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嫡长女她风华无双顾昭秦行烈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嫡长女她风华无双

主角:顾昭秦行烈

作者:丹九

状态:连载中

简介:顾昭本是真正的国公府嫡女,却被假千金鸠占鹊巢,沦为弃子。
她四肢尽断,苟延残喘,两岁的女儿在眼前活活被乱棍打死!
一朝浴血重生,顾昭所愿只有一个:复仇!
手握读心术,白莲花女配穿书,她照样撕!
身为控鹤司女官,她今生注定彩鹤傍身,将这勾心斗角的罪恶官场,搅他个天翻地覆!
厌恶憎恨的前世渣男也重生了,还妄想与她重归于好重登帝位。
一国太子放弃白莲花转投她裙下,几次三番非要选她做太子妃。
狗男人们,统统都滚蛋!
可她随手捡回的哑巴粘人小奶狗,是暴虐凶残的鬼面厉王。
男人嗓音幽沉:“你不是能猜

嫡长女她风华无双免费阅读

第1章 可是他们都爱我啊

北安,冷宫。
雪花夹带着寒风从破窗吹入,把稻草堆中蜷缩的人紧紧包围着。
顾昭手脚全断,衣不蔽体,被冻的发青的身体瑟瑟发抖,清丽的小脸上只剩下麻木。
她落的如此下场,只怪她自己心瞎眼盲,错把狼人视为良人。
此刻,她只盼死亡能早些到来。
咣当……
一阵开门声响起,风雪中一柄黄罗伞迤逦而来。
伞下正是被众人簇拥着的林雪容,她身穿貂裘,里面的明黄凤袍此刻异常刺眼。
“好妹妹,我来看看你,殿下明日登基,只可惜你福薄不能看到了。”林雪容笑颜如花,声音甜美。
顾昭紧闭双眼,无力做声。
见顾昭竟没有一丝反应,林雪容笑容一僵,眼里闪过狠辣,很快又道:“等妹妹走了,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照顾旭儿,毕竟,他是我的亲骨肉。”
顾昭猛地睁开眼睛,目光锐利的让近在眼前的林雪容不禁瑟缩了一下。
那是极具威严和压迫的感觉。
林雪容很快定了定心,现在的顾昭,已不再是那个带着五千兵马横扫京城、力挽狂澜的女英雄,一个手脚俱断的废物,她一根小手指头就能把她捏死!
“你胡说八道!”顾昭满眼不敢置信,声音嘶哑,“旭儿是我的孩子!”
林雪容笑得愈发得意:“可真是对不住妹妹啊,姐姐一直忘了告诉你,你生的是一个女儿,若不是我让人把孩子换了,你哪有生儿子的命!”
“你……你撒谎!”顾昭双眸充血,恨不得把眼前笑的张扬的女人撕得粉碎。
当初她生产时,她就提防着林雪容,还特意让生母高氏在旁边看顾着。怎么可能被林雪容换了孩子?她不信。
林雪容用衣袖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她就喜欢看顾昭这种愤怒、却无能为力的样子:“到了现在,我有什么必要骗你?”
她凑到顾昭耳边低声笑着:“好妹妹,高夫人毕竟是旭儿的亲外祖母,她不替我和旭儿谋划,难道真去帮你不成?”
“什么?这不可能!”顾昭失声惊呼。
她出身卑微,父亲是镇上货郎,母亲高氏是鱼摊上干粗活的。
可林雪容却是礼国公的嫡长女啊!
如果旭儿是林雪容的亲儿子,高夫人是旭儿的亲外祖母的话——
顾昭不可置信地望着林雪容,冻得青紫的脸上涌上红潮,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雪容俯视着顾昭:“看来妹妹你已经猜到了?”她得意地勾起嘴角,用怜悯的语气说,“真正的礼国公嫡长女是你啊,傻妹妹。”
顾昭胸口钝痛,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渗透进地上的雪里,将那极白染得通红。
林雪容嫌弃地后退了两步,手指在鼻子前面轻轻扇动,“你没听错,你才是礼国公嫡长女。”
“你的亲生父母早就知道,但他们仍然爱我,都想把最好的东西给我,我也没办法。”
“妹妹,霸占你的亲生父母,我真是很抱歉啊。”
顾昭的胸口处瞬间钻心的疼,甚至比冲锋杀敌被砍伤还痛,她无力地躺在脏臭冰冷的稻草堆里,眼神死灰一般。
不需要什么证据,顾昭知道,林雪容说的是真的。曾经不解的一切,现在全都有了答案。
原以为被秦佑谨背叛,落到这样的境地已经是人生最痛苦的经历,现在才知道,人生还有更深更重的痛苦在等待。
她是做错了什么?亲生父母和养父母都抛弃了自己,以为真爱的夫君背叛了自己,连视如珠宝的孩子也不是自己的。
她的存在,就这么惹人厌恶?
不对,她还有亲生女儿!顾昭像是找回了希望般,“我的女儿呢?”
林雪容咯咯一笑,随后一个小小的女孩被人拽着头发,拎了进来。
不到两岁的孩子,一身破破烂烂,走路都踉跄,忽的被身后人猛推了一下,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鲜血直流。
却半点都没有哭,只是浑身抽搐的厉害,像个被虐待了无数次的小狗。
林雪容猛拽着小女孩的头发,使她被迫抬头,笑容和煦声音温柔:“看到了吗,那是你娘。”
小女孩灰蒙的双眼瞬间变的黑亮,破碎细小的声音从嘴边溢出:“娘?是小小的娘吗?”说着,就朝顾昭所在的方向爬去。
顾昭看着那张和她如出一辙的小脸儿,心如刀绞,双眼憋得猩红。
“林雪容,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呢?”林雪容掩嘴轻笑,揪着头发一个用力把爬行的孩子拽了回来,“我就是把她丢在了北街而已。”
北街是上京城中最混乱的地方,官府都不敢管,没有父母庇佑的女婴,在那些心理扭曲的恶人之中,是怎么活下来的?
顾昭一想到这如同万箭穿心。
咣当……又一阵开门声响起,穿着龙袍的修长男子走了进来:“雪容,跟她有什么好说的?礼部教演司还在等着呢。”
顾昭见到这个熟悉的脸庞,只觉得恶心至极:“秦佑谨!你要我死也就算了,可,那是你的亲女儿……”
秦佑谨眼神冰冷漠然,看着顾昭就像是看着一堆垃圾:“你怀孕之前,男扮女装在军营住了那么久,谁知道这是不是孤的骨肉?”
顾昭如遭雷劈:“秦佑谨!你有没有良心?”
当时是她冒充了秦佑谨接掌了军权,还不是因为他懦弱无能!
她救了他的江山,他承诺与她共享江山,会爱她护她,如今却欺她辱她。
真是可笑啊,人渣的话能信吗?
秦佑谨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来人,快点送她们上路。”
林雪容靠在他身边,笑盈盈地加了一句:“将这小野种杖毙吧。”
两个太监立刻将那小小的女孩按在地上,比成人身高还长的竹板就狠狠向下拍落!
“啊!”
只是一下,血色就从衣服下透了出来,“娘,疼,疼……”稚嫩的惨叫在殿中回响。
顾昭目眦欲裂,她手脚俱断,只能双手交替用力,拖着几乎没有感觉的身体,在杖刑声中一步步向着女儿的方向挪去。
小女孩的声音越来也弱,终于彻底消失。
顾昭伸出双臂,将那团已经不成人形的血肉合拢抱在怀里,一行血泪流下。
诸天神佛,万千妖魔,我顾昭愿付出所有代价,只求能再有一次机会,与他们不死不休!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