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神医太子妃她不讲武德苏瑾年楚厉琛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太子妃她不讲武德

主角:苏瑾年楚厉琛

简介:苏瑾年流落在外二十年,亲生父亲找上门来。
一时之间,全京城的富商都知道苏家有个从山里接回来的嫡女。
举止粗鄙、不学无术,甚至未婚先孕,败坏家风。
殊不知已逝娘亲乃一国长公主!
从小住的山还有个别称——神医谷

神医太子妃她不讲武德免费阅读

第1章 姑娘岂不是可以横着走?

“救我,求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男子的五官立挺,脸色却十分苍白,他似要抓住身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虚弱的声音中带着急切。
腰间的白芷玉伴随着男子的动作暴露无疑,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东临国的七皇子殿下———黎冽。
自半月前就觉着身子不适,总会心悸乏力、恶心头痛,太医看过后才惊觉。
他这是中了一种名叫雷公藤的毒……
然而,毒素已经侵入他的五脏六腑,太医也束手无策。
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传说中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谷谷主身上。
好不容易花重金寻到了神医谷的下落,可谷中只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
可是现在,黎冽没有别的选择了,他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
“别慌。”
一道清凉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仿佛有一种安抚人心的作用,苏瑾年淡淡的看了一眼黎冽,只要他还没断气,她就有法子。
苏瑾年取下一枚足有手掌长的银针,在黎冽惊恐的注视下扎入了他的头部。
“你既让我救你,就该信我,放松些。”苏瑾年贝齿轻启。
而此时,一个和苏瑾年差不多大的女子,背着一篓子的药材走了进来。
听见苏瑾年的话后,连看都没看黎冽一眼,自顾自的理起了药材。
“我们姑娘出手,就算是在阎王殿的人都能救回来。”
“你怕什么?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不信我们姑娘的医术,却又费尽心思的要找来神医谷,何必呢?”
苏瑾年轻皱了皱眉,却没有任何不悦的情绪,只是略微警告的说道,“阿沐,住口。”
阿沐撇撇嘴,没再说话了。
黎冽又看了一眼苏瑾年,见她脸色仍旧淡然,干脆眼一闭心一横,赌一把吧……
不知过了多久,黎冽便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脑子清醒不少,只是身上还有些无力。
苏瑾年掐着时间推门而入。
一手紧紧捏住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将碗递给了黎冽。
看着碗中腥红的液体,黎冽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一股腥膻味?”
“新鲜羊血,喝了吧。”
苏瑾年说罢,两步并做一步的跑了出去,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缓过劲儿来后,苏瑾年又靠在门外。
隔着木门说道,“我这神医谷不养闲人,接下来几日的药方我放这了,明日一早,我不希望再看见你。”
“还有救你一命的尾款,不必送到神医谷,交到南市不语当铺。”
当黎冽再度打开房门的时候,苏瑾年早已走了,只留下了三张药方……
她好像很确定能保住自己的命……
次日。
苏瑾年一觉睡到了午时才醒。
刚一睁开眼,就看见阿沐守在床边,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将苏瑾年吓了一跳……
“姑娘,苏家来人了,说是要接你回家。”阿沐道。
苏瑾年玩味的勾起一抹笑意,难为苏家的人还想得起她了。
“人呢?”苏瑾年起身穿衣。
阿沐眉头紧皱,很是为苏瑾年感到不服。
“姑娘,苏家因为道士的一句话,抛弃你二十年,你还要跟她们回去吗?”
十年前的阿沐,被人打得身受重伤。
奄奄一息,是苏瑾年求师傅救活了她,从此她便跟在苏瑾年的身侧,帮着苏瑾年理理药材。
两人情同姐妹,对于彼此的身世,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阿沐是孤儿,但苏瑾年,却是京城富商苏家的嫡小姐。
不过……是打一出生,就被苏家抛弃的嫡小姐。
“为什么不回去?”苏瑾年反问一句,思绪渐渐飘得远了,“你还记得我师傅临终前说的吗?”
阿沐沉默下来,眼眸之中带着落寞,“记得。”
老头儿说,他游历四方之际,正巧碰上了苏家主母生产,当时他在外头,听苏家主母的声音苍劲有力。
想来生产定是顺利的,后来有一道长入了苏府。
没有任何根据,就说苏瑾年是天降灾星,若留在苏家,会克父克母克兄弟,直到将全家都克没。
起初还没人信,直到苏瑾年降生之际,苏家主母咽了气……
苏家主本想捂死苏瑾年,是老头儿出现,将苏瑾年带离苏家,又当爹又当娘的将苏瑾年养大。
“我一直觉得,我娘死得蹊跷,所以苏家,我是必回的。”苏瑾年道。
对于师傅的判断,她深信不疑,若非有人陷害,娘绝不会死!
苏瑾年攥紧了双手,原本清冽的眸子,涌现出一股恨意。
阿沐见状,叹了口气,“既然你决定了回苏家,那我和你一起。”
这么多年都是阿沐照顾着苏瑾年,换了别人她也不放心,苏瑾年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握着彼此的手,给予着彼此力量。
阿沐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腰间拿出了一枚玉佩,“这是黎冽走之前给的,他说他说到做到,你救他一命,他答应你一个条件,这玉佩是信物。”
苏瑾年默不作声的接过白芷玉,手心处,是能够感觉得到的一股清凉……
阿沐起身去收拾起了行李,当打开衣柜时,阿沐却楞在了原地。
苏瑾年的衣物不多,只有两三件,但占据了半个衣柜的,是一个大木箱子,箱子沉甸甸的。
里头全是这些年,外面的人送进神医谷的‘信物’。
“姑娘,箱子里面的东西要带吗?”阿沐问道。
箱子里这些东西的主人,可都是非富即贵的主儿,若是带上这些东西去京城,那姑娘岂不是可以横着走?
苏瑾年摇头,“不带了,都是累赘。”
说着,苏瑾年却将白芷玉仔细揣了起来,白芷玉冬暖夏凉,倒是可以留着。
“好的!”阿沐应道。
其实不用这些东西,只姑娘的脸,他们就能认得出,这样说来,的确都是些累赘。
两人收拾好了行李,便一同离开了神医谷。
断崖之下的一处茅草屋。
苏家安排来接她的马车,已经等了许久了,车夫满脸的不耐烦,本想在见到苏瑾年后好生说道说道,可当他真的看见苏瑾年后,所有不善的话都咽进了肚子……
苏瑾年身着一袭白衣缓缓走近,秀雅脱俗,自有一灵之气,那双眸子清冷又灵动,令人魂牵梦绕。
苏家还能有这般绝美的女子?
车夫咳嗽了两声,掩饰着自己的惊讶,“你是苏瑾年?”
“嗯。”
“我是京城苏家派来接你的,三小姐,上马车吧。”
“有劳了。”
阿沐率先上了马车,伸手将苏瑾年也拉了上来。
马车没有门帘,也就意味着她们和车夫之间,毫无遮挡。
阿沐是个直肠子,自上了马车之后,眉头就没有松缓过,“姑娘,这马车内好大一股异味儿。”
像是……猪肉味儿。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