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人公魏什么苗淼小说高智商犯罪实录在线全文阅读

作者是氓流魏的热门新书高智商犯罪实录火爆上线,主角是魏什么苗淼,是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简介:“姓名?”“魏什么……”“年龄?”“29……”“身份证号?”……掐灭手里几乎燃至烟蒂的普皖烟,审我的中年民警带着几分困倦与慵懒瞥了一眼不算镇定也不算失措的我,眼神里充斥着类似很…

主人公魏什么苗淼小说高智商犯罪实录在线全文阅读

《高智商犯罪实录》第1章 楔子

“姓名?”

“魏什么……”

“年龄?”

“29……”

“身份证号?”

……

掐灭手里几乎燃至烟蒂的普皖烟,审我的中年民警带着几分困倦与慵懒瞥了一眼不算镇定也不算失措的我,眼神里充斥着类似很多家长辅导孩子学习的那种不赖烦。

我很能理解中年民警眼神里那不加掩饰的不赖烦,不用提醒地从裤兜里掏出身份证递给他。

顺势接过我递出来的身份证,中年民警瞅了我一眼,然后拿着桌上的平板电脑一顿操作,转而一只胳膊半耷拉在椅靠上,扫量着毫无犯罪前科的我道:“你的问题可大可小,往小了讲你是电话骚扰,往大了说你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这是犯罪!你说你们中介没事骚扰这些业主干嘛?”

我默不作声,双手背后杵得像根电线杆,俨然一副等待民警劈头盖脸训斥,然后痛定思痛改过自新的忏悔模样。

见我像个闷油瓶,一棍子抽不出一个屁,中年民警对着值班的一个女民警招手道:“苗淼,把这小伙子带到东边会议室做个登记,记录一下。”

这名叫苗淼的女民警年纪约莫二十四五,脸型秀气,眼神透着些许难以形容的明睿,个头中等,板正的身材在警服的包裹下显得肩膀很宽,胳膊更是显得十分强硕有力。

扫了一眼怎么看都不怎么像性质恶劣的犯罪分子面容的我,她用冷淡却不显阴沉的语气跟我说道:“来吧,跟我来会议室!”

我自知自身问题不大,看老油子中年民警那副懒得费神审我的表情,我便知道自己不会被拘留,更不会因触犯法律被起诉坐牢,顶多就是做个登记,然后教育一番。

我在大学主修法学,只是后来阴差阳错从事房产中介,因此我对自己骚扰业主被举报这件事,自始至终有些紧张,但丝毫没有害怕。

“说说吧,都干了啥?”

苗淼警官一张嘴,我便听出了她那不太明显的侉音普通话,如果我猜的不错,她多半是阜阳一带人无疑。

我直视面前面相清秀,眼眸小女人细腻温柔与睿智精烁并存的女民警,声音有些颤巍,一五一十道:“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最近咱们万科城附近出来一批拿房的二房东,他们以高价租房,与这边业主签订三到五年租约,然后翻新再以低价转租给市场上租客……”

乍一听二房东高价拿房低价再转租出去并无不妥,这或许是外人看不透的商业模式,女民警冷不丁一笑,那张人畜无害的笑容里满是觉得我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的无聊表情。

“不能因为这些二房东抢了你们生意,你就去骚扰这些业主,你知道泄露公民信息达到多少数量就量刑吗?”

我不假思索道:“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行动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五十条以上的……”

闻言,苗淼诧异道:“哟,对法律条文还挺熟络嘛,知法还犯法!”

“高价拿房,低价出租,这本身就不符合商业模式。”

我接下来的一番话在这位女警听来可能有些像狡辩,我十分认真道:“这帮二房东以高价租业主的房子,签订合同时付租金方式是押一付三,要求业主给一个月的免租期,签订时间最少是三年……但是他们进行房屋翻新,然后再转租给别人的时候收取租金却是最低半年,甚至有的房子为了能让客户租金年付,直接大幅度降租金,这种经营模式是极其反常的!”

在民警看来,我这完全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跟你还是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予置否,淡淡道:“缺乏监管,肯定暴雷!”

房地产的水很深,充满了套路、欺骗和各种层出不穷捞钱的手段,因为围绕着房子有房产本身,也有金融,加之房产本身属于大宗标的商品,所以在房子上面动一丁点手脚,其背后的数值都不容小觑。

可能是行内看门道,外人看热闹,我继续补充道:“这帮二房东模仿贝壳线上签约,但他们可不像贝壳这么正规严谨,倘若在签约过程中套取业主个人信息,碰到提防薄弱的老年人,在网络借贷平台上输入了产权信息和身份证信息,并刷了脸,这帮人能‘借鸡生蛋’套出来一笔不小的数目……若那帮租房的客户是防范意识不强的年轻人,录入一个身份证再进行人脸识别,甚至就能在小贷平台套现,这是第二个潜在大风险……”

至于以性养租,套路骗取女孩子撸网贷,然后逼迫她们搞带颜色的直播等骇人听闻产业,我想面前这位怎么看都不像道高一尺的年轻女警,定然又会觉得我在胡编乱造。

见我滔滔不绝,没完没了,女警朝我摆摆手道:“停停停……我怎么听着你反而成了正义的化身!”

面前的女警一脸不赖烦:“难怪都说你们中介的嘴,骗人的鬼,我以前还不信,今个碰到你算是涨了见识!”

我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选择闭嘴,委屈谈不上,就是有种不被人相信的失落,只是这种失落并没有给我这种混迹中介行业多年的老油条带来多少心灵创伤,仅仅是隔夜翻篇的失落而已。

苗淼警官显然是缺乏耐心听我絮叨老奶奶裹脚布般的自我推测性陈述,声音沉闷道:“你的这些猜测仅仅是带有主观性的猜测,至于人家业主怎么租,是否愿意出租给这些二房东,你无权干涉!”

铿锵有力的讲完“无权干涉”四个字,苗淼警官紧接着又瞅了我一眼道:“你骚扰了多少万科城的业主?”

“49个……”

听我脱口而出这个数字,苗淼又一次冷笑起来,这是她不禁冷笑的第二次。

“你还真不简单。”

达到立案拘留标准是50条电话信息,而49意味着不足拘留条件,顶多只能批评教育。

我无需提醒地交出揣在西服口袋里的号码单,鼻梁上架着的高度数眼镜镜片下略有闪躲的眼神,闪烁着不易觉察的狡黠。

苗淼警官将号码单放在桌上,沉声淡淡道:“我知道扫楼单是你们这个行业的必不可少的日常业务,但你不能搅扰到小区住户和业主们的安宁,因为别人报警举报,所以我们要受理案件,我个人建议你给骚扰的业主道个歉,态度要诚恳!”

我心想,什么叫诚恳?

磕头烧香的那种?

再者,49个业主,哪个业主暴跳如雷报警举报我,害得我深更半夜在南八派出所跟人警察掰扯风险、暴雷等租房隐患?

我都不清楚我具体该找谁道这个歉?

很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地配合南八派出所女警官苗淼做完出警登记和事件记述,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最后被比我年纪还小的女警半训斥半教导一通后,我总算是有惊无险地离开派出所。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后来我却成了南八派出所的常客,并且与苗淼也结下了不解之缘!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