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人公叫齐恒张晓岩的小说哪里免费看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古道大风的新书《灵车狂探》,这是一本悬疑小说,主角是齐恒张晓岩。简介:为了骗齐恒赶紧从那个该死的台子上走下来,张晓岩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卑躬屈膝了。想不到齐恒仍然得理不饶人,故意掐着腰,眉飞色舞的仰头道:“好,既然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了,那你就道歉吧!”张晓岩一听,一股火又从胸…

主人公叫齐恒张晓岩的小说哪里免费看

《灵车狂探》第4章 真的是他杀

为了骗齐恒赶紧从那个该死的台子上走下来,张晓岩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卑躬屈膝了。

想不到齐恒仍然得理不饶人,故意掐着腰,眉飞色舞的仰头道:

“好,既然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了,那你就道歉吧!”

张晓岩一听,一股火又从胸中涌了上来,憋红了小脸,忍不住指着齐恒的鼻子脱口骂道:

“你别蹬鼻子上脸啊!你。”

可是话刚说到一半,被身旁的老警察拉了一把,立刻又换了一副殷勤的嘴脸,连忙赔笑说:

“道歉什么的都是小事,你先下来嘛。”

齐恒刚才被张晓岩当着众人的面压制,这回可是要打定主意找回场子,这一次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于是故意原地跳了一小下喊道道:

“做错了事情就道歉,天经地义!你赶紧的,不然我死给你看!”

张晓岩一见这家伙要来真的,立刻彻底软了下来,“对不起,我刚才行为过激了,不应该对你动手!”

“说,你是坏蛋,你业务能力不行!”

“我是坏蛋,我业务能力不行!”张晓岩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

齐恒这回终于心满意足的点点头,从天台上跳了下来。

想不到他前脚一下来,后脚两位警察就一左一右将其按在了地上。

张晓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毫不客气的将齐恒的双手反扣到身后,掏出手铐就铐了上去。

嘴上还念念有词道:“让你添乱,让你跳楼!”

齐恒早就知道,自己下来以后这母夜叉会很生气,没想到反应这么大。

虽然身体上不再挣扎可是嘴里却不饶人,“哎哎,你过分了啊,怎么能随便给人上铐子呢?!”

“少废话,小心老子告你个妨碍公务!”张晓岩怕在天台上又节外生枝,拖着齐恒就往电梯间走,准备下楼。

“我可是在帮助你们办案啊!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呢?!”齐恒一边下楼,一脸还无辜的喊着。

他不提还好,一提这茬,张晓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就拍在齐恒的后脑骂道:“跳楼是帮忙吗?!”

“我站在上面,只是为了将证据展示给你看啊!”

张晓岩见齐恒如此理直气壮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证据呢?!”

齐恒一仰头,“证据都给你展示的这么明白了,还看不懂吗?!哎呦呦!”

果不其然,齐恒的话还没说完,张晓岩的小拳头已经打在了齐恒的后背上,痛的他嗷嗷叫,连忙又求饶道:

“好了,我说我说,咱们到现场我告诉你。铐子先给我解开啊?!”

张晓岩根本不信,只是死死地拽着齐恒的胳膊道:“给我看到证据再说!”

两人再一次回到马路上的现场,围观群众看见齐恒带着手铐走下来,纷纷议论道:“现在警察办案效率真快,没有一个小时就抓到凶手了。”

行至人群附近的时候,张晓岩好像要故意羞辱齐恒似的,大张旗鼓的对着人群喊道:

“警察办案,大家别看了,都回家吧!”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齐恒只能无奈的撇撇嘴。

年轻男警察见状一脸惊讶,赶紧上前问道:

“张队,就这么一会,你怎么把齐师傅给抓了?!”

张晓岩也懒得解释,只是又掀起了死者身上遮盖的衣服问:“证据呢?!”

齐恒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证据在他脚底。”

众人听罢齐齐将目光都聚焦到了死者的脚步,虽然已经严重骨折,但是依旧能看到一双灰色的袜子。

几个人围着死者的袜子蹲了下来,齐恒问:“你们看到了什么?!”

“袜子啊?!”年轻男警官不明所以。

齐恒说罢主动脱下自己的鞋,将脚底板朝向大家,“现在你们还看不明白自杀还是他杀?!”

“这都哪跟哪啊?!”年轻警官一头雾水。

看着齐恒袜子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张晓岩终于一拍大腿,“死者袜子上没有灰!”

“对喽!”因为戴着手铐,齐恒只能小范围拍拍手。

“我市最近七天没有下过雨,再加上北方的夏天多多少少有些雾霾,所以天台上脏得很。”

张晓岩紧接着说:“既然死者袜子没有弄脏,那就说明他脱鞋以后,双脚根本没有落地,就被人推了下去。”

齐恒补充道:“对喽,而且大家看,死者的前面的衣服裤子上都有灰尘,唯独脚上没有。”

齐恒进一步分析着,“甚至还有可能,就连脱鞋这个动作,都是被人替她完成的!所以这个案子,绝对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我这就向上面报告,派法医过来勘查现场。”张晓岩说着拿起电话就往外走。

“哎哎,你等等,铐子给我解开啊!”齐恒赶紧站起来追了出去。

“我没空,你让小王帮你打开!”张晓岩头也不回的走了。

齐恒只能苦笑着摇摇头,小王警官苦笑的帮他打开了铐子。

小声打趣道:“下回别惹她了,在咱们局里,就连局长都得让她三分!”

齐恒只能无奈的撇嘴:“得了,现在还得等法医结束了我才能走,这大热天的!”

这边张晓岩虽然嘴上并没有认输,可是心里却是对这个年轻的灵车司机升起了几分敬意。

她忽然对这个司机产生了一些好奇心,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可以像一个老警察一样,竟然对现场有如此强大的把控力。

走出现场以后,张晓岩立刻回到车里,给支队长胡峰打了电话。

“喂,队长,我是小岩,对,跟你汇报一下这边现场的情况。”对于她这个直接上司,张晓岩还是很顺从的。

一方面警局里面官大一级压死人,作为刚刚调任支队的副手来说,于情于理都应该尊敬领导。

另一方面,胡峰在刑警队任职5年。

这5年带着大家已经破获了无数大案要案,业务能力早已经得到了局里上下的认可。

此刻张晓岩被特意派到胡峰手下历练,正是说明上级领导对胡峰的充分信任。

“嗯嗯,你说。”胡峰的性格很直接,平日里有案子就办,有话就说,人际关系什么的是弱项。

此次调动,无论自己怎么推脱,厅长的千金终究还是落到了自己的手上。

面对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胡峰也正暗自发愁。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