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民国奇探(王振华岳琴)在线免费阅读

热门网文大神竹焰刀的新书民国奇探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主人公是王振华岳琴。简介:振华一听那老板这么说,放下手中的布鞋,回过头,看了一眼那老板,又看了一眼钟远方,接过话说:“不知老板怎么称呼?”那老板听见振华和自己打招呼,就向振华开口说道:“鄙人姓张,我看两位年纪应该比我小些岁数,…

民国奇探(王振华岳琴)在线免费阅读

《民国奇探》第9章 鞋店张老板

振华一听那老板这么说,放下手中的布鞋,回过头,看了一眼那老板,又看了一眼钟远方,接过话说:“不知老板怎么称呼?”

那老板听见振华和自己打招呼,就向振华开口说道:“鄙人姓张,我看两位年纪应该比我小些岁数,就冒自称个大,两位先生称我老张就好!”

“哦?我说张老板啊!你也一把年纪了,怎么说话却是牛肚子抱着一头牛呢(吹牛)?”钟远方听他说完,就没好气地说着。

张老板,一愣脸色微变了变,愤慨地说:“阁下这话,是话中有话啊!两位要不是真心来买鞋的话,那还请就此离开吧!恕不奉陪了!”

钟远方一听,知道这老头子来气了,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向振华走过去,示意他离开,吃饭去!

振华听了那张老板说的话,又见钟远方的表情。就忙出来打圆场说:“张老板,您多担待,我这兄弟口直心快,可人不坏啊!您别往心里去啊!”

“还是这位小哥,说话中听!我…”

“不过我也有些不信!”振华打断那张老板的话,说着。

“你不信什么?”张老板愤慨的问着。

“要说你这店是百年老字号,我们还姑且相信,因为无证可以考;要说你有这分鞋好坏、南北法子,我就不太信了!除非…”振华接过话头接着说。

“除非是我们亲眼看到的,那我们就信!”钟远方插嘴的说着。

那老板一听,心想这两个毛娃娃在套我的话哩!我要是告诉他,那我这方子就给泄露了出去;要是不说,我这岂不是丢人丢大了,给两毛孩子笑了。也罢,我就简单的说一下,这鞋子的分法,反正他们两个外行人也不懂啥!于是,开口说道:“我铁嘴老张活了大半辈子,向来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今天你们不信我,那我就给你们长长见识!”

只见这老板走到振华的面前,拿起两只鞋说:“这鞋有好坏,是分南北的。你们看这两只鞋,可知道哪只是南方的,哪只是北方的?”

那老板见他们把鞋拿到手上看了又看,却只是在摇头,一时没话说。就指着其中一只鞋,开口打破了沉默:“这南方的鞋子,一般都有些细微的纹理,你们看这鞋尖。”等两人看完,那两人接着说:“这北方的鞋,也有这种纹理,只是没那精致。你们再把两只鞋的鞋垫,拉出来看看!”振华和远方接过鞋,就是一拉,原来这鞋垫底下有一个蝇头小字,振华的那个是北字;远方的那只是个南字。两人对照一看,果然这鞋表面基本一样,外人是分不出来的。

张老板正在得意时,振华放下手中的鞋子,对老板拱手道,“多谢老板,在下受教了!!”

老板止不住脸上得意神情,对着振华略一还礼:“先生客气啦,不知道可有看中的?这边可以一试!”

振华笑了笑平静问道:“我们再看看吧,就是不知道最近老板的生意如何啊?”

张老板听了答话说:“哎,生意难做啊,这军老虎闹(军阀)得凶啊!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的,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啊!这不最近除了前几天,卖出去了九双外,就一直到今天才来你们两位,我看我这店呐,就快要关门了!”说完无奈的叹了口气。

振华一听,看了一下钟远方。那远方也是聪明人,知道了振华的来这店里的意图,就接过话说:“是啊,这世道乱哄哄的,也不知啥时候还能再得一个清平世界!不过话说回来,卖出去九双鞋子,那些人莫不是都是老板的熟客,所以就一起来买的?”

张老板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因为最近生意不好,所以一天卖出去九双鞋,我印象还是挺深刻的!”

“那他们是九个人来的?什么时候?是一起来的,还是前后来的?”钟远方接过话来,一连串发问。

老板一听这么一通问话,不由得警惕了起来,对振华和钟远方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不是来买鞋的!”接着脸上神情有些紧张了起来。

“老板,你别紧张。”振华接话,指了指身边的钟远方温和的说:“他是巡捕房钟远方钟探长,我叫王振华,我们是来查案的!”

老板听振华这么说,又看了看两人,一脸不相信,又疑惑的问:“你们是查案的?查什么案啊?查案来我这里干嘛?我这里有什么好查的?走走走……你们……”说着就准备往外撵人!

“你看这是什么?”钟远方厉声喝到的同时从上衣内衬的口袋掏出了一个证件,上面赫然写着法租界巡捕房几个字样。

老板一看到证件,便一时间有些紧张不安了,振华见状,开口说:“别紧张,来把那天的情况给我们说一下,尽量要详细些,越详细越好!”

老板听到振华这么说,又看了看钟远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钟远方见老板这模样便开口说到:“你放心,不要害怕!你只管把那天事讲出来,其他的不会牵连到你!”

