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高智商犯罪实录(魏什么苗淼)在线免费阅读

高智商犯罪实录小说是作者氓流魏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魏什么苗淼。简介:人们常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只有一个,在我心里早已将八借划为这一类阵营里不可多得且千年难遇的奇葩。八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二十多岁的灵魂承载着一张四十多岁的脸,看起来老气横秋,实则也是个被社会…

高智商犯罪实录(魏什么苗淼)在线免费阅读

《高智商犯罪实录》第4章 讨价

人们常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只有一个,在我心里早已将八借划为这一类阵营里不可多得且千年难遇的奇葩。

八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二十多岁的灵魂承载着一张四十多岁的脸,看起来老气横秋,实则也是个被社会无数次蹂躏但从不轻言放弃的还算有志青年。

根据八借自己讲述,他完全是误打误撞进了房产行业,其中经历堪称奇葩,与其那张少年老成的脸一样,写满了故事。

八借是古城寿城的回民,通过高考加分过五关斩六将,最终以总分190多分的“傲人”成绩被本地的一所民办大专院校录取,可能是这厮天生自带“衰”属性,硬生生把这所民办学校给读倒闭了,因为没办法结业,这个本性纯良的社会主义三好青年便带着愤懑与批判,在复杂的社会中沉沉浮浮,横冲直撞。

起初八借在家里人的多方运作下进过两淮的矿院,结果在国营单位摸鱼闲混没到半年,就因煤炭行业的整改顺利成章沦为被裁对象,意想不到却又情理之中地跻身二十一世纪新生代下岗职工一枚。

之后,八借进过厂,干过热挤塑一线工人,可没过多久工厂因为环保审查不过关,直接被责令关厂,八借就这样又一次沦为社会闲散人员。

之后,八借学过一段时间挖掘机,教他的师傅坑了他几条中华烟和上万学费后,因为喝酒开车出车祸一命呜呼,这厮也随之断了开挖掘机的念头,再次转行。

我们偶尔拿他打趣,说他干哪一行哪一行衰落,八借的第四份工作便是如今的房地产行业,他每天乐此不疲干劲十足,果不其然,在庐州房地产行业经历限购和限价,以及银行贷款政策的三重打压下,楼市瞬间进入冰点。

都说奸猾的人才适合混迹房产销售这个行业,我不清楚自己应该属于哪一类,一个人的性格底色与成长经历和教育经历有关,因此像我这样的佛系业务员,做不到八借的油滑机敏,自然也很难活得像他那般坦然滋润。

据公司其他的老业务员讲述,八借刚踏入房产行业时体态还未像如今这般丰腴,他之所以会在两三年时间里成为无情岁月这把杀猪刀下的那头猪,完全是得益于房地产行业的其他创造性收入,有了丰厚的油水滋润,试问哪有人不肥的道理。

八借的主营业务不单单是买卖房屋和租赁房屋,有时哪个业主出租房屋,本人不在市内无法办理交接手续,他便亲力亲为挣点跑腿外快,然后跟人拉拉近乎顺便招揽个保洁的副业,跟业主报价磨价,一拍即合后他便自己亲自上阵,创造额外营收。

最近他的业务还不止于此,像什么回收业主家二手电器和家具在闲鱼和转转上倒腾啦,给电信公司和小银行推荐客户办宽带开卡啦……总之只要有利可图又能顺手薅的羊毛,他是一根也不会放过,业务线已经在他不遗余力的发展下,比市中心的高架还错综复杂,这也难怪八借会活得无比滋润!

老一辈总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话从八借身上得到很好的应证。

房地产市场低迷,下手买房客户少,业务员都会多出来很多空闲时间,八借萌生直播卖房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一直找不到一个令他斗志昂扬的点,这次盛和公馆18栋1804跳楼事件,恰巧给了他一个直播卖房吸引粉丝的噱头,这也难怪他会有种打开“一夜爆红”这一快速发家致富密码的幻觉。

将什么直播架、美颜灯以及他灵光乍现的直播说辞准备好后,八借用一双无比恳切的表情和眼神望向我道:“我亲爱的魏总……”

所谓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我一见八借那张阴谋写满脸毫不掩饰的奸笑,一脸嫌弃地催促道:“哎哎哎,别恶心我,有话快讲,有屁快放!”

他那句“亲爱的”可是把我恶心掉好几层鸡皮疙瘩。

八借眯着眼睛冲我呵呵一笑:“晚上直播我有点害怕,你能不能陪我一起?”

我翻了翻白眼:“你这张天生辟邪的脸哪个妖魔鬼怪敢近身?”

八借被我说得脸上笑容顿无,见他怂了,又耷拉着一张好似欠钱不还的脸,我又打趣道:“你这怂样,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位动不动就标榜自己二十多年童子之身完好无损的八借兄弟呀!”

八借被我说得一脸嫌弃,不耐烦得连连喊着:“滚滚滚……论资排辈,我是你房地产行业的大师兄,论情分咱们又是室友,都说患难见真情,看来咱俩这情分是塑料做的,没假了……”

见他故作失望和生气的假样,我也故意坚定立场道:“你都说是塑料兄弟情,那索性咱们割袍断义吧……你说的晚上凶宅直播,今晚就算含泪你也得一个人播完……”

说着,我摸出口袋里的打火机,准备到门店外抽根烟,然后故意装出一副没烟的样子,在衣服口袋一阵搜寻。

八借见状赶忙点头哈腰,又一脸笑嘻嘻地跟在我屁股后面,谄媚的吆喝着:“魏爷,魏爷……我有烟!我有烟!”

八借笑脸嘻嘻一边给我递烟,一边掏出自己的打火机给我点烟,见他这幅做派,我觉得调侃到这份上,机会难得,也差不多到了分寸拿捏的关键点,该在这个总是薅别人羊毛的家伙头上薅一薅了。

我吸了两口烟,轻轻一吐,用假装释然的怪气声音说道:“晚上陪你这厮直播不是不行,但是吧……你懂的,我小魏爷的出场费那可是不低啊!”

我强忍着笑意对八借挑了挑眉,一副令人唾弃的万恶资本家表情。

八借以为我准备坑他,亦或拿他开涮,顿时拉下脸准备拍屁股走人,大有宁死不从的大无畏气概。

我见状,连忙拉住他,伸出两根手指:“给你个机会,两包华子收买我,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任你调遣!”

八借也不跟我讨价还价,拉下的冷脸再度温暖起来。

怪只怪他的笑容写满了老奸巨猾,我顿时恍然过来,以防万一,赶紧补刀道:“是两包软中,不是硬中啊!”

见我反应很快,转过来弯儿,八借赶紧一把握住我的手,用一副冷峻的脸刻画出可怜巴巴的表情恳求着:“一包软中,一包硬中……不能再多了,毕竟咱也不是地主老财,你也容兄弟我快些攒点老婆本,好早点给你寻一房嫂子!”

听着这些既恶心又酸掉牙的一番话,我一脸委屈地应了一句:“成交!”

待我抽完烟扔掉烟头转身回店,八借在我身后张牙舞爪,颇有些玩鹰被鹰啄到了眼的晦气,嘴里小声地对我抱怨着:“靠,连自家兄弟都坑!”

我假装没听到,将双手插进裤兜,志得意满地吹着不着边际的口哨,莫名的有种打土豪分田地的胜利感。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