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我的总裁老婆绝色倾城》全文阅读

热门新书我的总裁老婆绝色倾城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周元楚然,主要讲述了:“狗曰的,谁敢在老子的地盘上,为难周爷?”“来人!”“快来人啊!”与此同时,收到消息的飞虎,惊出了一身冷汗!那如雷般的咆哮声,让门口的小弟,纷纷冲了进来!“虎……虎爷!”“什么事?”“……”六名小弟,…

小说《我的总裁老婆绝色倾城》全文阅读

《我的总裁老婆绝色倾城》免费试读第二十八章 飞虎的怒火!

“狗曰的,谁敢在老子的地盘上,为难周爷?”

“来人!”

“快来人啊!”

与此同时,收到消息的飞虎,惊出了一身冷汗!

那如雷般的咆哮声,让门口的小弟,纷纷冲了进来!

“虎……虎爷!”

“什么事?”

“……”

六名小弟,被吓的浑身哆嗦,能让飞虎急成这样,那肯定是出大事了。

“跟老子走!”

“谁他妈的刁难周爷,那就是跟老子过不去!”

飞虎大手一挥,带着六名小弟,挨个包间查找了起来。

抛去周元跟楚然的关系,就单说人家手里握着的淬体丹,足以得到任何人的尊重。

周元非但愿意分他三成利润,更没有借助京都楚家的影响力,来威逼他做事。

这就叫厚道!

此刻,正在家中的刘远鹏,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对着电话,信誓旦旦的说道:“李大少,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要是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都没脸苟活下去。”

电话那头的李少峰,冷声道:“少他妈的废话,给本少盯紧了,我马上就到鸿宴楼!”

不是他愿意跑,而是林不凡催的紧啊!

刘远鹏连忙说道:“是是是,我马上就到!”

这是他唯一的翻身机会,如果不能把周元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那么江城再无他的容身之地。

鸿宴楼内!

当飞虎看见走廊内,跪着的胡美琴和张耀森时,脸色顿时就冷了许多,不过当看到坐在椅子上,悠闲自在的周元时,一颗紧绷的心,又放松了下来。

而当刘梅看见飞虎时……

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敢情这周元,真能认识片区老大!

难怪刘远鹏愿意出五万,购买周元出丑的视频!

“张耀森,虎爷来了,你……你快说话啊,让虎爷为我们做主!”

胡美琴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怂恿着自己的学生上前。

可此刻的张耀森,连想死的心都有了,飞虎刚刚还说在招待重要客人,现在能来?

不会真是周元喊过来的吧?

但周元怎么可能认识飞虎?

巧合!

一定是巧合!

想到此处,鼓起勇气的痛呼道:“虎爷,您终于来了,那小子真是无法无天了,居然敢在您的场子上闹事啊!”

“我本想替您教训他,却被他……”

飞虎从市井流氓,爬到片区老大的位置上,自然不是蠢货,因此看到眼前的情况,也算是了解的七七八八了。

“啪……”

随即甩手一巴掌,便将张耀森,再次扇飞在地上,怒斥道:“你妈的,周爷让你跪着,你他吗的就老老实实的跪着!”

被一巴掌抽懵的张耀森,身体不受控制的又再次跪倒在地!

胡美琴愣住了!

其余十来人,更是倒吸着凉气!

周爷?

他们心中的虎爷,竟然管周元喊爷?

几年不见,周元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能让飞虎忌惮不已?

心惊胆战的飞虎,懒得理会张耀森,连忙上前,小心翼翼的问道:“周爷,您……您没事吧?”

原本刘梅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但现在确定了,飞虎在周元面前,真就是个孙子辈的。

“我倒是没什么大碍!”

周元冷漠道:“可你喊我过来吃饭,却让自己的小弟,轮番过来羞辱我,这是什么意思?”

张耀森脑袋嗡嗡作响!

他可不是飞虎的小弟,只是一直打着这个招牌招摇撞骗罢了,近半年来,都是顺风顺水的,生意越做越大,所以想组织一场同学聚会,好好的出出风头,结果没想到……

碰上这档子事了!

“周爷,冤枉啊!”

“那个瘪犊子,我……我压根就不认识!”

“您明鉴,我对您的敬仰,宛若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飞虎紧张的浑身直冒冷汗,心中更是把张耀森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好几遍!

“哦?”

周元白了一眼,他当然知道张耀森,不是飞虎的小弟,这么说的意思,不就是在暗示吗?

飞虎也不是傻子,战战兢兢的说道:“周爷,您放心,这狗曰的,竟敢打着我的名号,屡次羞辱您。”

“就算跟我没关系,那也是我的责任!”

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绝望啊!

一边阐述着跟他没关系,一边又把责任,往身上揽。

这不是矛盾,而是给出了态度!

“嗯!”

周元喝了一口茶水,不再说任何话语,可就是如此沉默,却让包间内的气氛,宛若寒冬来临般的森冷!

胡美琴、张大海等人,已经心如死灰了!

“狗曰的!”

“你也配打着老子的名号,到处招摇撞骗?”

“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飞虎怒而转身,心中所有的火气和委屈,通通的爆发了。

那略带血丝的双眼,恨不得将眼前的家伙,给生吞活剥了。

“啊……”

“虎……虎爷,我……我知道错了!”

张耀森还在挣扎着,只想获得飞虎的原谅,对于周元,已经不敢有任何幼稚的想法了。

“你他妈的,知道个屁!”

“你得罪的不是老子,而是周爷,周爷就是我今晚宴请的贵宾!”

飞虎怒声叱喝道:“来人,断他一手,以儆效尤!”

混地下世界的,要是没点手段,下场只有横死街头。

所以他不可能心软!

张耀森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严重,连忙哀嚎道:“周元,啊不,周爷,念在我们同学一场,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周爷,我真知道错了,我不该惹您啊!”

后悔了!

但他并不是后悔得罪了周元,而是在没摸清周元背景前,而鲁莽的动了手!

所有目光,都看向了稳若泰山的周元。

胡美琴想要求情,可嘴唇刚张开,便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吞咽了回去。

没有一个人,有脸求情的!

“是啊,我们可是同学,我自然会替你‘求情’的!”

周元调侃一句后,轻飘飘的说道:“飞虎,如果是因为我的话,没必要惩罚那么重,给点教训就行了。”

话里的弦外之音,已经很明显了。

张耀森是肯定要收拾的,但飞虎不能以他的名义来收拾,毕竟除了正经生意外,他不想跟地下世界的人,有任何的关联。

更何况,他也并没有反对飞虎的处理方案!

“多谢周爷,谢谢周爷!”

张耀森疯狂的磕头,已经毫无尊严了。

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可他根本没能猜透那句话的意思。

“周爷,我是在处理自己的私事,跟您没关系!”

飞虎的脸上带着谦逊的笑容:“请您移驾,到豪包里一叙!”

待周元起身离开后,飞虎又转身对手下人吩咐道:“拖进包间里处理,别让他的脏血,玷污了客人的眼睛!”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