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便宜相公小说,便宜相公全文在线阅读

便宜相公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苏可乐陆殇,主要讲述了:苏可乐本来以为陆殇会说些“必不敢忘恩负义”的话,结果他听完后没有任何表示,开始吃第二碗饺子和第三张饼。苏可乐撇撇嘴,继续啃她的鸡爪子。夜幕降临,苏可乐把床让给陆殇,自己在坚硬的炕上硌得浑身疼,…

便宜相公小说,便宜相公全文在线阅读

《便宜相公》免费试读第9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苏可乐本来以为陆殇会说些“必不敢忘恩负义”的话,结果他听完后没有任何表示,开始吃第二碗饺子和第三张饼。

苏可乐撇撇嘴,继续啃她的鸡爪子。

夜幕降临,苏可乐把床让给陆殇,自己在坚硬的炕上硌得浑身疼,翻来覆去睡不着。

陆殇也没睡,从他的呼吸声中苏可乐就可以判断。

“陆殇,”苏可乐喊了他一声,“你睡着了吗?”

“没有。”

“冷不冷?”

临睡之前他已经退了烧,但是苏可乐害怕还会有反复。

陆殇说:“不冷,不难受了,被子给你。”

他在黑暗中仿佛也能视物,一床被子被准确地扔到了苏可乐身上,把她结结实实盖起来。

这也是她唯一一床被子。

秋天的夜里还是寒凉,苏可乐想想道:“那你把褥子扯起来,铺一半盖一半。”

陆殇“嗯”了一声。

被子给了她,那些仿佛她身上带着的淡淡药香也散去不少,让他怅然若失。

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他觉得新奇而茫然。

两人都睡不着,苏可乐道:“咱们来讲鬼故事吧。”

从前大学宿舍里,几个人晚上经常讲鬼故事吓唬彼此,前世的记忆渐渐远去,苏可乐固执地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

她自己在的时候,根本不敢往那方面想的。但是现在她屋子里睡着个高大的男人,即使身有残疾,仍然让她倍感安心。

“我没听过,不会讲。”陆殇道。

苏可乐翻了个白眼,忽然变了话题:“陆殇,你从前是武将吧。”

陆殇一惊,随即“嗯”了一声。

“看你筋骨就像,而且你虎口、掌心皆有硬茧。”苏可乐得意地道。

虽然握笔也有茧子,但那不一样。程宣的手,也握剑,但是很少,所以他的手很白皙,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而陆殇的手掌很大很硬,泛着健康的血色,指节也更粗,硬朗有力。

这个男人,每个细节上都透着硬朗之气。

陆殇以为她会继续说,但是苏可乐却把话题又转回去,开始给他讲《倩女幽魂》。

讲到控制小倩的树精姥姥时,她故意发出怪笑,结果陆殇没吓到,她自己被自己吓得毛骨悚然,上下牙都开始打仗,艰难地讲完了故事。

“不说了,不说了,我要睡了。”苏可乐没出息地用被子捂住头。

结果她做了一夜噩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蔫蔫的,懊悔道:“再也不说这些了。”

陆殇却道:“鬼也好,妖也罢,都有善恶之分。人心险恶,又有什么资格去嘲笑排挤鬼妖?”

苏可乐讶然,他竟然有这样的觉悟,不觉得人鬼殊途,孺子可教。

“就是。”她附和着道,又打了个哈欠,“我把剩下的饺子和饼热一下,将就着吃。今天是初五,镇上赶集,我去卖草药,再买些东西回来。”

她在陆殇的灼灼目光中,从椅子腿里掏出了一个五两的小银锭,狡黠道:“我藏钱的本事一流。”

只是可惜了,她从程家出来的时候,一文钱也没带出来。

不过没带出来也好,从此路归路,桥归桥。

陆殇微笑,深棕色的眼眸似乎有揉碎的星光,熠熠生辉。

“呀呀,陆殇,”苏可乐像发现了新大陆,“你竟然还有酒窝。”

她泄气地用食指点点自己的嘴角:“我都没有。”

但是你笑起来也很好看。

这是陆殇心中没说出来的话。苏可乐笑的时候,眉眼弯弯,是发自内心的愉悦,陆殇觉得像秋日的暖阳,温暖而不刺目。

说了几句话,苏可乐跑出去打水洗漱。

陆殇想起昨夜她的梦话,陷入了深思。

半夜时候,苏可乐睡梦中哭喊道:“是我错了,是我不自量力,我真的错了……”

她还喊了许多,陆殇有的听懂了,有的没听懂。

有一阵,她扑腾扑腾,大口喘气,像落水一般,他想起白天她曾轻描淡写地说自己落过两次水,明白其实她内心并没有表面这般淡定。那两次惊心动魄的经历,给她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然而,最让陆殇心有所感的是,她说她要回去“吃鸡”,而且不止一遍,口气十分激动,像,像真的在围追堵截地……狩猎!“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欢呼声,由衷散发出来的高兴……

对自己的断骨胸有成竹,喜欢吃鸡,超乎常人的嗅觉,能随随便便变出冰来,故意用灵异故事试探自己……

陆殇一桩一件地联系起来,心中竟然大胆拼凑出一个猜测——难道,苏可乐真的是非我族类,是狐狸所变?

这个世界,也有很多文人狐狸精相恋的故事,虽然没有苏可乐讲述得那般曲折和动人,但是也并不罕见。

这个念头一冒上来,陆殇觉得自己关于苏可乐的许多疑问都能解决了。

是了,她异想天开,连买相公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又那般灵动狡黠,对男女大防,流言蜚语都不在乎,唯有这点可以解释了吧。

苏可乐若是知道他脑洞大开,一定会一瓢砸过来:狐狸精你妹!

吃过饭,狐狸精,不,苏可乐揣着银子背着药筐出门,刚要嘱咐陆殇什么,就见他站起身来:“我陪你去。”

虽然他眼下不烧了,但是苏可乐还是迟疑:“镇上有好几里路,你还是别去了。”

陆殇却不容辩驳地跟着她。

苏可乐叹了口气:“你若是非要去,咱们就去坐豆腐王的牛车。这样也好,让人知道我有相公,省得祖母再闹出什么幺蛾子。”

豆腐王生意好,赶集的日子中间都要回来拉两趟豆腐,顺便拉人赚钱,一个人两文,倒也公道。

经过昨天一众妇人的宣传,村里的人现在都知道苏可乐嫁了个京城的相公。

虽然是个跛子,但是皇城根下来的,大家都很好奇,因此上了牛车后,众人都忍不住往陆殇身上瞥。

陆殇目不斜视,不着痕迹却又小心翼翼地护着苏可乐不被人碰到。

苏可乐从前不喜欢坐牛车,就是因为十分拥挤,而且车上抱着孩子坐在她对面的妇人,撩起衣服就当众喂奶,弄得她十分尴尬。

现在有了陆殇的呵护,牛车之旅变得十分愉悦,顿时觉得解放了双腿,世界和平。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