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越成陈世美无删减全文免费看,主角陈墨陈世美秦香莲小说阅读

小说名:穿越成陈世美

主角名:陈墨陈世美秦香莲

简介:第二天醒来,陈墨意犹未尽的去抱秦香莲,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起了床。来到外面,昨晚的剩菜已经热好。秦香莲站在院子里,正迎着朝阳晾晒衣裳。阳光打在窈窕的身影上,将莲藕般的双臂映衬的愈发白皙,转头看到陈墨时,俏脸红成了朝霞的模样。“官人,昨晚睡得可好?”问着,秦香莲回想起了昨夜的疾风骤雨。

穿越成陈世美

穿越成陈世美全文第6章

低头走来,双腿微颤,显然是不敢迈大步子。

“为夫睡得很好,反倒是娘子你,看起来身体似乎有恙。”陈墨故意打趣。

“还不是,还不是官人弄得?”

秦香莲紧走两步,将额头抵在陈墨胸膛,声音中透着哀怨和自责。

“可惜接下来一年,奴家不能如昨晚那般服侍官人了。”

“为什么?”陈墨大惊。

好好的,怎么了这是?

“娘在世的时候说过,奴家承接官人的雨露后便会怀胎,诞下子嗣前不可以再同房的。”秦香莲解释。

噗……

陈墨险些喷出一口老血,这个女人也太可爱了吧?

于是故意揶揄了一句。

“一年不能同房,你就不怕苦死为夫吗?”

“奴家……”

秦香莲抬头,急的发慌,少许咬牙下了决心。

“要不这样,稍后奴家去找个媒婆,纳一房妾来慰藉官人如何?”

噗……

这次,陈墨终于忍不住喷了出来。

纳妾?

亏她想的出来!

“香莲,先不说咱家的现实条件,单说纳完妾又当如何?总不能每次同房以后,都再纳一妾吧?”

“……”

秦香莲听完,不知如何作答。

见此,陈墨低头吻了下秦香莲的脸颊,然后搂着她进屋。

“来,边吃边聊,为夫好好给你讲一讲夫妻之事。”

砰砰砰……

就在这时,外面想起了急促的砸门声。

“陈墨陈世美,你给我滚出来。”

秦香莲俏脸一变,急促说道:“官人,听声音像是赵山那个无赖,他怎么会在这时找上门来呢?”

赵山?

陈墨皱眉,想起了有关此人的种种。

百家庄里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整个青阳镇人尽皆知的流氓无赖。

不仅嗜赌,还很好色。

当初他亲爹断气的时候,正拿着买棺材的钱逛青楼喝花酒,足以看出品性有多烂。

最关键的是,因为“陈世美”太过软弱,秦香莲没少被他欺负调戏。

这种人突然上门,陈墨不用想都知道没好事。

“香莲,你在屋里等着,我出去看看。”

“官人小心。”

秦香莲叮嘱一句,关门从缝隙里看了起来。

“陈墨,你再不滚出来我就要拆门了。”

外面,赵山还在扯着嗓子干嚎。

“你用哪只手拆门,我就剁了你哪只手。”

陈墨冷声回应着,打开了大门。

以前如何他不管,反正从今往后,赵山别想再讨到半点便宜。

但让陈墨没有想到的是,与赵山一起的还有里长和两名棍夫,从凝重的神色来看,颇有兴师问罪的架势。

“里长怎么来了,快里面请。”

面对一村之长,陈墨还是要尽些礼数的,毕竟在当今的社会制度下,能任里长的都是乡绅大户。

求他办事,或许弄不成,可要是得罪了,那绝对能恶心死人。

王富兴摆摆手,瞟了眼旁边的赵山,皮笑肉不笑的向前一步。

“世美啊,不管你让不让,今天这门肯定是要进的。不过与邻里乡情无关,完全是因为公事。”

公事?

陈墨狐疑。

“你说。”

“是,里长。”

赵山应声,直接站到了陈墨的面前。

“昨个儿我从县城回来,丢了些银子,是不是被你捡到了?”

听完这话,陈墨直接笑了出来。

一是不屑,赵山上门耍无赖的手段,未免也太拙劣了点。

二是震怒,卖炭换来十两银子的事情,赵山是怎么知道的?

只有一种可能,昨晚他来过,还听墙根来着。

换句话说,自己跟秦香莲的那些动静,也全被听去了。

“赵山,你是不是想死?”

陈墨说着,一把掐住了赵山的脖子。

“里长,救命,救命啊。”赵山扯嗓子嘶喊,“乡亲们都快来看啊,陈世美捡了银子昧下不还,还要杀人灭口。”

他这一喊不要紧,顿时有许多人闻声赶了过来。

“陈墨,你真要当着本里长行凶吗?”王富兴出言警告,“还有,你昨天又是不是得了些银子?”

滚!

一把推开赵山,陈墨直面王富兴。

“回里长的话,昨天我确实是得了十两银子。”

哗……

陈墨的话落下,现场顿时哗然。

十两银子,都够普通人家一年的花费了。

陈墨是个读死书的人,压根儿就没有操持过生计,自然是赚不来的。

至于秦香莲,那就更不可能了。

除非仗着过人的姿色,去出卖一身的皮骨。

反倒是赵山,终日混迹在赌坊里面,难免有走狗屎运的时候。

看来他说的没错,的确是陈墨捡到银子昧下了。

原来读书人的心思,也是下作龌龊的。

听着舆论倒向了自己这边,赵山露出了得意的奸笑。

昨晚他去邻村赌博,输了个精光回来,本想着偷走陈墨家的老牛去变卖,却无意中撞上了更让他心动的事情。

陈墨不仅发了笔横财,还与秦香莲同了房。

赵山那叫一个羡慕妒忌恨,盘算一晚计上心来,于是便带着里长早早找上了门。

今天他要先把银子弄到手,等陈墨被法办的时候,再把秦香莲弄上床。

“陈墨,既然你自己承认了,还不赶快把银子交出来?”王富兴呵斥着。

“我自己赚的银子,为什么要交?”陈墨反问。

“你……”

王富兴语结,气的连连点头。

“好好好,那你就说说,究竟是怎么赚的?”

“卖炭。”陈墨直言不讳,“里长要是不信,可以去后山的三亩桃园看看,也可以去县城的集市打听打听。”

轰……

陈墨说完,现场顿时骚乱。

怎么,读书读疯了?

卖炭,能卖十两银子?

做梦去吧!

别说三亩桃园,就算是十亩,也卖不上一半的价钱。

至于去县城集市找人证明,那就更加扯淡了,看来陈墨是铁了心做个要财失德的小人了。

“陈墨,你就算编,也编的像样点儿,这是在把里长当傻子糊弄吗?”赵山得势叫嚣,煽风点火。

“你要是不会说话,就把臭嘴闭上。”

呵斥完赵山,王富兴的脸色冷了许多。

“陈墨,众乡邻的反应你都看到了,如果烧炭能烧出十两银子的话,咱百家庄岂不是人人都成富绅了?”

“至于你说去县城集市打听,就更加的荒唐了,到时你是不是又会说,那里客流如梭人证难寻呢?”

“里长的意思是,认定我有罪了对吗?”陈墨的声音,也冷了几分。

“有没有罪,你自己最清楚。”王富兴说完,看了看两名棍夫,“进去搜,只要找到了银子,就是铁证如山。”

“是。”

两人应声,就要持棍上前。

就在陈墨想要上前阻拦的时候,人群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冷喝。

“王里长好大的威风,连老婆子的银子都敢抢了吗?”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