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格格
一个精彩的小说推荐网站

已完结小说《绝世保镖》最新章节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绝世保镖》,主角是张子明白子荣,主要讲述了:黑色的奥迪A8上,白邵峰亲自开车,接到张子明电话的时候他是很激动的,因为这两人是自己父亲亲自找过来的“高手”,是凭着和一位易姓的大人物多年深厚交情,舍了老脸死磨硬泡才请得这位大人物愿意帮忙,派了他…

已完结小说《绝世保镖》最新章节

《绝世保镖》免费试读第三章 袭杀

黑色的奥迪A8上,白邵峰亲自开车,接到张子明电话的时候他是很激动的,因为这两人是自己父亲亲自找过来的“高手”,是凭着和一位易姓的大人物多年深厚交情,舍了老脸死磨硬泡才请得这位大人物愿意帮忙,派了他的得意弟子过来。

  电话中三言两语还没听出什么,但此刻透过车载后视镜看着后排座位上那拥靠在一起的年轻男女,白邵峰不由得猜疑了起来,这对兄妹,能保护好自己女儿吗?

  男的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虽然不至于风一吹就倒,但怎么看都给人一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感觉,而女的则在美的同时给人以冷的感觉,但这有什么用?这能保护好人?

  最关键的是这对兄妹和自己女儿也是差不多大把?这样半大的孩子,能不能照顾好自己都是问题。

  如果不是了解自家老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白邵峰都要怀疑是不是被什么骗了。

  临江别墅区,这是江云高规格的富人区,能住在这种地方钱自然是第一要素,但更多的是一种身份的体现。

  “这是你女儿住的地方吧?”张子明提着行李,随着白邵峰走进了别墅,看了一眼大厅内的布置和那鞋架上的清一色女性化的鞋子:“她没和你们住一起吗?”

  张子明此刻已经知道,要保护的对象正是白邵峰的女儿。

  “没有,容容在附近一所高校读书,从大庄园往返的话在路上花费时间太多。”白邵峰解释了一句。

  “我住进来会不方便吧?”张子明这里用的是我,不是我们,自然是出于性别上的顾虑。自己和小鱼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倒没什么,但人家一个千金大小姐总不好传出和男子同居的风闻吧?

  “这是老爷子吩咐的。”白邵峰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他也不清楚自己家的老爷子用意究竟为何,但让容容和一个陌生男子同居他要说没半点意见也就不是容容的父亲了。

  “别墅里现在还有其他人吗?”张子明若有所思的看向楼梯上层。

  “没有,容容和她的闺蜜小雅出去玩了,还没回来。”白邵峰没有发现张子明眼光在飘向远处,正准备开灯,却感觉到一只很冷的手制止了自己。

  对,冷,这是白邵峰对这只手的第一感觉。倒不是真的有多冷,只是相对于正常人的体温和这个季节来说,偏低了几度。

  “嘘!”

  白邵峰没有惊慌,他看见张子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刚刚还在和自己说话的张子明,这个时候已经不见了,他原本站的地方只有一个行李箱。

  怎么回事?白邵峰不傻,不然他也活不到今天,这对兄妹异常的举动让他知道这是出了变故,再结合下刚刚张子明问自己的问题……难道这别墅里有人?可是有人的话现在才晚上八点多,远没到睡觉的店点,为什么之前在屋外却没看见光亮?

  答案显而易见了,这别墅里很可能是遭了贼,不过贼还好,白邵峰只担心会不会是更坏的可能。

  “好了。”大概几个呼吸后,张子鱼打开了灯的开光,同一时间就听见噗通一声,竟是一昏厥的男子被直接丢在白邵峰的脚下。

  “这家伙在装定时炸弹。”张子明手上多了一个炸弹模样的东西,在手上抛出,接住,然后再抛出,再接住……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一样。

  这里可不是什么偏远郊区,这是繁华的江云市,而且这一片小区全是高档的别墅,是名副其实的富人区,用脚丫子都能想到这玩意要是引爆了,用不了十分钟,媒体的车绝对会比警车消防车还要先到,然后第二天新闻报纸都有了相同的头条。

  “什么!”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白邵峰可谓是惊出一身冷汗,他本人虽不是什么炸弹专家,但从军多年还是有眼力劲的,一眼就看出张子明手上的炸弹虽然不过巴掌大小,但这是一种高纯度烈性炸药!

  只要爆炸,将这幢别墅夷为平地不是问题……这可是他女儿住的地方的!

