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最新章节-书格格

已完结小说《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最新章节

推荐一本小说《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主角是乔夕辰傅燊行,主要讲述了:江匀继续:“我研究过了,这个案子想破,只能从视频里的那个女人下手。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个人,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但问题怪也在这里,事发当天,整个陆家,只有你和陆夫人两个当事人在。陆家所有的监控我都调过,没有…

已完结小说《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最新章节

《退婚后,她被神秘大佬宠上天》免费试读第46章 突然有了灵感

江匀继续:“我研究过了,这个案子想破,只能从视频里的那个女人下手。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个人,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但问题怪也在这里,事发当天,整个陆家,只有你和陆夫人两个当事人在。陆家所有的监控我都调过,没有问题,在事发当天,也没有任何可疑的人进出过陆家。”

乔夕辰的心思被转移,连伤口似乎都不那么痛了。

事发当天的情况,她已经不止一次跟江匀说过经过。

可律师都有不断重复回忆查看案情的毛病,想从细枝末节中找出证据。

乔夕辰也不排斥,顺从地再一次回想起事发当天的经过。

“陆思哲是我未婚夫,我出丑闻后,丢了他的脸,他对我恨之入骨。连带的他身边的人也厌恶我,嫌弃我脏,觉得我配不上他。只有陆妈妈,她始终相信我依旧是个好孩子,在酒店被人抓奸的事也一定是另有原因……”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她是被人设计陷害的,但失身也是事实,只是自己什么证据都没有!

乔夕辰想到陆妈妈,就觉得鼻酸软热:“出事的那一天,是陆妈妈接我去的陆家,她想缓和我和陆思哲之间的矛盾,所以支走了家里上上下下所有人。但那几天我状态不好,陆妈妈安慰我,让我在楼上房间休息,她去给我做些吃的。”

也就这一去,出了事。

“我在房间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惨叫,冲出去后就看到她浑身是血地躺在一楼的楼梯口。人不是我推的,所以也没多想,只以为她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的。陆妈妈伤得很重,我当时又担心又害怕,一心想救人,所以打了急救电话。120来了后,我也急急跟着一起去了医院,根本没想,也不会去注意那个时候房子里或楼上还有没有别人。”

这个过程江匀听过许多次了。

他沉吟着接了话:“诡异的地方也在这里。监控显示,陆夫人是被你或者说跟你‘形似’的人推下去的!陆家别墅里里外外所有的监控技侦都鉴定过,没有被修改过的痕迹。而且,自你离开后,也没有显示有人出入。所以,凶手只能是你!除非你能证明那个凶手可以凭空来又凭空走!”

那段日子是乔夕辰这一生的黑洞。

现在想起来,她依然有点激动:“可那真的不是我!我没的推陆妈妈!”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江匀推了推眼镜,实事求是:“你父亲还在的时候已经安排了很多力量去找那个凶手,但一直没有下文。海城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出一个和你长相身形都相似的人……”

病房里陷入了死寂。

江匀沉声道:“所以,乔小姐,找不到新的线索,你这个案子翻案取胜的希望非常渺茫!”

乔夕辰无意识地攥紧了手。

被纱布厚厚缠裹的指节传来钻心般的疼,她才回神放松了力道。

“既然找不到证据……”乔夕辰眼底闪烁着深沉的光芒:“那如果指使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动承认了呢?”

江匀紧锁的眉头一松,脸上闪过惊喜:“如果是这样,那自然更好!不说完全洗刷掉你的嫌疑,至少保你出狱肯定没问题。乔小姐,你是不是有别的线索?”

乔夕辰呼出一口气,目光沉着坚定:“目前还没有,但我会找到的!”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乔思雨,你做得这么绝,没证据么,那我就是制造证据也会逼你主动交代出事实!

监狱,她绝对不会再进去!

……

夜。

乔夕辰被伤口疼得心情暴躁,无法入眠。

傅家安排陪房的高护看她面色煞白冷汗淋淋,有点不忍心:“乔小姐,要不还是上止痛药吧。”

“不用。”乔夕辰紧蹙着眉头咬牙道:“那药对胎儿不好,我……我可以忍。”

她声音带着自己都没发觉的轻颤。

高护虽心疼,但也没有办法。

乔夕辰背上的伤口有点发炎,根本没法好好躺。

她艰难翻了个身,面朝窗户。

外面月朗星稀,难得的好夜色。

可痛疼却让她无心欣赏。

乔夕辰没伤的手拽着床单紧紧松松,迷迷糊糊地诅咒:乔思雨,乔梁,你们带给我的这些痛,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会十倍百倍地还给你们!

夜空中突然有道流光划过,在夜色里带出一抹鲜亮。

乔夕辰蓦然清醒,瞪大眼看着夜空。

有什么想法在脑海一闪而过。

她一下子坐了起来。

高护被她吓了一大跳:“怎么了?疼得难受?要不我给你叫医生?”

背上伤口撕裂着疼,乔夕辰倒抽一口冷气,缓了几秒才开口:“不用,麻烦开灯。”

高护忙把灯打开。

乔夕辰坐起来,拿起江匀白天送来的资料查看起来,看完文件,还找到江匀发来的视频压缩包。

陆家的监控覆盖范围做得很好,前后左右,摄像头相互交错监控,几乎没有死角。

就连地下车库都没有放过。

不过!

所有镜头拍到的画面里,都没有楼顶!

陆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住的小别墅虽然没有带公园高尔夫球场,但也不是什么小楼小门面。

豪宅的楼顶,不说开个能容纳几百人开个露天party,但停个直升机还是没问题!

而且那栋房子内部很大,人从顶楼下来,想要找个角落藏起来太简单了!

杀人后再躲起来,等自己出来顶包,真正的凶手也就功成身退,再回到房顶,从那里离开!

乔夕辰这么一想,背后冷汗刷一起冒出来,杀得伤口直抽痛。

如果真是这样,那安排这件事的人不但对陆家十分熟悉,对自己所有的行程习惯也了如指掌!

所以,那天出现的凶手不但穿了和她当天一模一样的衣服鞋子,杀人后,还能从容抽离,没留下任何痕迹也就说得过去了!

所以,那个人到底是谁?!

想通这些,乔夕辰再无瞌睡。

欣喜不过瞬间,浓浓的失落又涌了上来。

事发当天下着雨,再加上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自己再想找到蛛丝马迹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但好歹也是个希望不是。

乔夕辰当即把自己的这个猜测连夜发给了江匀,并附道:“现在只能从周围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可疑的有关楼顶的证据。”

江匀没有及时回。

乔夕辰又是痛又是大量的脑力运动,终于支持不住,迷迷糊糊也就睡了过去。

1 2 3 4 5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