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恶魔的童年最新章节,恶魔的童年全文在线阅读

热门新书《恶魔的童年》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落羽寒蝉的又一力作,它的主角是刘神风张明。简介:众人听到刘队的问题,稍微有些失望,还以为他会问一些与线索相关的。不过,范伟听到刘神风的提问,似乎显得有些忌讳,假笑了笑说:“警官,你还是问点别的吧,这问题太高深了,我解答不了。”“可我除了这个,其他的…

恶魔的童年最新章节,恶魔的童年全文在线阅读

《恶魔的童年》第7章 论佛

众人听到刘队的问题,稍微有些失望,还以为他会问一些与线索相关的。

不过,范伟听到刘神风的提问,似乎显得有些忌讳,假笑了笑说:“警官,你还是问点别的吧,这问题太高深了,我解答不了。”

“可我除了这个,其他的都不想知道。而且,你未必解答不了吧。”

范伟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刚刚还带着几分笑意,几分虚脱的面目,现在却如同一张冷冰冰的铁板一样。

尤其是那双黑洞般的眼睛,望眼欲穿,仿佛能直视人的灵魂。

他此刻的神情,才像是一个在山上清修的和尚,而不是像刚才那般,只是个进厂做工的农村匹夫。

“警官,你真的非得问这个吗?”

“嗯。”

“好吧。”他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我当了十八年和尚,对求佛者的心态是有些了解的。我觉得,会拜佛的人无非就三类。第一类是种善因得善果的人,他们一生行好事,去拜佛的时候,是想让佛看见自己过往做的诸多好事,从而换来善果。第二类是唯利是图的小人,这类人一辈子都在精打细算,见钱眼开,为了钱,他们甚至都忘了良心和原则,败坏自身的佛缘,等到有一天,佛缘耗尽,走了霉运,人就乖了,便就乖乖前来拜佛,显示自己几分虔诚模样,积点功德。拜佛的目的也很纯粹,赶走一身霉运。”

“至于第三类人,那便是恶贯满盈之人,他们一生做了很多坏事,到了后来醒悟,就会去拜佛,让佛帮忙洗脱满身罪孽,希望自己也能有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正果。这第三类人,也被称为系铃人,这类人的心里,因为做了某件错事,而这个错误留在心里无法释怀,变成一个无法打开的心结。因为无法靠自己打开,所以只能去寺庙,寄托希望于神明,望神明帮自己洗脱罪孽。”

“多谢大师指点。”刘神风听了后感觉受益良多,这一趟路看来是没有白来。

“问完了?”周正义问到。

“嗯。”

“那我们走吧。”周正义起身,对着周兰香说,“打扰你们了。”

“不打扰不打扰!”

他们要走了,就在几人要走出房间时,范伟突然大喊了一声: “警官!”

几人转身去看向范伟,而范伟的眼睛,只盯着刘神风一个人!

“怎么了?”刘神风也注视着他说。

范伟停顿了一下,那卡在喉咙里的一句话被他强行扯了出来:“如果是第三类人的话,还请多加小心!”

刘神风捏了捏围巾,说:“谢谢提醒!”

随后,一行人出了屋,吕芳芳一出屋,就满心欢喜地看着那张纸条,得意洋洋地说:“这次的收获不小啊,要是联系了这个人,他可能会见过凶手也说不定。”

她刚说完,刘队就朝她泼一盆冷水:“还是省点力气吧,就算找到他,也发现不了什么线索。”

吕芳芳好不容易问到的线索被这么评价,她有些不开心,忍不住回怼道:“刘队,没试过怎么知道呢?破案不就是要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吗?”

“你说的没错,破案确实不能忽略蛛丝马迹,但也不能一点头绪没有,只知道误打误撞吧。如果那个叫周阿九的见过凶手,在分尸案轰动小镇的时候,他就已经主动跑派出所提供线索去了。如果没有,就说明没有可以提供线索。”

“凭什么这么说啊!他可能看见凶手,只是因为不爱管闲事所以才没有去派出所呢!”

“他不爱多管闲事?他不爱多管闲事,会找和尚跟他讲寺庙卫生的事?”

