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我被邪恶组织盯上,刑警前任慌了》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我被邪恶组织盯上,刑警前任慌了》最新章节目录

你喜欢看悬疑类型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暖暖风起的一本新书《我被邪恶组织盯上,刑警前任慌了》,这本书的主角是肖潇程旭。简介:六点半,在闹钟响起的前一秒,程旭睁开了眼,洗漱一番后,直接下楼。老孙等在市局门口,看见程旭和肖潇两个人,又看了一眼只有两份的豆浆和油条,陷入的沉默。早知道应该去买三份,可谁知道肖潇也在啊,还要跟他们两…

《我被邪恶组织盯上,刑警前任慌了》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我被邪恶组织盯上,刑警前任慌了》最新章节目录

《我被邪恶组织盯上,刑警前任慌了》第10章 城南旧事(4)

六点半,在闹钟响起的前一秒,程旭睁开了眼,洗漱一番后,直接下楼。

老孙等在市局门口,看见程旭和肖潇两个人,又看了一眼只有两份的豆浆和油条,陷入的沉默。

早知道应该去买三份,可谁知道肖潇也在啊,还要跟他们两个糙爷们一起去供电公司。

“走了,赶着回来开早会。”

程旭按了锁,看老孙还在发呆,他道:“我不吃油条,给肖潇就行了。”

“谁说我是因为这个,我只是在想等回去了怎么套话。”

老孙把油条递给肖潇,口不对心的解释。

肖潇莞尔:“谢谢。”

坐上车,程旭道:“我有个推测,碎骨案的人骨,可能是近期放下去的。”

“那跟去供电公司有什么关系?”老孙不理解。

“前天晚上,城南老城区停电了一个小时,停电区域就有那个拆迁楼。”

程旭说完,又开口道:“这应该不是巧合。”

“这一看就不是巧合啊!”老孙一拍大腿:“难不成是嫌疑人在供电公司?”

“说不准。”

程旭说完后,开始认真的开车,老孙拿了笔记本出来,写着等会要问的问题。

审讯在破案中,一直都是关键的一环,老孙年纪大,看过的罪犯多,长的一脸横肉,又几分凶残,每次问话,几乎没有嫌疑人敢撒谎。

因此,只要是审讯,程旭基本上都会交给老孙来处理,老刑警的审讯经验,不是学就能学来的。

十分钟后,供电公司到了,不是上班的时间,供电公司的大门都是紧闭的,老孙打了电话,几分钟后,一男一女匆匆来了。

看到两个刑警,男经理开口问道:“两个警官,大早上过来有事吗?”

“当然有。”老孙开口。

“那里面请,我们坐着说。”男经理把人迎进去,女人则是去接了几杯热水过来。

准备好了,男经理这才问道:“警官有什么需要的,我们供电公司一定无条件配合。”

“五月五号晚上,城南老城区为什么突然停电了?”老孙问了第一个问题。

“原来是因为老城区的事。”男经理恍然大悟。

昨天晚上老城区发现人骨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几乎整个城南都知道了。

男经理也没有隐瞒,直接开口道:“是因为拆迁楼那边挖断了一根电缆,工人抢修,这才停电了的,因为是政府工程,我们对外只是说因为调整。”

“所以是突然停电?”程旭发出疑问。

“算突然吧。”男经理点头。

“以前有过类似情况吗?”程旭又问。

“拆迁有大半年了,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不过我听说以前好像有过挖断水管停水的,所以我们也没有起疑,而且那天拆迁项目负责人还来了,又不是故意的,咱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男经理搓了搓手,望着两个人,一脸老实像:“两个警官还有其他要问的吗?”

程旭垂眸,开口问道:“那个负责人是叫李青松?”

“对对对,就是他。”男经理说着,起身去办公桌那边:“那天他好像还给了我一张名片,等我找找。”

不到一分钟,男经理拿着一张名片走回来:“就是他,上市公司经理,负责城南老城区的拆迁,我开始还以为他跟那些大老板一样,没想到他平易近人。”

程旭看着名片上的脸,视线逐渐往下。

李青松。

嘉禾集团项目部经理。

肖潇在旁边,看到年龄,她忽然开口道:“才三十二岁?”

拆迁是一个大项目,基本上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三十出头,能接拆迁项目的,并不多见。

昨天她看见李青松头上白发不少,以为李青松年纪已经很大了,可没想到才三十二岁。

“对,李经理算的上年轻有为了,三十出头就能负责这么大一个项目,关键是人还好,挖断了电缆还亲自道歉……”

等男经理说完,程旭问道:“肖潇,还有想问的吗?”

肖潇摇头,程旭礼貌的握手后,他开口道:“感谢您的配合,如果有其他线索,请第一时间通知警方。”

“会的会的。”男经理忙不迭的应下来。

坐上车上,老孙看着笔记本,陷入了沉思:“程队,我们好像什么都没问到。”

那个经理看似什么都说了,可细细一想,其实是什么都没说的。

“不算白来一趟。”程旭打着方向盘:“那个经理虽然没说什么实质的,但是我们可以推断,停电可能是人为的。”

“程队,你的意思是,有了第一次挖断水管的经历,所以第二次,嫌疑人选择了挖断电缆,以此达到停电的目的?”

“嗯。”

与此同时,他还看了一眼肖潇。

肖潇说的不错,这是一个很了解拆迁楼情况的嫌疑人。

“还有,嫌疑人很了解施工情况,不仅如此,他的出现,不会引起施工队其他人起疑,嫌疑人就在拆迁楼的工作人员中!”

老孙下了结论。

“你想的和肖潇想的一样,不过,还有一点不明朗,那就是嫌疑人丢弃碎骨的动机是什么?”

程旭握着方向盘拐进主路,顺便看了一眼时间,而后放慢了车速。

“两个负责人,一个李青松一个罗闻,都没有得罪什么人,至于嘉禾集团那边,还要等小安今天去查。”

“那这不应该啊,人都死了那么久了,不是仇家,谁闲的没事干把尸骨挖出来,或者说,他是想让我们查清楚这两个人的死因?”

老孙迷茫了。

不是因为仇视两个负责人,那肯定就是有别的想法。

可到底因为什么,才能让一个人把尸骨挖出来,费尽心思的筹谋抛弃尸骨。

“没有查清死者身份之前,一切都有可能,又或者,他是笃定警方查不出来,故意挑衅。”

抵达现场的时候,程旭就把各个原因排查了一遍,只不过,推理都是空中阁楼,没有证据,就无从考究。

和肖潇聊天,他可以说他的推理,但在市局,在总结会,他必须有证据。

“那这个案子就复杂了。”老孙长叹了一声气:“希望能尽早破案吧。”

“老孙,你对破案这么有信心?”肖潇不由的反问。

碎骨案是一桩旧案,不说二十几年过去了,就是几年过去了。证据可能都已经没有了,所以程旭才会说那句话:嫌疑人笃定警察查不出来什么。

可老孙的那句话,很明显说的是,一定会破案,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你要相信你旁边的人,刑侦队队长,再难的案子,他都能查个水落石出。”

老孙枕着手又道:“这还真不是老孙我吹牛,是程队就有这么厉害!”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