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最是心动少年时小说,最是心动少年时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最是心动少年时,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显简易,主要讲述了:现在父母又不在身边,他们家落魄成这么样,如果被警察逮住,可没有人去捞她。林显隐约听到警笛声,戴上头盔就冲了出去。两辆车在车道上并排行驶,林显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紧追不舍的警车,按了下喇叭。他打了个…

最是心动少年时小说,最是心动少年时免费阅读

《最是心动少年时》免费试读第5章 又遇到他了

现在父母又不在身边,他们家落魄成这么样,如果被警察逮住,可没有人去捞她。林显隐约听到警笛声,戴上头盔就冲了出去。两辆车在车道上并排行驶,林显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紧追不舍的警车,按了下喇叭。

他打了个手势,车子突然急转朝另一条道奔去,林显一颗心快飞了出去紧跟在他的身后,打方向车身贴着墙壁就穿梭过去。

前方的陡坡是忽然出现,林显立刻刹车,他已经冲了下去,灰尘飞扬,车就从陡坡直冲下去很快就消失在公路尽头的住宅区。林显拔掉车钥匙,下车顺着陡坡跑了下去,她要命。

车又不是她的。

林显狂奔下山,渐渐听不到身后的警笛声,她把手揣兜拍了拍额头上的灰尘,信步朝住宅区走去。

林显拿出手机定位,从这里到小叔家还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林显也不急着回去。她刚刚发泄了一通,心情好很多。至于扔了的那辆摩托车,她和那几个人素不相识,他们想秋后算账也算不到自己头上。

林显心情好,食欲自然就好了起来。她现在有大把的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拿手机软件搜了一家评分比较高的餐厅,不如去吃饭吧。

十二点半林显找到餐厅,餐厅位置非常偏僻,色调偏暗,林显进门听到头顶有风铃声,她抬头看了一眼。

“几位?”

林显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个年轻的服务生,点头,“一个人。”

“上二楼可以么?”

“好。”

二楼装修得很漂亮,林显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拿出手机翻看着这家店的介绍,微信跳出个信息。林显动作顿了顿,点开微信看到刘岩的消息,“这是什么地方?林显你终于出现了?我以为你出事了呢,你换号码了么?新号码多少?”

林显翻了翻桌子上木质的菜单,点了一份牛排。

“喝什么?”

林显想了想,“牛奶。”

点餐的服务生嘴角一抽,目光从林显不羁的绿头发上移开,“好。”

林显翻着通讯录把刘岩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回复微信:号码没换。

几乎是一瞬间,刘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尖锐的铃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特别刺耳,林显连忙接通。

“喂。”

“林显?你在什么地方?”

“h市。”林显眯着眼看窗外,天空又阴沉下来,似乎在酝酿一场大雨。

“h市?你去那里干什么?”

林显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咳嗽一声,服务生已经端着牛奶过来了。热牛奶放在面前,林显拿起来喝了一口,“我家破产了。”电话那头一时无声,林显的鞋子轻轻敲了下地面,坐直,“我小叔家在h市,我过来读书。”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林显扯了下嘴角,没问他口中的他们是谁,林显都被踢出同学群了。

“嗯。”林显还要说什么,听到喧闹的声音上楼,她抬眼看过去。下一瞬间,视线就和为首的高挑男生对上。

他狭长的眼微微上扬,抬腿大步走了过来。

“你跑得挺快。”

林显警惕地看着他,对着电话那头的刘岩说道,“等会儿我打给你。”

挂断电话,易泽源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抬腿就踩在椅子上,俯身居高临下看她,“我兄弟的车呢?”

“山上。”林显拿出车钥匙扔到桌子上,身子后仰靠在座位上,端起面前的牛奶一饮而尽,“骑车目标太大。”

“你可拉倒吧!”身后个偏瘦的少年伸头出来,“你是直接把我的车扔给了警察,车上有牌照,他们已经找到我家了。”

“骑车的又不是你,与你有什么关系?”林显放下杯子,舔掉嘴角的奶渍,脑筋转的飞快,说道,“有什么证据证明开车的是你?你的车可以是丢了。”

“那——罚款你得出吧?修车的钱你得出吧?”小白气的眼睛都红了,可现在又说不出什么理来。“那警察运车的架势你没看到,小红肯定得受伤了。”

小红?他的那辆车么?若是放在平时,林显肯定要大笑,但是现在她努力装作严肃的样子。眨巴下眼,点头,“是,我得出,这应该的。”

“易哥?”

