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叶凌女娲玄冥小说叫什么(洪荒:从碰瓷三清开始免费阅读)

玄幻小说洪荒:从碰瓷三清开始的作者是十年旧梦,本书的男女主角是叶凌女娲玄冥,《洪荒:从碰瓷三清开始》这本小说又名《洪荒:我大道之子身份被三清曝光了》。简介:紫霄宫内,瞬间鸦雀无声。三千红尘客呆呆的看着那个殿前哭诉的少年,看着他以同样的方式回敬后者,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的同时,又莫名的升起一种感觉。解气。而在叶凌这般哭诉之后,本来端坐在蒲团上面看戏的三清,尤其…

叶凌女娲玄冥小说叫什么(洪荒:从碰瓷三清开始免费阅读)

《洪荒:从碰瓷三清开始》第5章 卧槽?这也行?

紫霄宫内,瞬间鸦雀无声。

三千红尘客呆呆的看着那个殿前哭诉的少年,看着他以同样的方式回敬后者,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的同时,又莫名的升起一种感觉。

解气。

而在叶凌这般哭诉之后,本来端坐在蒲团上面看戏的三清,尤其是好事的通天,此刻却是有了开口的理由。

“接引准提两位道友,好大的威风啊,这是打算在道祖紫霄宫内与我徒儿动手了?”通天淡淡说道。

他早特么看这接引和准提不爽了,臭不要脸的行径,换做他是红云,早就两巴掌扇在了这二人的脸上。

而通天发话之后,元始也是冷冷看向了接引和准提,目光有着隐隐的不善之意。

三清俱为一体,通天发话便是已经代表了他们三人的态度,更何况,刚才这接接引和准提确实有以多欺少二打一欺负自家徒弟叶凌的意思。

唯独老子只是看着接引和准提,目光平淡一言不发。但那种平淡如水的目光,却是更加让接引和准提感到一阵寒意。

接引和准提,此刻脸色很是有些发白。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冒出来臭骂他们的少年,竟然是三清的徒弟?

三清啊,盘古元神所化的跟脚,境界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在几个元会之前,他们众多生灵于天地之间寻宝时,便早已经领教过,自知是远远不敌的。

如今竟是要与他们对上,这该如何是好?

“咳咳……原来是三清道友的弟子。”接引讪讪干咳说道,“难怪我观这小友这般聪慧可爱,不成想竟是师侄,误会,误会啊,哈哈哈!”

“别特么跟小爷套近乎,谁他娘的是你师侄?”叶凌一脸不耐说道,“今天把话说清楚了,你们两个老和尚把小爷绊倒了,这件事,给个交代吧!”

此言一出,接引和准提神色顿时一滞,而紫霄宫内将这话听得清清楚楚的三千红尘客,却是一个个都面色古怪。

方才的那一幕,他们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是叶凌自己突然出现在了接引和准提的跟前,伸出一只脚,所以才会被“绊倒”。

可现在,叶凌竟是抓着此事不放,要接引和准提给个交代?

这……

三千红尘客感觉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似乎有了一点点问题。

接引和准提,此刻面色涨红,心里是憋屈的不行。

讷讷半天,接引终于是憋出了一句:“贤侄,那分明是你……”

“是我什么?你莫非还想说,是小爷自己让你绊倒?”叶凌瞬间打断他的话,冷笑开口,而后“义愤填膺”的哭喊道,“苍天啊,大道啊,谁来评评理啊,这两个和尚好生不要脸,竟是还要倒打一耙啊!”

“胡说八道,分明就是你在无中生有!”准提见状急了,当下便直接快步冲到叶凌跟前,瞪眼说道。

哪知叶凌却是猛然伸出了右手,摊开成掌。

准提心中一惊,连忙退后半步,一脸警惕的盯着叶凌,提防他突然对自己出手。

然而,叶凌却是根本就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竟是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当中,一掌拍在了他自己的胸口上。

“噗!”叶凌嘴中顿时喷出一口殷红鲜血,整个人气息也是瞬间萎靡了许多,仿佛遭受重创,连道境都产生了暗伤一般。

“准提老贼,你……你竟然敢在这紫霄宫中伤我?”叶凌颤抖着手指,指向一脸懵逼的准提,眼中尽是“不敢置信”之意。

而这一幕,让整个紫霄宫中的三千红尘客都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殿前的那个少年。

卧槽?这也行???

