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农门长女当家有道颜汐君沐言_金卯刀小说

看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金卯刀写的《农门长女当家有道》,主角是颜汐君沐言。主要讲述了:分家?
颜汐先是一怔,李春花这么贪财的人怎么可能放着压榨颜大志的机会不要而分家呢?
可转念一想,颜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李春花是想趁机独吞方桂花给的所有聘礼!
村长皱眉看向李春花,“你之前嚷着要分家…

农门长女当家有道颜汐君沐言_金卯刀小说

《农门长女当家有道》免费试读第6章 我嫁

分家?
颜汐先是一怔,李春花这么贪财的人怎么可能放着压榨颜大志的机会不要而分家呢?
可转念一想,颜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李春花是想趁机独吞方桂花给的所有聘礼!
村长皱眉看向李春花,“你之前嚷着要分家嚷了好几回了,每当我说坐下来一块说说怎么分你就不接茬了!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村长早就领教过李春花的无赖作风,对她也不怎么客气。
李春花还在狡辩,“以前我是可怜他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现在看来,他根本不值得我可怜。”
“分家就分家!这可是你说的!分家之前,先把君家给的聘礼拿出来!”颜汐开口。
李春花嗷嗷叫,“什么聘礼?哪还有了!聘礼早就给你们了!别找我要聘礼!休想冤枉我!”
“这李春花太不要脸了!之前还跟我说,颜汐的聘礼她收着,等大志回来了再给他!现在就什么都不认了!”
“是啊,大志不在家,她怎么可能把聘礼给几个孩子呢!分明是她独吞了!”
“大志太可怜了,老婆进山失踪了,女儿还被卖给了一个病秧子!啧啧,这李春花也太狠了!”
围观的村民议论纷纷,李春花脸上挂不住了,朝着颜汐发火。
“你算什么东西?轮到你来质问我了?我可是你奶奶!这没有你说话的份儿!给我滚一边去!”李春花说着上前就要拉扯颜汐。
颜汐也不打怵,冷冷道。
“你根本不配做我奶奶!我爸每次出去打零工,赚回来的钱都孝敬你一半!可你在他出门之后却从不来看我们姐弟仨一眼!昨天我们家里就剩下一口饭了,你知道吗?地里的庄稼也是我带着弟弟妹妹去弄的!有时候还要劳烦村里其他好心的叔叔婶婶帮忙!我叫他们一声再生父母,也不会喊你一声奶奶!”
这番话一出,连村长都默默摇头,一些善良的婶婶更是红了眼圈。
这家的孩子们的确吃了很多苦。
颜大志看着据理力争的女儿,心一横,咬牙道,“分家!我同意!”
他娘能趁着他不在就卖了颜汐,说不定过两年连小漾都卖了,如果分家了,她就没这个权利了。
“分家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你把君家的聘礼还我,我去退婚!”
颜大志不会让女儿嫁一个病秧子的,嫁过去就是给人冲喜的,冲不好就成了寡妇,他女儿才十六岁啊!不能毁了她这辈子。
“你放屁!聘礼我就是给你们了!你要退婚就自己凑钱去退!休想动我的老本!我告诉你,分家后,这个家里的任何一眼东西都不属于你!你给我滚!现在就滚!”
“娘!这些年,我每次赚钱回来都会孝敬你,你也说了,给我存了一笔钱!等以后我有需要了就给我!那些钱我算了算,怎么也有八百个大钱了!应该我孝敬你的,我一个子都没缺过!颜汐的聘礼我可以不要,但我存在你这里的八百个大钱,你至少给我五百个!让我给女儿赎身啊!”
颜大志说话间声音沙哑。
这钱他以前也要过,不过每次爹娘都找借口岔开了,今天既然要分家了,他必须要回来。
“你怎么不说放我这八百两呢?以为守着这么多街坊的面就能威胁我了?我吃的盐比你走的路都多!就凭你也想威胁我?!我把话撂在这里,分家就分家,但是休想从这个家拿走一个大钱!”
李春花摆明了是不想认账了。
别说聘礼了,以前颜大志存在她这里的钱也拿不回去了。
颜大志堂堂七尺男儿,这一刻,急哭了。
他捂着头蹲在地上,不让别人看见他的泪,肩膀却一抽一抽的。
“你可是我亲娘!那些都是我的血汗钱!是我以后给三个孩子的陪嫁和聘礼!我攒了十多年了,你怎么能不认账呢?”
颜大志声音沙哑,拖着哭腔。
围观的村民纷纷指责李春花。
颜大志的人品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热心淳朴,善良单纯,帮了大家不少忙。
反倒是李春花,年轻时蛮横,结婚后也不是安生的,背着颜江还勾搭过隔壁村的一个保长,颜江到现在都不知道。
村长见此,叹息一声。
这没有证据的事,的确不好办。
“大志,别这样。君家那小子身体虽然不好,但君家上下都是明理的,昨儿颜汐未来婆婆也来了,对颜汐不错的。至于你说的那些钱,没有证据和证人的话,我也为难。”
颜大志抹了把眼泪,“给钱的时候只有我娘和我爹在,我哪来的证人!我让他们帮我存着,也不可能让他们签字画押。”
颜大志知道自己爹娘不太喜欢颜汐这几个孩子,但从未想过爹娘会昧了自己的辛苦钱。
“爹,别哭。你先起来。”颜汐上前拉着颜大志。
“颜汐,是爹没用……”
“爹,我昨天见过君家的方桂花了,我嫁。”
一声我嫁,听的颜大志再次红了眼圈。
“既然要嫁了,就赶紧滚回自己家!别在这里脏了我的院子!滚!”
李春花这会来了劲了,拿起大扫把就往颜汐身上打。
颜汐上前一步紧紧抓着她手里的扫把,寒瞳瞪着她,像是十二月的冰棱霜华。
“从今天开始,我爹,我颜汐,还有我的弟弟妹妹,都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话落,颜汐用力一推,手腕一松一紧,失去重心的李春花哎呦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砰!
李春花摔倒的时候尾椎骨先着的地,当即疼的她脸色煞白,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天杀的小贱人!你打我!”
“村长!你可看见了!她打我!让她陪我医药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