  这位军中素有威望的猛将,眼神瞬间就变了,死死的盯着在地上从昏阙之中缓缓苏醒过来的男子,如一头择人而噬的虎,凶猛而不失冷静和威严,冷然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什么东西!”刘道伟昏迷前只看见眼前闪过了一片黑影,然后就失去了意识,现在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喊出这句话后才猛然看清周围的情况。

  就像是压紧了的弹簧,这一刻他猛然弹起……却不是逃跑,而是手上多出了一把刀,以完全不要命的方法扑向白邵峰,不知因何而兴奋的怪叫着:“哈哈,本来只是想杀你女儿,能把你这头老虎宰了,老子这趟更赚!”

  白邵峰瞳孔一缩,他得承认自己刚刚疏忽了,竟然离这危险份子距离这么近,躲开是不可能了,只能拼命的扭开身体,至少避开要害!

  噗嗤!尖锐的物体从后颈刺入,带起一蓬血花从喉咙之中刺出!

  鲜血从食道涌了出来,顷刻间溢满了刘道伟的口腔,但死亡远比窒息来的更快,无力感席卷全身,手上的刀掉在了地上。

  他挣扎着,在这生命的最后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看清了自己身后的人。

  刘道伟知道自己是遇到高手了,不然不至于只看到一道黑影就陷入昏迷,但他是死士,死士是不计较自己性命的。所以在睁开眼恢复清醒的第一瞬间,他就扑向了白邵峰……这个决定已经很果断很快,这高手却比自己的速度还快,而且这张脸竟然……这么年轻?

  这是刘道伟最后的想法。

  “抱歉,忘记这是在江云了。”张子明在道歉,他手上那击杀的刘道伟的铁钎染上了一层红色,缓缓滴落,但他的身上却没有一丝血迹,平静的眼神表明这种事情对他而言只是吃饭喝水那样简单。

  张子鱼也没有被血溅到,她也从来就不需要张子明的道歉。

  “没,没事。”白邵峰有些木讷,他被血溅了一身,然后就是这干净的地板,现在满是血污。

  好快!如果是刘道伟的果断让他措手不及,那张子明的速度就让他连措手不及的时间都没有!虽然从进门到将刘道伟扔在自己面前也不过短短几分的时间,就已经能够证明这少年很强了,但眼前这一幕来的更加震撼。

  至到此刻,他也终于明白自家老爷子为什么请动那位大人物后这好几天的心情都格外的好……就进屋后这几分钟内发生的事情,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办到,而这杀人后的平静,白邵峰知道,这是只有习惯了杀戮和鲜血的人,才能拥有的。

  白邵峰匆忙的拨打了一通电话出去,这里毕竟是居民区,衣服要换地板要洗,尸体也要处理,不善后好的话会很麻烦。

  “为什么不留个活口?”

  “这是死士。”张子明解释道:“注意到他刚刚扑向你的时候那不正常的兴奋了吗?他吃了大剂量的类似兴奋药的东西,不管任务完成与否,再过几分钟药效到了巅峰他的心脏也会承受不住血压而爆开。”

  “从他口里是问不出什么的。”张子明将烈性炸药递给了白邵峰,用手上的铁钎在尸体上翻找了一番,摇摇头,看着白邵峰说道:“尸体上也没有线索,但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

  “蜀地唐家。”白邵峰目光一凝,自家的事情他自己当然清楚,会做出这种举动的势力屈指可数,而唯一符合利益需求的,更是只有这一家。

  不管白邵峰承认不承认,都必须正视,白家靠着白老爷子军功卓绝起家,那怕又有自己从军,但因为时代不同,很难达到白老爷子的程度了,随着老爷子的年纪渐渐大了,白家更是在滑入一个很危险的境况,而也正是察觉到了这点,自己才会和父亲商议容容的安全问题,才有了这对兄妹来到江云。

  张子明点了点头,他听过这个名字,这是一个几百年的大家族了,不论是朝代的更替还是列强的入侵都未能让它伤经动骨,这样的势力也完全具备培养死士的能力。

  “唐家前段时间被人抽了根筋,看来是你们白家动的手了?”

  “是的。”白邵峰点点头,这件事情也不是秘密了,更何况眼前少年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等于救了自己女儿一命,又救了自己一命,“这两命之恩,我白邵峰铭记在心。”

  “分内而已。”张子明用一张干净的纸将铁钎上的血迹擦干,噌的一声铁钎滑入他的衣袖之中,说道:“祝你好运了。”

  “身在庙堂,身不由己。”白邵峰苦笑,他当然明白张子明祝自己好运是为什么。

  唐家这种几百年的大家族对国家根本就没什么归属感,但势力庞大,根结错杂,就是一颗毒瘤,割了疼,不割不行,但怎么割更是问题,割完毒瘤的刀会不会废掉,更是个未知数。

  而现在,白家正是这柄用来割毒瘤的刀!

1 2 3
继续阅读