吕芳芳气头上,还想回怼,却发现刘队是对的,才无话可说。

“你们这些年轻人,一到办案就一头雾水,就喜欢用瞎猫碰到死耗子的方式查案,可是死耗子是这么好碰到的吗,力气浪费不少,收获与付出不成正比。”

吕芳芳是张志强带的徒弟,看到徒弟被说,他面子也挂不住,就出面说两句:“刘队,毕竟小芳没干几年,怎么能跟咋们老刑警比,让她多历练历练,吃点亏就好了。”

“所以我才在教他怎么判案啊!”

吕芳芳很不服气,她在心里嘟囔道:“我偏要查,到时候查出什么重要线索,看刘队怎么说!”

当几人走到车前,刘勇就接到一个电话,听到电话里说的话后,他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挂掉电话后,仍然笑得合不拢嘴。

刘神风问了句:“刘老表,是什么事情啊,可把你高兴得!”

“嘿嘿。”刘勇先欢快地笑两声,“这事啊,你也该高兴啊,刘队,刚刚我的手下打来电话说,县里的警方通过核查指纹库,已经查明了死者身份,资料已经发到我们派出所里了。”

“还有这种好事,走,咋们现在就过去!”

几人上了车,开往苏林镇派出所。

小镇不大,开车十五分钟后,他们就到了,一下车,就看见一个颜色泛黄的派出所。

楼层不高,面积不宽,和一些地方的三楼砖房差不多的大小,一点也不显眼。门前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贵山省香龙县苏林镇派出所。门顶中央,是熟悉又让人心安的国徽。

小镇的派出所好简陋,完全没法跟省厅比。

陈尧望两眼这又矮又挫的建筑,就变成苦瓜脸,他不禁心想:“接下来得在这里工作几天,哎!”

刘勇也知道,他这小小派出所委屈了省厅的各位,他就说:“几位队长,这里是乡下,条件不好,比不上你们省厅,真是委屈你们几位了!”

“没事没事,案子重要,其他都是锦上添花罢了。”刘神风说完,进到派出所,一行人跟着进去。

一进派出所,一股潮湿引起的霉味就钻进鼻孔,刘神风闻到了,但没有在意,走廊不长,他看见两边的墙体上有一些裂痕,但是被刚刷不久的白色粉末给盖住了!刘神风直言不讳说: “不行啊,你们派出所建筑得有问题啊!”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刘长官的眼睛,我们这派出所,建筑硬度不达标,当初还是请了镇里面的一位小有名望的工程师盖的呢!”

“那怎么还盖成这样?”

“那个工程师贪了呗,使用了廉价的劣质材料,自己倒是大捞了一笔。”

“不是吧,派出所可是国家的行政机构,这都敢偷工减料,再贪也得有个度啊!什么人能蠢到这种程度!”

这时候,天花板上还漏了点白色的粉末来,落在刘神风的肩膀上。

“哇,都这么严重了!这不会是危房了吧!”

刘勇赶紧给刘神风拍拍灰,他笑嘻嘻地回答道:“不至于不至于,目前所里的翻修申请已经上报到县里去了,还没得到审批,估计要不了三个月,派出所就会重新翻修了。”

“哇,还要三个月,这么晚,到时候房子都垮了!”

嘿嘿嘿……

派出所很小,几人说话的功夫,就到了办公室,开门进去,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人。

那人肥头大耳,小眼睛,像是没睡醒一样,整体上来说,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就是老给人几分不大聪明的感觉。

刘神风把眼睛往下一勾,看见他的肥手上戴着一对白手铐。

他走过去,站在胖子旁边,打量他许久,尤其是那对没睡醒的眼神,总是吸引人忍不住想去和他对视。

片刻后,他问刘勇:“这家伙干什么被抓的?”

“哦,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位,偷工减料的那位,前天晚上连夜抓回来的,过几天要送到县公安局依法处置。”

刘神风看了看他那双没撑开的眼睛,当中隐约透露着几分犀利,没有作声,只是先给他鼓掌后,才说:“人才啊!果然名不虚传!”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