老板又听到钟远方不像保证的保证,知道自己不交代是不行了,于是缓缓开口道:“大概五天前,对就是五天前!也是这么个时候,那会我和今天一样在案上算账,突然一个声音飘了进来。”

“老板,你这里有什么好鞋卖吗?”来人开口问道

“飘进来的?”钟远方一脸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怎么可能飘进来呢?”

“那人是不是还没进店门就开口问询了?”振华接过话问了句。

“对,当时我正在算账,听到声音就抬起头,往店门外看了一眼,那人就在我抬头的功夫,就窜到了我跟前!”老板补充的说着。

“这么说来,就是他一个人买了九双鞋了?”振华淡淡的问道!

“是的,就是他一个人买了我九双鞋!”老板回答道。

“那你认识他么?什么长相?什么打扮?”钟远方问道。

“我根本不认识他,他进来的时候,头戴一顶毡帽,遮到了鼻梁处,衣着也是寻常的短打装扮,不过听他的口音好像是西北边的,和我们老家的口音还有些像!本想问问他哪里,谁知道刚一开口,他就说,你只管卖你的鞋,其他的不要多问,知道的多了,对你不好!不过那人出手还挺大方,一下子就给了我十个大洋!”

“听口音,张老板是山西人吧?”振华打断了,还沉浸在十块大洋里的张老板。

“是啊,我是山西人啊!”张老板回答道。

“你说的是实话?”钟远方不相信的厉声问道。

“唉,钟探长,我说得句句属实啊!”老板听到钟远方这么一问,不由得更加紧张了起来!

振华听了,觉得也再问不出什么,就准备买双鞋离开。可老板问他要南鞋还是北鞋时,振华一愣,说:“这南鞋和北鞋,哪个会好一点?”

张老板笑着说:“我这些都是好的,只是这南鞋和北鞋的作用不一样罢了。”张老板见他们陷入了迷惑,就接着说:“这南鞋较轻,用来跑路较好,而北鞋的鞋底较为夯实,用来走路比较耐用!”

“随便啦,南北南北的,就拿南鞋吧!”远方有些没好气地说着,张老板见了也没生气,给两人包好了,振华给了钱,也就出去了。

出门振华,微笑了一下,心想这次没白来,总算有些结果了,只是有些疑团还没解开,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背后还有什么人在指使?如果有那会是谁呢?没有又是什么原因呢?振华越想越入神。

远方看了一眼四周,就叫了声振华,可能是太投入了,华根本没听见一样,振远方就伸手一拍,振华被拍了一下,一下就醒了,看了看远方。远方笑着说:“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啊?连到地方了,都不知道啦?”

振华尴尬一笑,说:“没什么,只是在想案子罢了!”

“又在想啊?说说看,又想通了什么?”远方好奇地问着。

“我大致知道,那劫匪是山西一窝虎了,他们作案前是住在城隍庙的,我想明天去那城隍庙看看!”振华随口说着。

“好啊,我陪你去啊!”钟远方立马说了出来。

“我怕钟探长公务繁忙啊,我看算了吧!”

“哎说来也没什么公务啦,当务之急就是要抓住那帮鸟人!也好交了差啊!”

“也对,那我们明天一起去看看再说!”

“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一起去看个究竟,走走走,先上去喝两杯!”说着远方就拉着振华直接上二楼,包厢了。且不说这酒店多么华丽,看这架势就知道这钟探长绝不是第一次来啊!振华当下也不好说什么,就一路跟了进去,刚在包厢坐下,菜还没点。这远方就要去上厕所,振华一看就先支退了服务员,正在入神时,门被敲了敲,振华以为是远方,就喊了声请进。

那人一进来,就和振华打了个招呼:“王先生,我是这里的经理,我叫郭荣也是钟探长的朋友,刚刚在厕所见到他,他跟我说起您来。这不就过来跟您打个招呼!”

振华听了,微笑着说:“这远方啊,也真是朋友到处有啊,来郭经理,请过来坐会吧!”

“不了,我这还有事,就不进去坐了!改天吧,改天再请两位来我这坐坐,这就不打扰了!”刚说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就大声喊了一下服务生,等服务生过来当着振华的面说:“待会给这位王先生送盘枫泾丁蹄,算我的!”

振华听了,忙站起来说:“郭经理,这可使不得啊,你看这…多不好意思啊!”

“哎,还跟我客气什么啊?这远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啊,赶紧坐好,我呢还有些事,就不陪了!”振华看他还算是诚意,也就没有留他,不一会儿,远方回来了,问了问振华,这郭经理是不是来过了,振华笑了笑,却没说话。

这饭吃的倒是香,两人边吃边聊的,杂七杂八的扯,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这远方当探长那节。原来,这远方开始也是个小混混,后来巡捕房扩招,他就是那次扩招时进去的,进去后那是立功无数啊,很快就升到了副探!这两人说着说着,喝着喝着,不觉得酒喝高了一些,正在酒兴上时,突然有个服务生过来,对远方低声说了些什么。

“什么?巡捕房失火?他娘的谁干的,老子我逮着他毙了他!”说完站起来可脚下一软,就跌到桌底了。这动静太大了些大概是,把趴在桌上的振华惊醒了,一问才知道,巡捕房起火了,烧了停尸房!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