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退婚后,我被状元郎娇宠了免费阅读,退婚后,我被状元郎娇宠了章节目录

退婚后,我被状元郎娇宠了》是以顾青黛齐云宴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想。”顾青黛遵从本心道。她原先还想借着顾桃的手看看她与齐云宴的合作是否牢靠,可是她没想到顾桃的丫鬟手段如此低劣,竟然没有学到顾桃丝毫。齐云宴微微颔首:“那咱们就将计就计。”“好。”她附和着。而金枝阁…

退婚后,我被状元郎娇宠了免费阅读,退婚后,我被状元郎娇宠了章节目录

《退婚后,我被状元郎娇宠了》免费试读第49章将计就计

“想。”

顾青黛遵从本心道。

她原先还想借着顾桃的手看看她与齐云宴的合作是否牢靠,可是她没想到顾桃的丫鬟手段如此低劣,竟然没有学到顾桃丝毫。

齐云宴微微颔首:“那咱们就将计就计。”

“好。”她附和着。

而金枝阁门口处的所谓将紫姜送来的点心丢在了一边,和他一起守门的侍卫看见这一幕微微愣住。

他不解问道:“头,你不是答应人家姑娘要送进去吗?”

所谓看着和自己站岗的傻兄弟颇为无奈:“她是润春阁的丫鬟,润春阁和咱们金枝阁什么关系?你觉得她会这么好心送点心来?”

“是哈。”那侍卫听了所谓的话,才反应过来似的。

看着他傻愣愣的挠头,所谓无奈极了,看着他这副不聪明的样子提醒道:“你只需要记得,凡是润春阁送来的东西都不要收就是了。”

“头,我记下了。”侍卫用力点头,表示自己已经记下了。

……

润春阁里,顾桃手肘靠在凭几上,托腮看向紫姜。

她着实没想到,自己费尽心力培养紫姜那么些时日,就是教头牛都会了,她还不会。

“我教给你的东西,你都丢到了那里去了?”顾桃声音有些冷,她现在算是理解当年夫子在课堂上怼那些差生是何等心情了。

紫姜低着头支支吾吾的不敢吭声。

她真的很想指着顾桃问,她教的什么玩意?什么我见犹怜,什么岁月静好!?

齐云宴是那种凡夫俗子嘛?

她要是招招手,送个点心就把齐云宴勾搭到手了,她还当什么丫鬟?直接去春香楼挂个牌就行了!

不过这些话她也就只能在心里说说。她要是真的说出来,不用等到勾引失败她就直接被顾桃发卖了。

她撑起一个勉强的笑容抬头,看着眼神阴翳的顾桃解释道:“姑爷对咱们二房颇有防备,应该是担心奴婢刻意接近别有用心。”

顾桃不以为然的点头,若是齐云宴对二房没有防备才是出了鬼。

她眼神挑剔看向紫姜,有些想不通。

自己精心为齐云宴准备的丫鬟,身段也好,模样俊俏,而且那双眼睛颇有几分像顾青黛。

顾青黛性子高傲,对三皇子都爱搭不理,怎么会舍得在一个赘婿身上花费功夫?平日里指不定怎么嫌弃齐云宴呢!

可是这齐云宴怎么就没有半分动摇?难不成这齐云宴不行?顾青黛不会因为自己嫁不出去就找了一个挡箭牌吧?

顾桃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既然齐云宴是顾青黛的挡箭牌,那么她就要彻底把顾青黛的挡箭牌踢走。

唇角微弯勾勒出弧度,她倾着身子看向紫姜:“你继续努力。将齐云宴拿下之后,本小姐定有重赏。”

紫姜微微颔首,明显松了一口气。

顾桃挥了挥手,将紫姜打发出去做事。

绿豆坐在顾桃的身边捏腿,动作轻柔。

“小姐,奴婢瞧着紫姜未必能够拿捏住齐云宴啊。”绿豆有些担心顾桃的计划,毕竟她这一招可是在打顾青黛的脸。“若是大小姐知道了,咱们……”

顾青黛是个有脾气的。顾桃这一招不论得手还是没得手都算是得罪了顾青黛!只怕后头会让二房的日子更加难过……

顾桃冷哼一声,对于绿豆的担心她压根就不在意。

她这几日与姜白频繁接触,与姜白之间的暧昧氛围可谓是逐步上升。只需要她再加把柴,她和姜白之间的火势必燃的更旺。

待到自己入住晋王府,届时顾青黛自己还需要放在眼里吗?

“顾青黛?呵!”顾桃满脸不屑,当年她道行不够才会被顾青黛逼得在尼姑庵落难这么多年。

“小姐。”绿豆瞧着自家小姐这副模样还是很担心,“咱们还是得小心些才是。”

“行了。”顾桃不乐意听她这话,“你将紫姜看好就是了。”

顾桃这明显不耐烦的语气,让绿豆听话地闭上了嘴。

可是这匆匆一瞥,她就看见顾桃的领口下头有抹刺眼的淡红色。

察觉到绿豆的目光,顾桃伸手摸向还带着些许痛感的吻痕,她轻笑着像一只偷腥到手的猫。

“小姐……”绿豆欲言又止。

顾桃不甚在意:“我心里有数,这事不可告诉旁人知道了吗?”

绿豆点了点头,她自幼跟着顾桃,顾桃的吩咐她哪有不听的。顾桃说不告诉旁人她就不告诉旁人,她一定会守住这件事。

不过她在心里咒骂晋王,还没明媒正娶呢,这家伙就对她家小姐下手了。

她抿唇:“奴婢记下了。”

翌日清晨,紫姜又守在了齐云宴必经之路上送点心。

经过这段时间坚持不懈的打卡,比晨昏定省还要准时。紫姜明显感觉到齐云宴的态度一步步松动,今晨还特意对自己笑了笑。

照着这个速度下去,那么齐云宴接受自己就是迟早的事。

紫姜突然觉得,顾桃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男人最喜欢女人对自己崇拜。而且自己丫鬟的身份更能给齐云宴带来顾青黛无法比拟的成就感。

这些日子就连送点心自己也有了些动力,毕竟若是真的攀上了齐云宴也算是不错的选择啊。

她拿着一个荷包等在齐云宴回来的路上,看见齐云宴的身影,她连忙小跑着上前。

她停在齐云宴的面前小口小口喘着气,小巧的脸因为方才小跑有些微红。

她微昂着头,睁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齐云宴,轻柔的声音带着柔情喊道:“姑爷。”

齐云宴先是愣了愣,随即扯出些许笑意:“怎么了?”

她将自己缝制的荷包递到齐云宴的面前,娇羞不已。

“姑爷,这是我缝制的荷包,里头装着醒神的香料,姑爷读书时若是乏了,闻一闻就会精神许多。”

齐云宴看着紫姜拿出来的荷包,上头绣着的鸳鸯活灵活现,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半晌过后,紫姜紧张不已,难道这荷包齐云宴不喜欢吗?

她抬起头来,看着齐云宴道:“姑爷若是不喜欢,紫姜重新绣一个。”

齐云宴接过荷包:“不必麻烦了,这个就很好。谢谢你,紫姜。”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