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农家小娘子:拐个相公来种田小说,农家小娘子:拐个相公来种田在线阅读

热门新书农家小娘子:拐个相公来种田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安眉依墨御辰,主要讲述了:安眉依的目光落在那个黄色的符袋上,那是那天济世堂里那个神神叨叨的老妪塞在她腰间的符袋。安眉依不信神佛,也就没拿符袋当回事,回家后就随意丢在屋子里了,没想到,竟被麟儿捡了来做玩具。安眉依伸手拿过符袋,漫…

农家小娘子:拐个相公来种田小说,农家小娘子:拐个相公来种田在线阅读

《农家小娘子:拐个相公来种田》免费试读第45章

安眉依的目光落在那个黄色的符袋上,那是那天济世堂里那个神神叨叨的老妪塞在她腰间的符袋。

安眉依不信神佛,也就没拿符袋当回事,回家后就随意丢在屋子里了,没想到,竟被麟儿捡了来做玩具。

安眉依伸手拿过符袋,漫不经心地打开:“不就是…….”

神色突变,安眉依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大吃一惊,伸手掏出符袋里极快莹白的石头。

这不就是她日夜寻找的白石子吗?!

那老妪何以知道,她日后做药粉所必需的药品呢?

安眉依来不及再去思考这其中的因果关系,穿戴上斗笠,拉起墨麟就往济世堂跑。

如今一切具备,麟儿的药粉就要做成了!

穿过堂前屋后,才发觉村子里的各位似乎都在打扫,那些村间妇人,原本都聚在一起说闲话,在看到安眉依的瞬间,都闭上了嘴,连忙转身做自己的东西去了。

言辞之间,一副很忌讳她的样子。

安眉依不解,这村子里的人爱说她的长短也并非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可这样的忌讳却是头一次。

想到还有要事要办,安眉依便拉着麟儿接着往村外走,不过几步,就听得凤莲在前方大声争论的声音。

“你们别胡说!依依她不是你们说的这种人!这老妪死了也活该!关我们依依什么事情?别什么脏水都往她身上泼!”

死了?

安眉依心中一紧,往前看去,不远的地方聚集了一大批人,仔细一看,还有官兵出没的样子。

安眉依招来莲凤,问道:“谁死了?”

那人头聚集的地方是往杜陵浩家去的方向,想到杜陵浩已经许久没再来她的眼前晃悠,她以为是自己上次的警告到了位,难道……..

安眉依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问道:“难道是?”

莲凤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

“不是杜陵浩,是他娘。”

“隔壁刘大婶见杜陵浩家的地已经全是虫了,本着好心上门来提醒杜陵浩他娘,开门,却发现人惨死在家里,看样子,已经好些时候了。”

安眉依紧蹙着眉头。

“惨死?是被人谋害的?”

莲凤点了点头:“大家都这么说,毕竟那个现场太惨烈,实在不可能是自我了断啊。”

“那杜陵浩呢?”

莲凤又摇了摇头。

“自从那事以后,村里人再也没见过杜陵浩的踪迹。”

安眉依眉头皱得更甚,以杜陵浩爱贪财的性格,莫不是招惹了什么仇家,兀自逃难去了,留下一个老娘遭殃吧?

转念一想,安眉依脑中突然闪过自己的玉佩,忙将奶团子往莲凤手中一塞,往杜陵浩家跑去。

杜陵浩失踪了,他娘被杀了,那她那块玉佩岂不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不顾市井乡人的眼光,安眉依径直冲到杜陵浩家中,尽管官府的人已经处理过现场,却仍旧能看到破旧的家里四处溅散的血迹,安眉依捂住鼻子翻找起来。

果不其然,找遍了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却始终找不见那块玉佩。

村边暗处的杨柳树下,立着一道瘦弱的黑影,静静地凝视着安眉依的背影。

“哟,杀人凶手现在都这么大胆了,横冲直撞的,也不怕冤死的人做了鬼把她抓去!”

屋外流言四起,凤莲抱着墨麟,感受到了孩子在她怀里微微的颤抖,一阵安抚无效,凤莲便只得抱着孩子先离开了事发的场地。

安眉依失魂落魄地从屋子里走出来,那玉佩是墨麟身上唯一能够找到亲生父亲的线索,如今线索断了,再要替孩子找到生父,就不知道要经历多少难关了。

安眉依的身后,那抹柳树下的影子缓缓顿出。

杜陵浩受众拿着一块又粗又厚的木板,尾随在安眉依的身后,待到时机成熟,杜陵浩高高举起木板,朝着安眉依的脑袋就要砸下去。

夜色里忽而响起一声叫喊:“安眉依!”

安眉依登时转过身去,杜陵浩一转身,跳进了田野里。

漆黑的夜色里,墨御辰单手背在身后,从很远外的田埂走过来。

不知为何,夜风吹进安眉依眼睛里,没由来地让她觉得有些委屈。

墨御辰在她眼前站定,才发觉她一双眼眶里透着微红,微微诧异,望一眼她来时的地方,以为她是在为情夫的母亲难过,叹了口气。

“看在你和杜陵浩的情分上,你倒也算还有些良心。”

安眉依:???

“我方才见你身后跟着一个男子,很像是杜陵浩,怎么走得近了,他反而不见了?”

安眉依只当他是无中生有没事找事,哼了一声,冷冷答道:“那货私自带走了我的玉佩,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回来找我?”

“玉佩?”墨御辰皱了皱眉头,“什么玉佩?”

是用来给麟儿找亲生父亲的信物,安眉依知道墨御辰对麟儿的感情,不忍心说破,反正玉佩也不见了,她便摇了摇头,一句“没什么”搪塞过去。

她不说,他也就不问,闷葫芦走了半晌,才又似十分忍不住般地问道:“你近来,可有听到什么流言?”

安眉依以为是传说自己杀了杜陵浩母亲的流言,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宽慰道:“放心吧,我从来不听流言。”

墨御辰欲言又止,目光停在自己被拍了拍的肩膀上,半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了。

殊不知,房前屋后,流传的,又是另外一个传说。

说是安眉依那厮荡妇自己在外面玩,丈夫墨御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上了村头王翠花和她的家产,日日夜夜想着怎么勾引王翠花。

然而王翠花是个忠贞寡妇,即便丈夫去世好多年了,也依旧恪守着为人妻子的本分。

原本是没什么人信的故事,奈何传播源开始的地方竟是王翠花自己。哪有人拿着自己的清白开玩笑的?于是传闻便愈演愈烈,直至传到了墨麟的耳朵里。

那日安眉依不坐诊,从山林间采药回来,就看见自家麟儿在门口和一干人等争吵。

“你们胡说!我爹爹就爱我娘亲一个!我爹爹怎么可能勾引别的女人?!”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