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高智商犯罪实录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氓流魏的新书《高智商犯罪实录》,这是一本悬疑小说,主角是魏什么苗淼。简介:“啊~~~”深夜突然听见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声,我从睡梦中惊醒。这叫声充斥着惊骇与恐惧,声音尖腻刺耳!尖叫弥漫,整个小区顿时犬吠叠起,各处楼道声控灯应声乍亮。我赶忙披上西服外套,打开房间门准备到阳台看看…

高智商犯罪实录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高智商犯罪实录》第2章 跳楼

“啊~~~”

深夜突然听见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声,我从睡梦中惊醒。

这叫声充斥着惊骇与恐惧,声音尖腻刺耳!

尖叫弥漫,整个小区顿时犬吠叠起,各处楼道声控灯应声乍亮。

我赶忙披上西服外套,打开房间门准备到阳台看看情况,恰逢此时我的宿友也推门而出,挺着圆滚滚的大肚皮,揉着眼睛嘟哝着:“操,谁家娘们大晚上不睡觉,搁楼下叫春呢!”

发牢骚的是住我隔壁房间的宿友,也是我入中介这一行的大师兄,名叫朱庆丰,外号八借,属于那种心宽体胖睡眠特深的懒货。

换作往常就算外面打雷也很少把他吵醒,刚才那一声尖叫委实瘆人刺耳,旋即各个楼栋住户相继亮起了灯,不时传出熙熙攘攘的谩骂声和抱怨声。

“谁搁那招魂呢?大晚上还让不让休息啦!”

“真没素质!物业呢,怎么也不管管!”

“……”

随着抱怨声此起彼伏地响起,继而听到一个孩子的啼哭声!

“呜呜呜~~~妈妈……我害怕!”

一时间,一个女人的哭声也在幽暗的小区内传开,两种哭声交织在一起,那哭声似带着难以平复的惊吓,在这幽暗的黑夜里听起来格外凄冷瘆人。

整个小区一瞬间灯火通明,不断有人站在阳台向哭声传来的位置关心问:“喂…..怎么了?”

“物业呢,还不看看怎么回事?”

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住户则拿迟迟未来的保安开起涮:“晚上巡逻的保安呢,大半夜偷摸到哪家寡妇床上去了吗?”

我打开客厅灯,快速走到阳台寻找哭声位置,眯着眼睛往楼下看,由于小区内部灯灯光昏黄迷离,因此只看到一个女人搂着孩子在那哭。

女人带着哭腔搂着小女孩,一边哭一边安慰着自己的孩子道:“宝贝,别怕!宝贝,别怕!有妈妈在……有妈妈在……”

小区保安闻声而来,光影闪动的速度很快,手持亮度很强的手电快速跑来,还没张口询问便看到了一摊血肉模糊的尸体。

两个保安大惊失色,旋即身体一阵冷汗直冒,脸颊瞬时一阵惨白。

年轻的保安愣得慌了神,想是从未见过如此恐怖血淋的场面,两腿不由哆嗦着,面颊上那副受惊吓得惨白面容在黑夜里显得十分清晰。

另一个保安慌忙大喊,声音惊颤道:“快……报警!有……有……人跳楼了!”

保安的声音虽然惊颤,却很宏亮,整个小区都能听见,一瞬间小区变得出奇地安静,静得只剩那对目睹惨状的母女俩难以平复的惊嚎,以及那幽暗暗弱的小区装饰灯迷蒙的光晕。

这一刻,整个小区陷入了长久的沉寂,突然在某栋阳台传来一阵诧异声:“卧槽……那栋又死人啦?”

那栋楼,又死人了!

那栋楼,盛和公馆18栋!

“咱们小区是不是风水不好,怎么动不动就有人嗝屁了?”

只听前一个质疑声刚落,不知道哪个楼栋冒出打秋风的回答:“咱小区与蓝天外林庄园、马来西亚花园城齐名,可不是浪得虚名!”

蓝天外林庄园是庐州市豪宅区,该小区C区连年出现破产跑路的大老板,月月都有别墅被法院拍卖。

至于那个从上世纪末拿地一直开发至今的马来西亚花园城更是奇葩,十个犯罪分子有一半出自该小区二期,简直快成了庐州市罪犯集中营。

“哎,明天就把房子挂中介卖了,老是死人,咱们小区房价保不准又得降!”

大半夜被尖叫声吵醒,一时半会大家都难以入睡,一时间凑热闹的,抱怨的、同情的各类声音交织,整个小区顿时好不热闹。

我拽了拽披在身上的西服,不由感觉阳台吹的风很冷,身体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颤。

此时,我瞅着光着上半身的八借,正挺着满是旺盛毛发的圆滚肚皮,在阳台哆哆嗦嗦地往楼下看。

兴许是觉得楼下的画面甚是恐怖,又有些瘆人,不敢多看的他耸了耸肩膀自顾自嘟哝起来:“该不会是18栋1804那一户吧?”