易泽源哼了一声,拉过椅子大喇喇的坐下,翘起腿拎过菜单翻着,“既然她说要赔钱,那就坐下吃饭。”

林显正琢磨着怎么跑,他冷不丁又开口,“你叫什么?”

“你叫什么?”林显没有回答问题,针锋相对。“你是男人,应该你先告诉我名字吧?”

“易泽源。”易泽源把菜单扔到桌子上,直视林显,“还没有人一天挑衅我两次。”他顿了顿,一字一句,“你是第一个。”

林显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易泽源目光冷下去,林显见好就收,伸手过去,“林显。”

易泽源盯着林显细白的手指,她长得偏小巧类型,大眼灵动。偏偏染个耀眼的绿色头发,骑重型机车,性格与长相反差极大。

易泽源刚要伸手,林显已经把手收回去了,易泽源的手在空中十分尴尬地停顿几秒狠狠落回去吼了一声,“服务员点餐。”

林显敲了下腿,起身,“我去洗手间。”

易泽源倏然抬眸盯着林显,林显扬眉,“怎么?你要跟我一块?”

易泽源脸又绿了,林显笑了笑,转身下楼。

服务员过来点好餐,要走的时候,易泽源抬头,“你们一楼有洗手间?”

易泽源经常来这家吃饭,他只记得二楼有洗手间,林显刚刚直奔一楼,那架势让他怀疑这家店又在一楼建了洗手间。

“没有,怎么了?”

小白恍然大悟,“易哥,她是不是跑了?”

林显一路狂奔出巷子,外面下起了雨,林显抹了一把脸上的潮湿。这破地方竟然没有出租车,林显回头看了一眼,视线内似乎出现了易泽源的身影。林显扯了下嘴角,抬腿就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出了这片,天大地大,他们上哪去找一个林显?

雨越下越大,毫无症状的就成了瓢泼大雨。林显听到身后易泽源吼了一声,林显穿过马路朝主干道奔去。雨打湿了衣服,湿漉漉地粘在身上。刺耳的刹车声,林显抬起头看到个熟悉的车,黑色吉普霸气的横在雨幕下,显得格外威武,她几乎是本能地冲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快走!”

简易看向后视镜,雨太大,看不清东西。他把车开了出去,拿起一盒抽纸扔给林显。

林显手忙脚乱地收起纸,说道,“谢谢。”

简易蹙眉看了眼林显,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轻敲了下。

车厢安静,林显擦干净脸上的水,回头打量他。简易今天穿得很正式,纯黑色的衬衣领口解开一粒扣子,没有褶皱的西装长裤勾勒出长腿。

这样的穿着让他显得不太一样,和昨天区别很大。两天见他三次,这概率。

林显抿了抿嘴唇,她想脱掉潮湿的牛仔外套,刚解开扣子又觉得不太对,脸上微微发热。深吸一口气,扭头盯着他,“你叫什么?”

简易没有回答,脸上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林显怀疑自己是不是声音太小,他没有听到,这回提高了声音。“我应该叫你什么?”

“简易。”他开口,嗓音冷质。

林显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谢谢你了。”

简易没有说话,车厢内气氛显得狭仄,林显原本去吃午饭,结果只喝了一杯牛奶。她现在胃里翻腾,咽下口水,转头看窗外。

暴雨倾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车开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其间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林显憋到了极致,她实在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打破这僵局。

“我请你吃饭——”

“你家地址?”

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口,林显扯起嘴角干巴巴地笑了笑,他大约是不会愿意跟自己一块吃饭。“把我送到昨天见面的地方就行,离我家——”

“想吃什么?”简易打断了她的话。

林显倏然转头,有些意外,随即笑了起来,“都行。”

她一句都行,十分钟后车停在一家环境堪忧的馄饨店门口。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馄饨店生意冷冷清清,林显看看窗外又回头看简易,简易已经下车关上车门,大步朝馄饨店走去。

林显也推开车门下去,她没有来过这种店,林显从出生经济条件就很好,她也没机会上这种店吃东西。

母亲也不允许她来。

林显进门,左右打量。

简易已经拉开塑料凳子坐下,“两份。”

店主是个中年妇女,闻言麻利地包馄饨。林显的目光落在简易身上,黑色衬衣领口又散开了一粒扣子。他的视线落在外面的雨中,目光飘渺,身上戾气似乎削弱。他安静地坐着,与这个店的环境格格不入。

“坐吧。”店主看林显还站着,回头对她说道,“马上就好,饮料在冰柜里,要了自己拿。”

林显的目光从简易身上挪开,拉开塑料凳子坐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凳子黏腻,细菌沾到了手上挥之不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