这是三千红尘客心中共同的想法。

“准提,你好大的胆子!”通天勃然大怒,直接一掌隔空探出。

“道友且慢,这是误会!”接引连忙出声阻止,但已是来不及了。

“嘭!”准提的身形顿时横飞了出去,在紫霄宫墙壁上撞了个瓷实儿。

而通天似乎仍不解气一般,就要上前继续,却被一旁的元始拉住,这才暂且停手,只是眼中微光闪烁,无人知晓他在想些什么。

先前那一幕,他通天自然也是看在眼中。表面勃然大怒实际上只是装出来的罢了,真正的想法,其实仅仅只是配合一下叶凌的演戏,看看这小子在搞什么鬼名堂。

至于打伤准提,通天更是不曾在意。他本就看这两个臭不要脸的和尚不爽,当下看叶凌当众臭骂接引准提,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更不用说现在还配合叶凌借题发挥,一掌打伤那准提,这心里,啧啧。

可真特么的舒坦!

紫霄宫角落里,准提一身狼狈的从墙角爬起,鼻青脸肿的模样,看的三千红尘客很多都偷笑不已。

那准提也是愤愤然就要上前动手,但却被一脸阴沉之色的接引给拉住,摇了摇头。

准提看了一眼接引制止他的眼神,又看了看那一旁端坐,明显有出手之意的三清,咬了咬牙,只得狠狠转过头去,就此作罢。

而接引制止了准提继续动手之后,转过身来,面向叶凌沉声说道:“贤侄,此事是我师兄弟不对,敢问贤侄想要一份怎样的交代?”

接引这般说道,目光之中却是闪烁。

他心里的算盘也一样打得很响,他和准提来自洪荒西土,而西土自上古道祖和罗睺一战之后,便一直灵气贫瘠,什么好宝贝都没有。

不然,自己师兄弟也不至于这般穷苦潦倒了。

稍后若是这小子提什么条件,他只需要拿西土贫瘠,应付过去,也便是了。反正西土的确什么都没有,这小子又能奈何?

“哦?看你这老和尚的意思,是说只要我要,你便都可以给了?”叶凌斜睨他一眼。

接引做了个道揖,平静说道:“贫道与师弟来自西土,西土自上古贫瘠至今,我等也都身无长物,贤侄若是能找到什么宝贝,拿去便是。”

“呵?当真?”

“贫道既有此一诺,自然不会食言。”

“好,很好。”叶凌忽然便来了精神,再无方才那般气息萎靡深受重创的样子。

只见他面向殿内的三千红尘客,朗声说道:“诸位道友,可是都听清了,这是接引亲口所言,我若能找到什么宝贝,便都归我了。”

“那既然如此。”叶凌转过身来,面向接引和准提,手指却是指向了另外两个蒲团,“小爷我,要的是这两个蒲团,你给不给啊?”

此言一出,紫霄宫内顿时一片寂静。

三千红尘客俱是张大了嘴巴,看着那理直气壮提出这般要求的少年,一个个尽皆说不出话来。

他们好歹都是大罗金仙境界,实力最弱的也是初入大罗金仙初期,有着当今这天地之间最为傲然的道境修为。

可以这般说,道祖之下,他们便是世间最顶尖的战力之一。

这般实力,那蒲团当中蕴藏的玄机,他们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可是这少年,竟是在以一种他们从未想到过的方式,在索要这蒲团?

而且看这形势,似乎还真能“要”到手的样子……

“这……不行!”接引也是一愣,随后下意识的将之拒绝,语气甚是果断。

开什么玩笑?

他们二人进殿半天,又是哭惨又是逼迫鲲鹏的,这才谋夺到了两个蒲团,现在怎能这般拱手让人?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