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城市食尸鬼小说,城市食尸鬼最新章节

城市食尸鬼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鲁萧琦哈克,主要讲述了:周孰人听到鲁萧琦的声音,却没有停步,转身走进附近一家酒店。鲁萧琦很奇怪,他肯定那个穿长衫的背影一定是老师,为什么假装没听到呢?鲁萧琦跟着走近酒店,老师在一个极为偏僻的角落独自坐着,鲁萧琦走到老师身…

城市食尸鬼小说,城市食尸鬼最新章节

《城市食尸鬼》免费试读第九章 老师

周孰人听到鲁萧琦的声音,却没有停步,转身走进附近一家酒店。鲁萧琦很奇怪,他肯定那个穿长衫的背影一定是老师,为什么假装没听到呢?
  鲁萧琦跟着走近酒店,老师在一个极为偏僻的角落独自坐着,鲁萧琦走到老师身边,轻声道:“老师。”
  周孰人示意鲁萧琦坐下,伸手指了指。鲁萧琦的目光顺着老师所指的方向,一个长袍男子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手握一个玻璃杯,一口一口的喝着,杯中的液体纯净透明,应该是水。
  周孰人问鲁萧琦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鲁萧琦回答道:“老师说最近会在三区,我就在三区挨着书店一个一个找,好在三区并不是大区,刚才听到枪响,我就顺着枪声找过来,书店老板说你离开不久,我就跟上来了。”
  周孰人道:“还记得刚才那个书店名吗?”
  “老师教导的仔细观察,一刻也不敢忘记,书店名是内山书店。”
  “不要忘了书店的名字。”周孰人吩咐服务人员道,“两杯原浆高粱酒。”
  鲁萧琦道:“不会忘记。”
  “刚才在书店,有人听到我的名字,知道我是九区的人,你知道,三区九区,素来不和睦,书店就有人要拿刀砍我,被那个人开枪阻止了。”周孰人道,“那个人,你也不要忘记。”
  鲁萧琦又细看了那个长袍人,他已经摘了帽子,很俊秀的脸庞,可惜脸色冰冷,头发很短,眉毛如柳叶,眼睛半眯着,睫毛很浓密,拿杯子的手一看就很灵巧,手指纤长,但皮肤有些粗糙,手背上纹着的红色蔷薇不只是显眼,甚至更像是炫耀。
  鲁萧琦对老师道:“百色蔷薇的人,还很有身份呢,好年轻呀。”
  “老成的枪手。”
  服务员端来两杯血红的高粱酒,鲁萧琦将钱放到托盘上,接过两杯酒,一杯递给老师,一杯放在自己桌前。
  周孰人喝了一口酒,问鲁萧琦道:“知道他为什么穿长袍吗?”
  鲁萧琦道:“他长袍下有很多枪吧。”
  周孰人点点头,又喝了一口酒,问道:“找我什么事?”
  鲁萧琦放下举到嘴边的杯子,身体往前倾了倾,道:“老师,九区感染病毒,出现了食尸鬼,而且传播速度很快,我来的路上,听到很多食尸鬼的消息,不止是九区,好像除了三区,都感染了病毒。我觉得,这个时候,我应该做点什么。”
  周孰人道:“乱世出英雄,你想做点什么?做英雄?”
  “每个人都有英雄梦,但我现实中,没有想做英雄。”鲁萧琦喝了一大口酒道,“我想让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
  “你爷爷奶奶的死,我很伤心,自从人类开始大量移民月球火星,地球的情况就一天不如一天。不过……”周孰人忧心忡忡的长叹了一口气道,“你想让这个世界好一点,你一个人做,是很困难的。如果这个世界有一百人,你一个人改变世界,你只是百分之一,如果你有了同伴,两个人,就是百分之五十,你的人数越多,成功的几率就越大。你需要同伴。”
  “老师,我的师兄们……”
  周孰人伸手止住鲁萧琦继续说下去,道:“你的师兄们,各有各的领域,他们已经忘了我所说的,成为了一个一个的个体,他们自己不想相互联系,你也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办法。”
  鲁萧琦皱眉道:“他们连你的话都?”
  “你知道古人政权,每每有夺嫡之争,每个孩子都是父亲的好孩子,但兄弟反目,父亲也没有办法。”周孰人道,“听不听老师的话,和师兄弟们团结不团结,没有关系。好在他们不团结,但也没有反目。萧琦,你是我最后一个学生,我已经没有精力通过政治改变世界了,我能做的,就是以笔为刀,给麻木之人的神经,做做手术。你的师兄们沉醉于权力不能自拔,希望你以后不要忘记你刚才说的话,让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
  鲁萧琦道:“不忘老师谆谆教导。”
  周孰人看了看窗外,将杯中的酒喝光,对鲁萧琦道:“我走了,以后别再找我了,老师临走之前,给你一个建议。处理完身边的琐事,到地球环境最恶劣的地方去,那里也许,有你想找到答案。”
  “老师,我一直想问你……”
  周孰人道:“不用再问了,今天我告诉你答案,存在。鲁萧琦,每次下课,都是你跟老师说再见,这次,应该我先说了。再见。”
  “老师……”
  “不用送我。”周孰人按住鲁萧琦的肩膀,面无表情道,“分离最怕送别时。你慢慢喝完杯中酒再走,不要浪费。”
  鲁萧琦保持坐姿,没有站起来,听着老师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远离自己,鲁萧琦心中五味杂陈,分离,并不是人类的感情,但分离,却能瞬间触发所有的感情瞬间全都涌现出来,嘴角泛着笑意,眼中的泪水,却如决堤的洪水。
  窗外突然枪声大作,鲁萧琦本能的向窗外看去,看到的正是老师倒下的瞬间,还没来得及惊愕,枪声又起,酒店里桌子上的餐具叮叮当当被打得粉碎,鲁萧琦抄起桌上的酒杯躲在墙角,将杯中血红的高粱酒一饮而尽,大吼道:“宰了你们!”鲁萧琦沿着墙向门口挪动。挪动到窗口,长袍人伸手按住了要冲出去的鲁萧琦,“别出去。”
  “放手!”鲁萧琦冷冷道。
  长袍人将手中白如初雪的枪举在半空,道:“好。”放开手的一瞬间,长袍人冲了出去,接着枪声大作,长袍人转挪着身体,手指不断扣动扳机,一支枪接一支枪的从长袍下取出,枪声停止,长袍人倚在墙角,脚边落了一层弹壳。
  鲁萧琦向门外探视,周孰人就倒在离自己百米处的血泊中,刚要冲出去,一个人出现在周孰人的身边,那人扛着一个巨大的棺材,俯身将周孰人一把抓起扛在另一个肩膀上,缓步走开,鲁萧琦大喊道:“站住!”刚冲出去,密集的枪声扫在鲁萧琦的身前,鲁萧琦只好又撤回,对倚在墙边的长袍人道:“兄弟,借支枪用用!”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