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卫凌洛羽淑完结版

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卫凌洛羽淑,主要讲述了:接下来的几天,卫凌很忙!不仅忙着户部的账目审阅,还有国库,太仓,十几个大储物仓库的检查和巡视。户部这群人,还算是配合。毕竟有把柄在卫凌手中,想摆烂也没那个胆子。只是户部的所有家底盘查下来,卫凌还是触目…

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卫凌洛羽淑完结版

《开局被废太子,我苟不住了》免费试读第三十八章 还可以这么玩?

接下来的几天,卫凌很忙!

不仅忙着户部的账目审阅,还有国库,太仓,十几个大储物仓库的检查和巡视。

户部这群人,还算是配合。

毕竟有把柄在卫凌手中,想摆烂也没那个胆子。

只是户部的所有家底盘查下来,卫凌还是触目惊心,因为的确山穷水尽了!

国库不是没有存银,但存银已经不到八万两银子,和账目上的存银严重不符。

倒是太仓里还算留了点东西,稻谷,小麦,粟米,草料,还能支撑一段时间。

最让他无语的,是户部几个大仓库里放着大量的麝香,香料,硫磺,布匹和木炭等物。

这些东西,在市面上都极为紧俏,但户部仓库里却堆积如山,根本无人管理。

将这一摊子事儿交给了户部右侍郎钟山,责令他十天内必须清点完毕,卫凌这才算放心下来。

这一日!

卫凌正在户部一侧的暖阁内,审阅手中的账目。

忽然,户部左侍郎王恕鬼鬼祟祟地敲开了门。

卫凌挑起眼皮看了看他,继续将目光落在账目上。

这时的王恕有些尴尬,却又显得很是着急。

几次想要开口,却都欲言又止。

“左侍郎有事?”卫凌将手中的账目翻了一遍,头也不抬地问道。

额了一声,王恕抽搐着脸颊,这才来到卫凌的案桌前跪下。

“亲王殿下,臣……臣有事要向亲王殿下汇报。”

“噢!”卫凌放下手中的账目,抬起头冲他一挥手:“起来说话吧!”

王恕哎了一声,这才赶忙站起身,满脸讨好地看向卫凌。

“亲王殿下,不知道镇南大将军有没有告诉您!”

“拖欠他老人家一年的俸禄,两千二百两银子,早就已经送过去了!”

“原本臣是带了三千两银子过去,可是将军夫人只要二千二百两,剩下的八百两也给退了回来。”

说着,他将八百两银票双手放到了卫凌的案桌上。

卫凌哦了一声:“就这事儿啊,本王知道了。”

说着,卫凌再次拿起了账目。

看着卫凌,王恕依旧尴尬地站在原地,并没有离开。

过了好一会儿,卫凌才抬起头:“王大人还有事?”

“还有事!”王恕依旧满脸尴尬:“亲王殿下,关于抄国库总管曹承运家的事情,已经有了大致的眉目。”

听了这话,卫凌斜瞄着他:“抄出多少家财?”

“亲王殿下,这是清单。”王恕急忙从袖子里摸出一张清单递到卫凌的面前。

“这个待会再看,你直接说。”卫凌抬起头,再次看向王恕。

深吸了一口气,王恕一字一句地说道:“单是浮财一项,就有十五万六千两银子!”

“金银细软,珠宝玉器,折合白银差不多八万两。”

“另外,从他府中还搜出了不少名贵的古玩字画,折合白银又是十几万两。”

“如此算下来,这次抄家的总数,至少四十万两!”

“四十万两!”卫凌渐渐虚眯起眼睛:“曹承运做这国库总管多长时间了?”

额了一声,王恕急忙说道:“加上今年才三年!”

“厉害呀!”卫凌一字一句地说道:“三年时间,一个正四品国库总管,就贪污了三四十万两银子。”

“亲王殿下!”王恕紧盯着卫凌:“这还没算行文地方抄他老家的浮财呢!”

“我估计,他老家应该也藏了不少钱财。”

“好,很好!”卫凌紧盯着王恕:“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一定要一查到底,抄出来的所有物品和银两……”

“亲王殿下。”王恕忽然打断了卫凌,缓缓凑了上来:“这些东西清点好以后,就直接送您的亲王府去吧?”

听了这话,卫凌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

“亲王殿下。”王恕抽搐着脸颊,急忙说道:“臣没有别的意思,这完全是出于维护我们户部的名声和大局啊!”

“哦?”卫凌笑吟吟地打量着王恕:“这话怎么说?”

“亲王殿下,您想想!”王恕沉声说道:“咱们户部本来就掌管天下财富,多少人眼红嫉妒,垂涎三尺。”

“现如今,咱们户部突然挖出了这么大一个巨贪,必然会在朝野引起巨大的震动,说咱们户部是监守自盗。”

“要是一旦内阁追查下来,那咱们户部可就彻底停摆了,亲王殿下您颜面也无光啊!”

说到这里,他又一脸痛心疾首地看向卫凌。

“所以,臣这是为咱们户部考虑呀,也是为亲王殿下您考虑。”

“不管怎么说,现在这户部可是亲王殿下您在主政!”

“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不张扬!”卫凌紧锁着眉头问道:“能瞒得住吗?”

“不需要瞒啊!”王恕急忙说道:“从曹承运府中抄的这笔浮财,咱们可以适当交几千两银子到国库入账,剩下的,亲王殿下自己先收着,以备不时之需。”

“到时候,不管是朝廷还是内阁查问下来,咱们就说曹承运除了身上携带的五万多两银票,就只从家里搜出几千两银子了。”

“这样,也不至于引起朝野震动,更能有个交代。”

听完王恕的话,卫凌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

看来,平时这些官员去抄家,就是这么一个操作模式。

表面上是保护同僚,避免不必要的朝野震动,实际上不过是贪污自肥而已。

历代以来,借着抄家中饱私囊的事情,屡见不鲜。

现在,卫凌算是彻底明白了,这其中全都是由这帮瘪犊子说了算。

沉吟了少许,卫凌缓缓靠在椅子上,打量着一脸奸臣模样的王恕。

“王大人,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吧?”

王恕额了一声,接着露出尴尬的笑容。

“亲王殿下果然是明察秋毫,洞若观火……”

“直说吧!”卫凌挑起眉毛:“本王喜欢开门见山!”

听了这话,王恕才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亲王殿下,您应该听说过鸿源典当行吧?”

闻言,卫凌微微皱起眉头:“没听过呀,怎么了?”

“额!”王恕紧锁着眉头:“那是臣一个远房亲戚的生意,也不知道得罪了谁,竟然被京城禁卫军给查封了。”

“更关键的是,他们用的是亲王殿下您的名义,说是没有您的命令,坚决不可能解封。”

“亲王殿下,那当铺可是我一个表哥开的,做的都是合法的生意,并无任何越矩呀!”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