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大秦:匿名入伍,杀敌成神小说,大秦:匿名入伍,杀敌成神赵玄周玥儿

好看的小说《大秦:匿名入伍,杀敌成神》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玄周玥儿,主要讲述了:听到嬴政的话。满朝文武哪里还不明白嬴政的意图。如若此刻有人再敢反对,那就是对大秦军功制的亵渎和颠覆,绝对会被苛责。刚刚被嬴政训斥的淳于越就前车之鉴。“臣等附议。”“大王圣明。”大殿内的文武群臣齐声高呼…

大秦:匿名入伍,杀敌成神小说,大秦:匿名入伍,杀敌成神赵玄周玥儿

《大秦:匿名入伍,杀敌成神》免费试读第33章

听到嬴政的话。

满朝文武哪里还不明白嬴政的意图。

如若此刻有人再敢反对,那就是对大秦军功制的亵渎和颠覆,绝对会被苛责。

刚刚被嬴政训斥的淳于越就前车之鉴。

“臣等附议。”

“大王圣明。”

大殿内的文武群臣齐声高呼道。

其中以武臣一列的声音最为嘹亮。

武臣之本就在于军功,如若连这点都被否决了,对于武臣而言,无疑是很大的打击。

“另。”

“将赵玄斩敌军功在军中传下,鼓舞我大秦百万锐士军心。”

“这也是孤告诉我大秦百万锐士,只要于大秦建功,孤,有功必赏,不在乎身份。”嬴政威声道。

今日如此重封赵玄。

归根结底就在于嬴政的魄力与雄心。

当日王翦在章台宫提起赵玄时,嬴政心中就有所印象,能够说出那八字一统纂言,蕴含大秦之根本战略,足可见才能。

再有超越昔日白起的勇力,今夕立下如此战功。

完全值得嬴政看重封赏。

以此。

可让这年轻勇将被嬴政收服,以王权之恩,令其心悦诚服。

而这一点也是王翦所看到的。

王翦拥上将军权柄,可对赵玄加官进爵,但是他没有,而是转而呈给秦王嬴政来准予,这就是深懂人臣之道的高明。

掌王权多年。

嬴政又岂会不知王翦的心思。

将此封赏交给王诏来下达,足可让人心悦诚服,对王权感恩戴德。

而嬴政如此重封,更可令赵玄心悦诚服。

除此外。

还有一个关键。

大秦与列国止于大战多年,大秦军功制传承,但是许多将士也是久疏战场,虽说军中军纪严明,为国立功就可获得封赏,但是军中许久未曾有过传言全军的晋升之举了。

嬴政就是以赵玄为本,昭告全军。

赵玄一个新兵为国立功,得晋九爵,升万人将,如此恩赏重封。

等同于告诉所有大秦锐士,只要他们能够为国立下大功,当今秦王也能够如此重封。

以此来激励大秦百万锐士,振奋军心。

这一手。

不得不说嬴政对王权把握之高明。

无愧于历史上的千古一帝。

一个封赏,蕴含的深意良多。

“大王圣明。”

尉缭,蒙武,王绾,李斯等能臣立刻想到了嬴政昭告全军的深意,当即附议道。

“我大秦此番两军出征,皆没有让孤失望。”

“相邦,传孤诏谕,命桓漪于赵境战场自行定夺,如若赵国反击,他全权处置。”

“命李腾以最快速度灭韩,不可给列国发兵驰援之机。”

嬴政威声道。

“臣领旨。”

王绾立刻应道。

“诸卿,可还有本奏?”嬴政扫视朝堂,大声的问道。

得战场捷报归来,嬴政有些悬着的心也落下来了不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战局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东出战略,已成功半数。

“启奏大王。”

“臣有本奏。”

刚刚被训斥的淳于越又站了出来。

“何事?”

嬴政沉声道。

“如今我大秦军威强盛,兵锋所向睥睨,正值于我大秦昌盛之时,大秦有大王雄主掌国,方有强盛之本,但自大王掌国以来,后宫之主空缺,并未敕封王后,于此国本不全。”

“长公子扶苏之母郑夫人尊荣大方,知礼仪,贤良淑德,臣提议立郑夫人为后,于此可稳固国本,让我大秦再迎昌盛。”

淳于越带着一脸严肃,大声的启奏道。

“臣等附议。”

“长公子扶苏之母,贤良淑德,可立为王后,从此全我大秦国本。”

在淳于越话音落下后,立刻就有十几个臣子站起来,大声的道。

而朝堂上。

许多人都是面带诧异的看着,并未出声。

但是如王绾,蒙武等大秦老臣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凝重,脸色骤然大变。

作为当初经历过的大臣,他们可明白王后的议题对于大王而言就是一个禁忌,任何人敢提,绝对是被大王所摒弃的。

这些年来。

也曾经有多次有人提议立扶苏之母为王后。

但是都被嬴政给无视了,而那些提出此议的臣子都被嬴政给边缘化了,没有机会再踏足朝堂,而现在,这淳于越竟然敢再次开口。

显然。

他是刚刚成为长公子扶苏之师,并不了解当初朝堂之事。

正如那些老臣心想。

王位上。

嬴政的脸色已经冷了下去。

“孤立不立后,还需你来提?”

嬴政冷冷道。

整个朝堂内,顿时出现了一种恐怖的压抑。

但是淳于越却并没有看出来。

“臣是为了大秦国本安定,此乃身为秦臣之责。”淳于越义正言辞道。

似乎。

在提出此议时,他绝对是与许多附和众臣联合了。

如今他是扶苏的老师,负责教导扶苏,如若扶苏之母成为了王后,那扶苏就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未来太子之位的首选,地位绝对难以被撼动。

“孤,再说一遍。”

“也是最后一遍。”

“王后,孤,想立就立,不想立便不立。”

“他日如若再有人胆敢在秦王殿提及,孤,重惩不赦。”

嬴政冷冷对着淳于越道,更是对满朝文武的告诫。

说完。

嬴政缓缓站起来,一挥王袍,转身离开了大殿。

赵高见此,立刻嘶声喊道:“散朝。”

然后迅速向着嬴政追去,侍奉左右。

“臣等恭送大王。”

大殿内的文武纷纷站起,手持朝笏高呼。

但唯有淳于越愣在了原地,一脸的诧异不解。

他不明白为何嬴政会忽然间震怒。

“淳御史,以后,切不可再提立王后之事,此番大王或许是看在长公子的面子上,没有惩处于你,但如若你敢再提,后果难料。”

“以后如若你还有什么事,可以先与本相商议一番。”

王绾走到淳于越的身边,低声道。

“相邦,这是为什么?”

“为何大王对立王后如此愤怒?难道其中有什么缘由不成?”

淳于越仍然不解的道。

“此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总而言之,朝堂上可并非民间,你做任何事都三思后行,做错了一步,或许都将万劫不复,你如今为长公子之师,可不能因此牵连了长公子。”王绾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淳于越仍旧愣着,万分不解。

甚至是群臣经过他时,都刻意绕开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