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女探白洁:恐怖童谣小说,女探白洁:恐怖童谣白洁秦风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女探白洁:恐怖童谣》,作者是风紫梦,男女主人公是白洁秦风。简介:染血的玛利亚——“男孩儿可以玩什么?青蛙,蜗牛,还有小狗的尾巴。女孩儿可以玩什么?砂糖,平底锅等等的好东西。那我呢?我可以玩什么?可以玩很恐怖的游戏喔!”……一身洁白的长袍,面如白玉,精致的五官,添上…

女探白洁:恐怖童谣小说,女探白洁:恐怖童谣白洁秦风

《女探白洁:恐怖童谣》第1章 染血的玛利亚

染血的玛利亚——

“男孩儿可以玩什么?青蛙,蜗牛,还有小狗的尾巴。

女孩儿可以玩什么?砂糖,平底锅等等的好东西。

那我呢?我可以玩什么?可以玩很恐怖的游戏喔!”

……

一身洁白的长袍,面如白玉,精致的五官,添上那若有若无的迷人笑容,一举一动十分文雅。

他的魔力并不仅在于那张看了会令人痴醉的脸,而是他整个人散发的神秘阳刚气质。

高大的身躯,结实的双腿,纠结的膀臂,低沉的嗓音。

“吴教授,下午好!”

“吴教授来了!”

每一个与他照面的人,都主动向他打着招呼,神情恭敬谨慎。

他一一笑着回应,显得极为温和。

直至他转身进入了那间,专门为他备下的办公室,掩上屋门,他才褪去了那满面笑容。

……

此处正是东省南市的警署办公大楼,依照一直的惯例,身为职业心理咨询师的吴蒙,

每周五的下午,都会前来这里坐诊半日,专门为那些见多了阴暗面的人民公仆,进行心理疏导。

这样的工作他已经做了几近两年了。

吴蒙的名字极为普通,似是与他的外貌,以及他现在所拥有的身份,有些格格不入。

但是他却并不在意,作为心理学的专家级别人物,他并没有什么知心朋友,自是也没人对他的名字提出疑问……

在吴蒙刚刚在那张专门为自己定制的,与署长办公室同等待遇的大办公椅上坐下后,

门外传来了吵闹的声音,由远及近,向着他的办公室位置走来。

“小洁,爸这也是为了你好!

你不看看你这都成啥样子了,每天都闷在自己那破工作室,也不知道做什么?

最近我也好久没见到那个小风了,也不知道你们一起出去一趟,咋就成了这样!

你这也老大不小了,之前小风那小伙子一直那么殷勤地追求你,你还想找什么样的?”

“爸,我的事情你别管,他不适合我,我们就是主顾关系,之前他雇佣我做他保镖而已!

我都说了,我心理没问题,你这干嘛非得把我从工作室拖过来啊?”

“先不说小风的事情,你这现在连给人找宠物都不肯了,不就是破了一个案子吗?

而且还不是我派暖暖她们过去协助你才破的?这就骄傲了?

听话,人家吴教授,那可是一般请都请不来的!”

“当当当!”

话语声在吴蒙办公室的门口戛然而止,继而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

吴蒙抬起头看向木制门的位置,脸上再次挂起了他那标志性的笑容。

推门进来的,是一名六十岁左右身着署长制服的男人。

男人一手拽着一名不情不愿的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女人有着一身古铜色的肌肤,留着一头齐耳的黑色短发,

大眼细眉,樱桃嘴,本来应该生得非常秀气可爱才是,但那不加掩饰的凌厉目光,显示出她的不平凡。

吴蒙连忙站起身子,迎向了两位不速之客:

“白署长好!您这是?……”

男人正是白安国,东省警署,分管警侦、缉毒、网络、民航等等业务工作的副署长。

白安国那充满了上位者特有威严的低沉嗓音响起:

“吴教授您好,这是我女儿白洁,你们认识一下!……”

说完,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煞有介事地继续说道:

“吴教授,我那边还有个会,小女这边就拜托您了,劳烦您帮她做一下心理疏导……”

吴蒙恭敬地点头应道:

“放心吧,白署长!您先忙!”

白安国点了点头,转身看了白洁一眼,抬手指了指她,终究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吴蒙并没有直接招呼白洁,而是带着那满面笑容,走过了她的身旁,将办公室门给关好了,

之后转身走回办公桌前,径自坐了下来,抬起头笑吟吟地看着她,丝毫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

白洁疑惑地看着他,没多久便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个男人的目光,似乎是穿透了自己的衣服,

于是她不由得烦躁了起来,走前两步,直接伸手重重在他的办公桌上一拍,怒视着他寒声说道:

“我不管你什么‘无教授’还是‘有教授’……

你这么看着我,到底几个意思?