此言一出,我不禁顿了顿,盛和公馆18栋1804死人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倘若八借不提,我对这件事的记忆几乎淡化到快要遗忘的地步了。

“别瞎猜了,赶紧睡觉吧,明早还要早起办过户手续!”我一边催促八借收一收好奇心,一边掀起肩上披着的西服准备进房间继续睡觉。

只见八借依然是意犹未尽,满脸一探究竟的神情,扫了一眼楼顶再看看楼下,莫名其妙地喃喃道:“指不定身体摔得跟门口炸酱面的大酱不遑多让。”

我情难自禁地将血肉模糊画面跟炸酱面的酱联系到一起,喉咙不禁泛起一阵干呕。

小区门口的炸酱面味道不错,平时懒得做饭时总会简单应付一口,听八借这般形容,我也是对炸酱面顿时产生了阴影。

“我恳求你节约使用你那有限的成语吧,还‘不遑多让’呢,要是门口面馆老板听到这话,你看他拿不拿40米的大砍刀把你剁了炸酱吧!”

没事也喜欢唆两口炸酱面的八借想是也被自己的话恶心到了,身体猛地一抖,缩了缩脖子回屋睡觉了。

整个后半夜我们并没有睡好,我想整个小区的住户应该都没怎么睡着,因为之后警察赶来,动静整得很大,时不时听到有成年人的嚎啕,也有孩子的哭声,这一连串声音又惊得小区宠物狗吠声不断,后半夜我几乎是蒙着头在被窝里闭着眼睛度过的。

第二天一早我和八借上班,状态跟那美国丧尸电影里的行尸走肉相差无几,没精打采,我俩忍不住内心的好奇从18栋绕了一段路,昨晚血肉模糊的地方依然有一些明显痕迹,只是那令人作呕的凄惨现场被清洁工清理得只剩下脑补的画面,地面上全是清理过后的水渍,再者就是被死者落地位置的小区植被被夷为平地,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液与血腥混在一起的怪味。

盛和公馆总计3000多户,与我俩有同样好奇之心的人也不在少数,多是一群带娃买菜的叔叔阿姨,他们三三两两围绕在铲平的绿化附近远远地看着,可能是害怕,也可能是纯粹凑热闹,你一言我一语的相互搭话。

“哎呦,你们是没有看到那血淋淋的场面,好吓人好惨的嘞。”一个买完菜路过的阿姨不禁感慨,面部表情丰富到了极致。

“听讲是抑郁症跳楼……”一个穿着晨练服的老大爷随声附和,看架势应该是个资深的太极爱好者。

“昨晚警察来楼下处理了好久呢,好像是18栋……18楼一户人家的媳妇……”

说着,有些人还出于本能地对着18栋的窗户一层一层数到18层,然后猜测是那一户人家发生跳楼事件。

这时,有些迷信的老年人就开始嘀咕起来:“老话讲18层地狱,18层地狱……这18层的房子以后真不能买,风水不好,也不吉利!”

此话一出,顿时得到很多人点头应和。

“是的……是的!”

“跳楼自杀这人,我听说就是1804的住户……”看热闹的人中不知是谁揭露了此次跳楼事件最后的疑云,此言一出,周围顿时冒出一股怪怪的冷意。

可能是听者有意,我跟八借互扫了一眼对方,刹那间同时有些不寒而栗,他随之迷信起来,小声嘀咕道:“18栋肯定是风水不好,交房5年死两回人!1804,要不你死……”

我是唯物主义者,所以一直不会偏听这些鬼话,也从不相信风水之说,但我没有和自带杠精属性的八借掰扯唯物与鬼神之论,只简单地回了一句“也许吧”,然后快步到门店打卡上班。

……

没过多久,盛和公馆18栋1804楼跳楼事件就在整个南八街道传开了,在18这个数字持续发酵下,盛和公馆18栋率先开启了抛房潮。

紧接着周围许多小区18栋和18楼的房子相继低于市场价对外挂售,一时间舆论将此事热议推向了高峰。

我一直以为时间是抚平伤心和热议事件的良剂,可我终究是低估了舆论力的持久性。

一直到死者过完头七,大家对跳楼事件的讨论和非议都没有停止过,不外乎都是一些风水和鬼神之说。

这起跳楼事件在媒体的曝光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在庐州市传开,以至于楼市市场上但凡带18的楼栋或者楼层都十分难销,后来甚至波及到带8和带4数字的房子。

由于我们门店就在盛和公馆旁边,因此在跳楼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挂售盛和公馆的业主络绎不绝。

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希望尽快脱手,哪怕价格比市场价低二三十万都能接受,从他们急迫的售房心情可以看出,这些人想尽快离开在他们看来风水不是太好的盛和公馆,以寻求内心和精神的安宁。

在死者头七过后的第二天,门店来了一位穿着朴素,戴着金属边框眼睛的斯文青年,当他说出自己要挂售的房源时,恰逢坐在前台值班的八借,惊得险些从工位上摔个狗吃屎。

“你好,我想将盛和公馆18栋1804的房子在你这登记出售!”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