愕的看向陆时勋,两秒后,趁着他没注意,触电般的收回自己的目光。

拍卖会的举办地位于市中心一家很有名的公馆。

夜幕降临,公馆外豪车陈列,香车美人来来往往。

陆时勋坐着轮椅出现,显得格外的隐忍侧目。

从下车那刻起,盛安宁就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或探究。

或嘲讽。

“我去!盛安宁怎么来了?她那张脸真是令人羡慕,照着整容都整不出来!”

“前段时间都没听到她的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抱上了什么金主!”

“她旁边那个男人是谁?还是个坐轮椅的瘸子?圈子没听说这号人物啊!”

“怎么没有?陆家不就有一个……应该不是陆四吧?”

“今天有好戏看了,盛家新回来的那个女儿和陆启也都来了。”

……

足够优秀就会被人关注。

被人关注才会遭人非议。

——盛安宁从小就明白这个道理。

她对其他人的话恍若未觉,跟着陆时勋进入拍卖会场。

陆时勋的位置很好,位于第一排。

刚坐下,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道声音:

“安宁,好巧!你怎么也在这里?”盛梦月一席烟灰紫长礼裙走过来,亲昵的挽着陆启的手臂。

盛安宁的表情立刻冷淡下来。

如果早知道会在这里碰到这两个人,她宁愿在医院应付盛昆和林芝。

“你没去医院?”盛安宁望着盛梦月,“奶奶生病了,你不知道?”

“那是我奶奶,可不是你的。我的奶奶,我自然知道。”

盛梦月的声音不小,周围人都听得到。

一时间,众人都看向盛安宁。

啧,明明不是盛家的女儿,还一口一个奶奶呢,不要脸!

盛安宁却听出了她更深一层的话:我就算知道奶奶生病,也不去医院!

盛安宁看到盛梦月这副笑逐颜开丝毫没有担忧的模样,再想起陆启所说的奶奶出事和盛梦月脱不了干系,瞬间怒火中烧。

刚要发作,身旁响起:

“盛安宁。”

男人低沉冷漠的声音将她的理智从愤怒中拉回来。

盛安宁垂了垂眸子,压下脾气,在对应的沙发坐下,低声对陆时勋说:“抱歉,我不该把私人情绪带到这种场合。”

话是在道歉,脸上却气鼓鼓的,一副心不甘情不愿不开心的模样。

其他宾客自然也注意到盛安宁和盛梦月这边的动静。

盛梦月故意闹这么一出就像是想看盛安宁出丑,让盛安宁是假千金的身份深刻人心,让大家时时刻刻都想起这件丑闻来!

可她听到周围人却在小声讨论:

“盛梦月居然敢跟盛安宁穿一色的裙子,勇气可嘉!”

“噗嗤!明明是一个色系的礼服,盛梦月站在盛安宁面前怎么有一种土里土气的感觉?”

“论仪态举止,盛安宁就算是当年在巴黎名媛舞会上都是首屈一指,盛梦月怎么和她比?”

“走走走!我们离盛安宁远点,一站她旁边就感觉成了她的对照组!”

盛梦月气得牙痒痒,却根本怒气无处可发。

这些人眼瞎了还在吹捧盛安宁?

盛安宁仪态好,那还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啊!

盛安宁的好仪态,全是从她的人生里偷去的!

她一定要让盛安宁在这里颜面扫地!

一定!

……

陆时勋转向盛安宁,单手托在腮帮,这个有些女气的动作出现在他身上时,奇迹般的只有慵懒和贵气。

“陆太太,想好怎么教训人了?”

1 2 3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