你可别以为本姑娘是那种好惹的!”

吴蒙嘴角轻轻勾起,点了点头,终于开口了:

“嗯,白洁,前不久刚刚破获了‘十虾子童谣案’的新生代侦探,大有可为啊!”

白洁疑惑地看着他:

“你,认识我?”

吴蒙伸手指了指办公室窗户,窗外警署大门相对的马路对面,正是白洁那四敞大开着大门的【白氏女探工作室】……

“我刚才来的时候路过你那工作室,不经意看到门口贴的海报了!”

白洁无语地看着这个貌似文雅安静的男人,实在搞不清楚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吴蒙也没再继续开口说话,只是重新笑着看着她。

气氛尴尬僵持了大概五六分钟,白洁再次没能忍住,冷冷说道:

“哼!我没什么心理问题,也不想咨询你,回头我爸问起来,你就说已经给我做过心理疏导好了!”

说完,她也没和这个目光令她极为不舒服的男人道别,直接转身拉开门,走出了房间。

看着那被重新带上关好的房门,吴蒙挑了挑眉毛,自言自语道:

“呵,双重人格么?有意思,和那个‘疯子’倒是有点儿像,只是没他那么疯罢了……”

之后他站起身子,走到办公室的窗户边上,一直看着那娇俏的身影走出警署大门,越过马路,进入了那间工作室……

……

中元到,小鬼闹,横七竖八来回跑。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大夏历七月十四,中元鬼节。

如今的人已然不像古时候那般计较,所以夜里的街道上依旧繁华,灯火锦簇。

依然是一身洁白的长袍,吴蒙站在街边夜市的灯光下,安安静静地,似乎与这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

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发现他的目光始终盯着一处亮着灯光的别墅的二楼房间,房间的窗户处,窗帘并未拉起,

同样有一个一袭白衣的身影出现在那里,似乎是看到了他,与他对望着。

一名中年男人,带着那满脸的沧桑,从人群中穿行而过,

路过吴蒙身边的时候,虽然并没有停下他那仓促的脚步,却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男人急匆匆地走到了别墅的门口,停下脚步,伸手便要按向那别墅院子门上挂着的门铃,

此时他却是看到了一个人影,那是个身穿白衣的人,月光洒落在这个人的脸上,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正是这么多年,曾无数出现在他梦境之中的容颜……

而身着白衣的她,正是那个失踪了二十年之久的女人……

那张容颜与二十年前一模一样,丝毫没有被岁月蹉跎过的痕迹。

男人的手急剧抖动起来,似是抖落了他那按下门铃的勇气。

此时他看到那张容颜上面,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那笑容丝毫不带有任何生气,

男人似是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而二十年前的今天,也正是她彻底消失的那一天……

随着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密,男人终于抵抗不住自己内心里的恐惧,大叫了一声,

再也不敢按响门铃,转身就向着远处跑了开来,他一心只想逃离,逃离她的注视,逃离她的诡异笑容,

逃离这个世界……

拼命逃跑的男人,压根就没看到,自己身后还有一个奔跑的身影,始终远远跟着自己。

而那个向他追来的身影,也是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

三十分钟之后,男人站在南市最高的摩天大厦楼顶,眼中已然看不见那密密麻麻鬼火一般的灯光,

他的面庞或许是被那冰冷刺骨的夜风吹拂,扭曲到变了形状。

尽管如此,他的心中,却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

用力伸展开双臂,男人似是要拥抱这份宁静一般,纵身跳了出去,

那姿势,正如同一只跃向了夜空中的青蛙……

“白色长袍”从摩天大厦的阴影中缓步走了出来,一直走到地上“那一滩”的旁边,弯下腰,伸出一根手指蘸了蘸,

然后在旁边地砖上写下了什么,之后,他又缓步走回了阴影之中,似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喝醉酒的男人,晃晃悠悠地从大厦底下走过,

他没注意到脚下,一脚踢在了什么东西之上,顿时摔扑了出去。

骂骂咧咧地从地上撑起身子,他揉着那惺忪的醉眼,一瞧之下,顿时满头冷汗,酒也醒了大半,

男人想要呼叫,却发现自己已然发不出声音,慌乱地转身想要逃走,却也发现自己已然站不起来……

男人甚至都感觉到自己裤子那浸透了水的冰凉,

甚至自己都嗅到了自己排出的那腥臭味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